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11】清风道士
    时间匆匆流逝。

    几日后,一直在不停苦练熊罴桩步的秦月生终于是将这门桩步给学会了,如今的他,已经可以保持熊罴桩步五十息的时间,但这门桩步对于秦月生来说,依旧是一种非常难以掌握的技巧。

    若是没有数月甚至多年的练习,他恐怕很难可以做到像秦岳那样,一扎就是数个时辰的程度。

    不过这都不要紧了,当超级辅助器上出现【熊罴桩步(0/10)初学】的那刻,便正式进入了秦月生的开挂时间。

    这三日以来,除了坚持练习熊罴桩步以外,秦月生还专门研究了一下有关于自己吃药材的身体恢复速度,以及各种类药材对全能精粹的转化效果。

    最后发现,以目前体质1的恢复速度,他大约每隔一天半时间便可以进食一顿药材,如果没到这个时间就强行食用,虽然不至于让身体产生副作用,但效果会大大降低,得到的全能精粹数量会比较少。

    而药材方面,年份越高的药材对全能精粹的转化率越大,十年份以内的药材基本上只能加个1点,十年到二十年便会出现一次性加2点的情况。

    这三日来,秦月生存下了足足24点全能精粹,就等着把熊罴桩步给一次性推到入门境界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看着超级辅助器上的‘熊罴桩步’四个字,秦月生不禁心里感慨。

    鉴于熊罴桩步的练习姿势实在是太过于变态,秦月生这三天来可没少练到脚掌抽筋,那滋味着实不太好受。

    ……

    力量:1.0(正常人)(+)

    敏捷:1.0(正常人)(+)

    体质:1.0(正常人)(+)

    精神:1.0(正常人)(+)

    魅力:0.9(相貌平平)(+)

    全能精粹:24

    ……

    个人技能:

    偷窃(0/10)初学

    飞刀术(0/10)初学

    通用文字识取(0/160)精通

    虎鹤双形拳(0/20)入门

    熊罴桩步(0/10)初学

    ……

    “这个魅力之前还没有点满的,今天就给它满上。”秦月生如今小有积蓄,直接就往魅力上加了一点,顿时魅力0.9→1.0,五维全部为1,瞬间重新恢复了继续加点的功能。

    “这东西也讲究全面发展的吗,原来如此。”秦月生立马就搞懂了这个加点规律,看来这年头连金手指都不想让你偏科,就想让你当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

    毫不犹豫,先花费10点全能精粹加在了熊罴桩步上面,将其提升到入门境界。

    据秦岳所说,桩步的熟练对于一名习武之人来说非常重要,假设你这个人有一百斤力道,但你在出拳的时候绝对是打不出这个百斤力道的,因为随着你的动作,力道会在击中目标的过程当中分散一些。

    你体内的筋脉会自动帮你把力道分配在肩、肘、脖子、肋这些地方,但问题是,你并不需要这样的分配,因为你在出拳时不靠这些部位打人,力道散发到这些部位纯属浪费。

    而桩步,就是一门可以帮助你凝聚力道,让力道不分散,有一百斤力就纯打出一百斤力的身体锻法。

    如此效果,才会让桩步成为习武的重中之重。

    熊罴桩步+1

    熊罴桩步+1

    熊罴桩步+1

    …

    当10点全能精粹尽数加完,熊罴桩步已经达到了入门境界。

    秦月生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对熊罴桩步的熟练度再上一筹,原地扎起桩步时,也再没有像以前那么费力了,估计如今的他,应该可以维持住大约上百息的时间。

    “还剩13点全能精粹,老规矩,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直接全加到体质上面好了。”正当秦月生准备加点时,屋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少爷,老爷让你去迎客堂。”

    秦月生一脸问号:“怎么又要我去迎客堂,是苏岚音那小丫头又来了吗?”

    “不是,老爷请了几位道长来府上做客。”

    “噢!”秦月生眼前一亮。

    原来是这事!

    他之前跟秦枫提过,让秦枫找点道士和尚过来,自己想要跟他们交流交流,看看能不能学到点什么驱邪的手段。

    这几天秦月生的心思全花在了练习熊罴桩步上面,若不是现在丫鬟这么一说,他还真想不起此事。

    秦枫真是一个靠谱的父亲!

    “好,我这就去。”连加点都顾不上了,秦月生直接奔出房间,朝着迎客堂方向跑去。

    ……

    “清风道长,最近可是有什么忧心事啊?看你们面色多少都显得有些疲倦。”迎客堂内,秦枫坐在主位上笑问道。

    距离他不远处,正坐着一名红面鹤发、头戴南华巾、身穿青鹤氅,背着一个藏蓝色布包的老道士。

    “唉,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前不久青阳城的癫病杀人,秦老爷应该听说过吧?衙门那边暗地里请我过去给被砍死的死者做法,一做就是好几天,这忙的啊,我都没工夫静心打坐了。”

    “此事我略有耳闻,听说真相并不像那些捕快表面上所说,是发了什么癫病,道长亲自检查过那些尸体,可有发现到什么隐秘?”秦枫问道。

    “嘿,哪有什么隐秘呀,秦老爷想多了。”清风道士抚摸胡须,一笑而过,不再言语。

    这表现,明摆着就是对此事不想谈了。

    “爹,我来了。”

    这时,秦月生从偏门冲冲进来,立马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那名正在喝茶的清风道士。

    “坐吧,你前不久不是说想要见见道长真容吗,今天爹就为你请来了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好。”秦月生主动与清风道士打了声招呼。

    清风道士打量秦月生一二:“秦老爷,秦公子最近身体可是抱恙啊?”

    秦枫不解:“道长此话怎讲。”

    “一股子各种药材的味道,这些药味都从秦公子的身体里头渗出来了。”清风道士忍不住说道:“是药三分毒,秦公子你就算是抱恙服药也得悠着点啊。”

    秦月生心里微微一惊,这老道士有点东西啊,若是自己身上真有药味,下人们可能会碍于身份不敢提醒他,但二娘和秦枫绝对不会闻到了却不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秦月生也不相信一个人因为经常吃药材,身体里便会散发出药材味,真要是如此,那那些爱争宠的女人们早就把全天下的花都给吃光了。

    所以说清风道士这人绝对是有点能耐的。

    “药味?”秦枫走到秦月生旁边闻了闻:“有吗?我怎么没闻到。”

    “清风道长好本事,我最近是吃了一些药材,这都让你闻出来了。”秦月生坐到清风道士旁边道。

    “嘿。”清风道士抚摸胡须,一脸的嘚瑟,“今天找我来什么事?难道你们秦家也需要做法。”

    “这倒没有。”秦月生正色,随即将自己那日在南烟宝斋经历过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过程中同样省略了佛像。

    “白色人脸?”清风道士微微皱眉:“秦公子,你会不会是看错了。”

    “道长难道觉得我是眼花看错?”秦月生反问。

    “我知道秦公子是想说遇见鬼了,虽然文人一直强调子不语乱力怪神,但不瞒你说,我还真与鬼打过交道,其中凶险一时也说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大白天不会闹鬼,只有夜里才会。”

    “噢!”秦月生道:“道长就这么确定?可我也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日看到白色人脸的并不只我一个人,我带出去的护院和杜家二少爷三少爷也看到了。”

    “那还真是奇怪了。”清风道士摸了摸胡须:“白日金乌临天,烈阳正是鬼祟的克星,怎么可能会有鬼祟敢在白日行动呢。”

    相比较于秦月生的淡定,秦枫却是相当的不淡定了。

    “清风道长,我儿白日见鬼,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

    “据秦公子说的,那白色人脸会附身于正常人,从而使其癫狂丧失神智,只要不被附身,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清风道士不禁唏嘘道:“白日见鬼,怪哉怪哉,看来等回到道观以后,我得找上师兄,再带几名弟子来青阳城里好好搜查搜查了。”

    得知清风道士真有对付鬼祟的本事,秦月生那点小心思顿时就忍不住活跃了起来。

    “道长,你可否教我一些驱邪的手段?只要你肯教,学费好说。”

    哪知清风道士想都不想,直接就摆了摆手道:“抱歉了秦公子,虽说我与秦老爷关系不错,但西祁山观有祖师爷定下的规矩,门内道术一律不准传授于外人,你这个要求,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秦月生连忙道:“那我可以拜您为师啊。”

    “哈哈,入我西祁山观需要当扫地弟子三年,砍柴弟子两年,背道德经一年,六年静心修德,方可成为入门弟子,学我门中道术,敢问这六年光阴,秦公子可等得起啊?”

    秦月生顿时语噎,这代价他还真等不起。

    “好了好了,我忙里偷闲来你们这休息了一会,又得知到那些癫病百姓应该与鬼祟有关,也是收获匪浅,现在我该回去好好想一想那白色人脸的问题了,告辞,秦老爷,秦公子。”清风道士起身便有了要离开的举动。

    秦月生心里着急,这老道士身具驱邪手段,自己却没办法学到,当真是让人莫名烦躁。

    既然清风道士都这么说了,秦枫也没有办法,他是知道这位道长性格的,极度古板,不懂变通,想要让他破例,简直难于太阳打西边出来。

    没有办法,作为主人,他只能主动送清风道士离开了。

    当清风道士背对着秦月生要往迎客堂外走出去时,他身上斜背着的布包缝隙里突出来的一样东西,突然引起了秦月生的注意。

    那好像是……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