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10】熊罴桩步
    走到一半,秦月生突然站住了脚步。

    仔细想想,他觉得自己今天碰到的怪事,多少应该还是得跟秦枫说一说,询问一下情况。

    很多年轻人会在自己稍微有了点眼界以后就下意识瞧不起父母,总感觉父母知道的没有自己多,凡事经验没有自己厉害。

    但他们忽略的是,也许父母的知识的确没有他们高,但几十年生活所累积下来的常识和阅历,父母多少还是有可以让你取经获益的地方,也许你认为父母不知道的事情,他们恰好知道一二。

    于是乎秦月生立马转身问道:“爹,我跟你说件事。”

    “诶,你说。”

    将街上和南烟宝斋里那白色人脸附身百姓的事情稍微陈述一遍,过程中把关于佛像的事情给隐瞒了,秦月生便发现秦枫的表情却是有了明显的变化,变得严肃了起来。

    “真有此事?”秦枫问道。

    秦月生点点头:“嗯,我亲眼看到的,爹,那白色人脸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

    “这我不太清楚,不过这种事情我倒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十几年前青阳城里有一家朋来客栈,某天夜里客栈内小二、大厨以及三十六名住客全部被杀,据县衙那边所说,是这家客栈的掌柜发了失心疯,在夜里从厨房拿了把杀猪刀将所有人都给杀了,最后自己当场自刎,捕快发现时,那掌柜脸上五官狰狞、表情癫狂,情况与你现在所说的,却是有几分相似。”

    “后来怎么处理的?衙门有彻查此事吗?”

    “查不了,那客栈里的人全都死光了,死无对证的上哪查去。”

    “那衙门有找道士和尚过来做法吗?”

    “这是自然的,死了都快半百人数,不做法超度一下,以后谁敢接手那家店铺。”

    秦月生心里顿时来了兴趣:“爹,你有没有这方面认识的人脉?找几个厉害的道士和尚来府上坐坐呗。”

    “你要干嘛?”

    “嘿嘿,看看能不能跟他们学点本事,以后万一再碰到类似的情况,我也好有些防身手段。”

    若是正常父母,孩子跟你说让你找几个道士和尚过来家里,他们肯定是不会干的。

    但秦枫就不一样了,他显然不是个正常的爹,直接就干脆的答应了秦月生的要求。

    孩子要跟道士和尚学本领,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拓展一下业务能力,增加一下相关方面知识,这不挺好的吗,孩子爱学习是好事,难得一见,满足,必须得满足,尽快把这事给安排好。

    与秦枫道别,秦月生便带着几名护院一同离开了秦府,外出找秦家产业里的铁匠铺忙活去了。

    ……

    那日一事,着实在青阳城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基本上客栈、茶楼、青楼这些热闹地方都是在讨论此事的人,对于衙门公布的癫病这个理由,大伙儿都是带脑子的人,自然不会相信。

    一个癫病也就算了,一口气出现好几个癫病,还统一持刀上街砍刀,这么有组织有预谋的事情,还真不像犯了癫病的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一时间此事却是成为了青阳城里风头正盛的又一奇谈,搞得很多人外出上街时都会警惕的不停环顾着身边行人,那场面相当滑稽。

    对此秦月生倒是没有太过于关注,在那日将十块镇邪精铁和三颗舍利子交给自家铁匠铺里的铁匠,让他们为自己打造一把武器后,他便窝在秦府里宅了起来。

    秦岳之前说过,若是秦月生能够将虎鹤双形拳练到入门,再去找他时他便会教给秦月生一门桩步,虽然说当天秦月生便已经靠着超级辅助器将虎鹤双形拳给提升到了入门境界,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足足又拖了两天才主动去演武场找秦岳报道。

    依旧是上次那副吊儿郎当的姿态,手里提着一袋装满药材块的锦包已经成为了秦月生外出时必备的东西,只要自己的身体还能够承受得住这些名贵药材的药力,那么秦月生不是在吃药材,就是在将药材切成小块的路上。

    “秦岳。”还没有走的对方身边,秦月生便直接大声喊道。

    正在督促护院们练武的秦岳将头转了过来,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头:“大少爷,你又来练武吗?”

    “你上次不是说只要我把虎鹤双形拳给练到入门,你就教我一门桩步吗,快点教吧。”秦月生道。

    “大少爷你的虎鹤双形拳已经达到入门的程度了?”秦岳略微有些吃惊,虎鹤双形拳并不算是什么太厉害的拳法,但也不是一个未曾习过武的人随随便便就可以掌握的。

    “怎么?你不信?那我打一套给你看看。”

    秦岳并没有拒绝,练习虎鹤双形拳可以锻炼到身体,若是能练到入门境界,身体强度锻炼的差不多就达到可以学习桩步的程度。

    所以之前并不是秦岳嫌麻烦或者吝啬才不教秦月生桩步的,而是因为在练桩步前,秦月生首先得保证身体素质及格才行。

    作为秦家护院的武教头,秦岳自然知道秦月生平日里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那种生活里养出来的身体素质若是能够达到练桩步的程度才有鬼嘞,

    所以秦岳才先教秦月生虎鹤双形拳让他慢慢练着,若是秦月生真有习武的兴趣和耐心,便可以靠着练习虎鹤双形拳来锻炼身体。

    当着秦岳的面,秦月生走到旁边一个无人使用的木人桩前,直接就对着木人桩打起了虎鹤双形拳。

    可以看到他的动作非常标准、熟练,就像是练习了上千次般,虽未达到老手的程度,但也已经脱离了初学者的范围,这便是入门。

    秦岳暗暗乍舌:“大少爷这天赋可以啊,不然就算是不吃不喝的苦练三日,也不可能达到入门境界,我当初足足用了半月时间才勉勉强强的练到了入门。”

    待秦月生打完一整套拳后,秦岳立马走了过去。

    “如何?”

    “很不错,请大少爷过来这边,我现在就把桩步教给你。”

    原本秦岳以为秦月生只是随便学着玩玩的,压根就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但如今秦月生再次找了过来,足以证明他对于习武还是有着一定兴趣的。

    秦岳便不再以敷衍的心态教导秦月生,开始将自己作为秦府护院武教头的认真都给拿了出来。

    “大少爷,桩步乃是习武之人的基础,如果你真的打算习武,那么桩步一定得认真练习,勤奋坚持,每日都需要练上数个时辰,以增强对体内劲力的调动。”

    言罢,秦岳便站到秦月生身前,示范性的对着他做出了一个双腿下蹲,腰部后沉,双臂高举的动作。

    可以看到秦岳双腿还在不断的前后平晃,并非腿部力量吃不消,而是刻意为之。

    “少爷,这是民间最为常用的熊罴桩步,以脚掌五指和脚后跟轮流接替的抵住地面,若五指着地,脚尖必悬空,反之亦然,同时靠腿部发力维持住腰部的平衡,同时前后平晃大腿,使腰部前后摇摆的方向与脚上变化对上,就像是一头刚刚学会站立的熊罴。”

    秦月生模仿着秦岳的姿势摆出了熊罴桩步,但没几息工夫身体就吃不消了。

    脚掌与大腿双重一前一后晃动,对于下半身的筋脉来说压力非常大,秦月生仅仅才坚持一会儿就已经感觉到小腿处要抽筋了。

    “这桩步好难。”秦月生不禁说道。

    “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少爷你要是想在习武这方面有所成就的话,桩步再难也得坚持练下去,等坚持的日子久了,到时候会变容易的。”

    “我知道了。”秦月生点点头,“不过练了这个桩步,真的就能让我在出手时劲往一处使吗?”

    “这是自然,劲由骨中来,筋脉传劲,皮肉发劲,而人背后这条大骨便是劲之源泉,练桩步就是一个让你熟悉大骨去控制全力劲道的过程,只要熟练了,全身劲道便会像是无数条碎布拧成一股麻绳,效果可想而知。”

    “另外这熊罴桩步在练习过程中需要搭配这种呼吸法,我先教你,你自己认真感受一下。”

    秦月生在秦岳的指导下折腾了一会,熊罴桩步的维持时间终于是从几息工夫达到了十几息,但当他调出超级辅助器时,却发现技能栏里并没有关于熊罴桩步的任何字眼,也就是说他并未真正的学会熊罴桩步。

    连初学境界都没达到,就算是超级辅助器也帮不上忙,想提升都没东西可以提升。

    秦月生脸上顿时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这是真他娘的坑爹啊。

    憋着一股不服输的劲,秦月生愣是待在演武场里一直从早上练习到了下午,期间秦枫、段红锦以及一堆老嬷嬷听闻秦月生竟然如此刻苦,全都跑过来端茶送水、遮阳扇风。

    好好一演武场,结果这会已经搭建起了一个遮阳的大棚,棚里又是桌子又是椅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瓜果甜点茶水,看的秦月生不胜其烦。

    本来自己因为学不会熊罴桩步心里就已经非常烦躁了,你们这些人还在旁边有事没事的干扰自己,这武还练不练了。

    “闭嘴!全都给我安静!”

    随着秦月生一声暴喝,顿时包括秦枫在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现在很烦,有秦岳一个人留下来指导我就行,你们这些不习武的都先离开好吧。”

    在秦月生的强烈要求下,不相干的人终于是都撤离干净了。

    秦岳站在旁边忍不住暗暗点头,心道:“少爷要是可以一直维持住这个好学的状态,以后在武道上的成就绝不会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