89文学 > 玄幻小说 > 以魔法纪年 > 章节232 挖出个人
    “环之联盟是个什么鬼东西?”费奇才不吃恐吓这一套,既然这个无面摆渡者翻脸,那边是敌人。这是一种非常朴素的思想,而他的反应也干脆利落。坑神剑闪耀出一道银光,骷髅手齐着掌根被砍断。随后,费奇双翼一展,从船上一飞冲天。

    与此同时,费奇不断将自己的法力往坑神剑上汇集,强大的闪电蓄势待发。另一方面,逗猫棒也在手中,魔法矩阵开始运转,幻影移形咒语也已经施展了一多半。而此时,缺了一只手的无面摆渡者抬起头来,黑暗无光的兜帽下有一个漩涡不断旋转。“请不要这样做,没有必要而且没有意义。”

    谁听敌人忽悠啊!费奇已经释放出幻影,快速传送躲避的阵势已经部好。坑神剑的闪电也已经达到最强,他只要轻轻挥动就可以发动攻击。可也就是一个恍惚的时间,费奇发现自己重新站在渡船上,就在无面摆渡者的对面。

    他下意识发动幻影移形,却发现之前天空的幻影都消失了,他无法换位传送。于是,坑神剑挥动,发射的雷霆直接击穿了无面摆渡者,但只是在它身上打出一个巨大的空洞,从一端可以看到另一端,但那家伙仍然好端端地站着,打击仿佛完全没有效果。

    “这个形象只是传声筒,你随便打。”某个环之联盟的家伙用无面摆渡者的身体说道:“你尽管尝试好了,不管是空间传送还是其他方法,你都无法从这里离开。环之联盟要你配合,不管是请你、命令你还是强迫你,配合都是最终唯一可能存在的结果。”

    “是吗?我还是想试试!”费奇对自己的空间咒语很有信心,这一次直接施展视距内传送,向着远处一处焦黑的地狱矮丘尝试逃离。法力、符文、魔法矩阵,一切都很正常,费奇也清清楚楚感受到自己跨入了传送门,甚至已经踩在了有些微热的地面上。但是一个恍惚间,他发现自己还是在冥河渡船上站着。

    这不是幻觉,传送术的法力波动余韵还未消退,自己刚刚确实是施法了,那么是什么导致自己突然回来?费奇眯起眼睛,周围的空气中还残余着一丝并不属于自己的法力扰动。它的特征非常诡异,总是时隐时现,费奇完全搞不清是由什么造成的。

    “时间不站在你那一边。”无面摆渡者说道:“环之联盟的打击组具有时间暂停的能力,你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如果我们想让你死亡,刚才你已经被杀了。实际情况是我们仅仅将你拽了回来,顺手解除了你用来传送的影子坐标。我们的目标是黑色物质,并不是你。”

    “如果目标是黑色物质,那干嘛突然抓住我?”费奇一边说,一边再次尝试离开。他的传送又一次生效,只不过一个恍惚间他还是回到了船上。“该死的,你们这种能力到底能用几次?还有完没完?”

    “当我们找到并消灭黑色物质,那就结束了。黑色物质对世界非常危险,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都有消灭它的责任,有时甚至会携起手来一起行动。你配合我们,并不是一件坏事。”

    “有赏金吗?没赏金自然没人配合。”费奇一边拖延,一边仍在思考自己是否还有其他脱身的机会。只是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将他留下的,所以找不到破绽,更没法破解。片刻之后,冥河河面上出现十几团云雾,随后便有十多个掌控着各具特色摆渡船的无面者出现。费奇知道自己没什么机会了。

    “不论有没有赏金,你都必须配合。现在是你作出决断的最后时刻:配合,或者被配合。”

    “环之联盟是个怎样的恶毒组织啊!”费奇目光扫过十多个无面者,最终叹了一口气:“好吧,我配合。我非多那句嘴、非要满足那点儿好奇心干什么!那东西在地狱七层,我有坐标,你们是从冥河过去还是……”

    “坐标。”无面摆渡者向费奇伸出手来,不过它的手骨还紧紧握在费奇小臂上,伸过来的只是断裂的臂骨。费奇取下骷髅手还给他,然后将坐标用符文的形式告诉他们。

    “落后的坐标系统,但是这个坐标的表达非常简练,看得出来你的水平不错。”

    费奇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具体哪个无面者说的,毕竟它们聚在一起,脸都没有,便根本看不到活动的嘴。在这半句夸奖之后,一个无面摆渡者挥了挥手臂,在所有人的正前方河面上召唤出一团特别巨大的浓雾,然后众人便顺着水流滑入其中。

    又是奇怪的一阵恍惚,费奇眼前已经是地狱第七层。冥河的一条小支流从城市的废墟中穿过,这里曾经是护城河体系的一部分,现在是许多生物的避难所。那些将断壁残垣当做栖身之所的地狱生物,有时会将冥河当做自己的水源。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加剧了它们堕落和畸形的程度,因此总能见到对着费奇一行人龇牙咧嘴的小怪兽们。

    “这是最近的位置,上岸吧。”无面摆渡者将船停靠在岸边,然后便跨步走上了地狱的土地。它们的形象在瞬间发生变化,“入乡随俗”地成为了深狱炼魔、燔祭魔和冰魔。“你们这个样子也是伪装的吧?”作为队伍中唯一一只欲魔,费奇问道。

    “问题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我们的本体你无法理解,魔鬼。”一只深狱炼魔说道:“现在尽快带路,不要试图耍花样。就算是的地狱中,阿斯蒂莫尔斯魔王大人也不能将你从这次行动中带走。”

    “行了,同样的恐吓不用说那么多次。”费奇被十多个“高阶魔鬼”裹挟着,飞跃废墟和旷野,降落到一座布满残骸但无人光顾的山坡上,从倒塌(故意推倒进行掩盖)的砖墙下面,打开了通往水晶王座房间的大门。

    “这是一处魔鬼领地,占地好小,几乎快要崩溃了——以前没见过这种奇怪的状态。”

    “黑色物质所在的地方,崩溃不是必然的吗?小心些,带着他一起进去。”

    费奇已经很久没回来了,一瞬间居然还有那么一点想念——但是当岔路魔的喊叫声响起的时候,想念烟消云散。“你这个混蛋!背叛者!你不会得逞的!你……这都是些什么人!”

    “环之联盟,你听过吗?这帮人超凶的!”费奇对岔路魔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岔路魔居然完全闭上了嘴巴开始保持沉默。“超凶”的环之联盟魔鬼们看着费奇,他只好指指隔壁:“就在那边,在灵魂水晶里面。”

    大厅里突然挤进来这么多大块头的魔鬼,一下子变得狭小起来,对于灵魂水晶的房间来说就是拥挤。费奇被挡在房间外面,专门有三个魔鬼在他周围进行看守。岔路魔在王座的镜面中使劲做着各种表情,可是它的暗示费奇根本看不到。

    伴随着一阵阵奇怪的闪光和吱吱嘎嘎的噪音,环之联盟的人从房间里面出来,它们用一种类似力场的效果包裹着一团黑色的墨水,几个人小心翼翼护卫在四周,每个人都睁大眼睛,死死顶住黑色墨水。“让开,都让开!咱们到外面去处理。”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费奇问道:“就算你们不告诉我,现在东西已经找到了,我没事儿了吧?”

    “不行,我们要对这里进行全面检查,以防遗漏。”其中一个魔鬼说道:“跟我们一起出来,我们也要检查一下你。”

    于是费奇被推搡着来到外面的废墟上,而环之联盟的人已经在地上展开了一个魔法阵,并将黑色的物质置于其上。费奇有种感觉,那魔法阵或许不是真的,而是某种“魔鬼不能理解的技术”在地狱进行的伪装,就像这群环之联盟变化成的魔鬼一样。他被要求站在原地不要动弹,等待“检查”完成。

    就在此时,黑色的墨水物质蠕动起来,从内向外不断翻转,然后便有色彩出现。环之联盟的众人如临大敌,纷纷抽出了刀剑弩弓。好吧,估计这些也是伪装,低劣的伪装,因为费奇从没见过高等魔鬼用这样普通的武器。

    “居然已经有了活性!恐怕地狱要遭殃了。”

    有了“活性”的黑色物质扭动了一会儿,被它翻转出来的色彩呈现出某种规律。就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那东西变成了一个坐着的人。那是个年轻男人,长相很普通,黑色的头发有些乱,面容憔悴,身上是衬衫马甲卡其色裤子和登山鞋。他摆摆手,面带微笑朝众人打招呼:“联盟的大佬们,别开枪,自己人,白旗杂货店的。”

    “别相信他,这都是假象!看看扫描怎么说!”魔鬼们丝毫不敢乱动,一群人似乎被坐在中央那个看起来无害的家伙吓住了。费奇觉得这场面有些滑稽,嘴角便翘起一个微笑来。

    他的微笑并没有感染任何人,只是让那些魔鬼脸上凝重的表情出现一些扭曲。其中一只深狱炼魔形态的家伙声音都颤抖了:“等等,我一定是看错了。你们那边的结果是什么?也是……无害吗?”

    “对,无害,而且他的确是白旗杂货店的人,算是半个同行。”魔鬼们纷纷回应道。其中一个还用感叹的语气说道:“明明应该是违禁品,但居然被放行了,而且我这里查到的追溯信息居然是由核心委员签发的,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级别的签名呢。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没事儿可以撤了还不好,非要看到世界毁灭吗?”魔鬼们收起了武器,互相用尴尬的眼神对视了一会儿,眼神中似乎有很多信息在交流。最后,所有的魔鬼都腾空而起飞离此处,只剩下唯一一只留下来,而它就是之前抓住费奇手腕的那只。

    “虚惊一场,谢谢你的配合,环之联盟的行动结束了,我们回离开这里。感谢你和冥河航运的配合。嗯,就这样。”

    “就这样?”费奇双手一摊,怒气上涌:“就这样!”他被莫名其妙拽来,连个解释都没有,除了没有收到肉体损失外,各种损失都有了,却被“就这样”三个字打发?

    要是有办法,费奇一定要亲手发泄心中的愤懑,但现在不是没办法嘛……时间暂停高大上,莫名恍惚心发慌,费奇并没有对付它的有效手段。他只能无奈地说一句:“好吧,那就这样吧……”

    “感谢理解。”那魔鬼也扇动翅膀走了。

    “环之联盟就这样,他们是管理机构,不是服务机构,而且这次来的是打击组,口笨舌拙的。”那个由黑色物质变成的年轻人走了过来,说着带点口音的普通话,听起来让人特别亲切。“终于和你见面了。我是钱镜,白旗杂货店的打工仔。”

    “我并不很高兴,除非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首先从白旗杂货店是什么开始讲!”费奇唰的一声抽出坑神剑,雷光闪耀邪气逼人。“你不会也有环之联盟那些人的古怪能力吧?如果没有的话我建议你老老实实说!”

    “你不记得白旗杂货店了?你还从我店里订购过东西呢!你是阎瑞没错吧?虽然你现在看起来是个欲魔,但我很确定你是阎瑞,我还能查询到你的信息。”

    “你彻底将我搞糊涂了。从你的语言和口音,我猜到你是从地球来的;你能叫出我的名字,那……不对,你在黑色墨水状态的时候如果能听到外面的信息,也可能猜的出我的名字。”费奇仍旧保持着警惕,说道:“从头讲,别跳来跳去或者省略信息。”

    “好吧。我叫钱镜,小名阿水,在白旗杂货店工作。它是一家跨位面的商店,买卖各种东西,还可以接受一些委托。”

    “听起来与冥河航运差不多。”

    钱镜点点头:“你知道冥河航运的话,的确有利于理解白旗杂货店。我那个店规模没有冥河航运大,曾有一段时间经营不善几乎倒闭,现在才刚刚有所起色。为了增加货源,我就在平台上开了个网店。你从我这里订购了一台先进矿工工作站,绝对超越地球的科技水平。”

    费奇摇摇头,他完全不记得从白旗杂货店买东西这件事情,只是对“挖矿”有模糊的印象。他不需要挖矿(虚拟货币),不过挖矿本质上是个根据算法穷举答案的工作,专门为挖矿优化的机器,主要就是强化了它的算法实现能力,而这对于大量运用算法来进行破解工作的人来说,是种不错的选择。所以,前世的他是真有可能购买这样一台机器的。

    “我不记得,不过你继续往下说。”

    “当时我手边有比较紧急的活,所以没有送货上门,而是用了物流,随后便去忙那件紧急的事情了。结果很不幸中了魔鬼的契约陷阱,莫名其妙用脚掌签署了出卖自己灵魂的合同。那个魔鬼想要将我吸收掉,不过我怕哪会轻易放弃?我拥有一种叫做心灵塑形墨水的东西——千变万化的违禁品——它保护了我,抵制了魔鬼的吸收。但是这个过程引发了一场混乱,导致了……嗯……某种爆炸,契约规则的爆炸。那个魔鬼拿出它掌握的一个叫做费奇灵魂作为诱饵,试图将爆炸从它身上引开;但是那个费奇似乎和你有某种关系。你和白旗的买卖契约也是契约,在你确认收货和点评之前它仍有效,于是你就被卷了进来。只不过你活了,我被困住,那个魔鬼遭受极度重创几乎濒死。幸好最后我终于被解放出来了。”

    费奇哼了一声,摆了摆手,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一个字都不相信,因为从买东西开始,这个故事就崩了。”

    “你真的不记得了?没关系,我把订单调出来给你看看就是了。”钱镜手指在空气中点了一会儿,便有一个发光的显示屏在空气中出现,上面清晰列出了阎瑞订购的产品详情、送货地址、联系方式和物流情况。费奇看了看,不管是账号、地址、联系方式都是对的。随后,钱镜又操作了一会儿,结果连阎瑞的身份证信息都调了出来。

    “这样操作是违法的,不过考虑到咱们现在在地狱,你就见谅一下吧。看,这个难道不是你吗?”

    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费奇摇了摇头:“不对,这不是我的脸。这张照片好像是费奇·霍尔,只不过头发的颜色不同,而且稍微胖了些。你说这是我?”

    钱镜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仔细盯着费奇看了一会儿,然后叹道:“我早该想到的。那张混乱爆炸重创魔鬼,而你作为被牵连的肯定也不好受。你们两个是跨世界的灵魂双胞胎,费奇相当于平行世界的你,这是你被牵扯进来的原因。我记得费奇的灵魂当时破碎了,你的也差不多,记忆不全就是表现。你仔细想想,关于自己还记得什么?童年、少年、家庭、父母?你有没有女朋友?越具体的越好。”

    费奇坐下来,开始仔细想这些问题,然后发现原本认为清晰的记忆突然变得模糊起来,那些事情只有印象而没有形象。他念念不忘的人,越是仔细回忆,越是想不出他们的音容样貌,甚至连开始的印象也在不断消散。

    如果不记得,那就不知道忘却了什么。一些残存的感情会让人在大脑中补足故事,从而给自己一个解释,不去整天追究它。可一旦追究起来,那毕竟不是真相,虚影背后只是空白而已。

    “在过去,我的灵魂中一直有一部分费奇和一部分岔路魔,原来是因为我的灵魂本身就是不完整的,靠它们的碎片拼接起来才能工作。只是我后期灵魂之火变强了,可以将它们剔除出去。”费奇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这个形象迅速填补了自己记忆中的空白,仿佛它原本就应该在那里。“你还有更多的关于我的信息吗?”

    “只要你同意我就帮你找找,免费。”

    看来白旗杂货店和冥河航运一样也做情报生意。钱镜操作了一会儿,然后将信息投射到空中。费奇看了一会儿,苦笑一声,自己还真是孑然一身没什么牵挂。人身意外险的受益人是一家孤儿院,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他也没有结婚生子,倒是有女朋友,不过她已经开始新生活了。

    “呐,你在那边被宣布死亡了,想要回去的话我可以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渠道。不过你这个形象肯定是不能回去的。虽说现在行为艺术和cosplay比较多,但是也玩不到你这个份上。还有,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啊,怎么身上散发的邪恶都快凝结成实质了。你这样对重新入境是非常不利的,现在安检比之前严多了,不过这是好事儿,至少安全感提升了很多……”

    “你一直这么话痨吗?”

    “没办法啊,被困在石头里好久没说话了,憋的。你也别失落,欲魔至少挺漂亮的,战斗力也不俗,至少和我比就强多了。你想想看,我打个工,进错了店;跟着个女老板,女老板植物人了;努力工作吧,效益还不好,挣不到钱还全是危险。唉,给你说一下哈,有时候顶头上司是年龄相当特别漂亮的美女,看起来似乎是好事,但人品是守恒的,总会遇到各种麻烦。我现在想想,还是自己当老板更好些。当然,有件事我得道歉,要不是我倒霉踩进了魔鬼挖的坑里,你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麻烦。”

    “也不能叫做麻烦,都是人生经历。至少我没像你一样被困住,关在水晶里那么久。”

    “说到这一点,咱们都是受害者。那个魔鬼就在里面,你有什么想法没?”

    “我想先进去看看,再欺负欺负它。”

    “同去!”钱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