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14】救场
    “无脸人,黑棺……”秦月生暗暗沉吟。

    虽然杜贝伦说的事情听起来有些诡异,但不得不说这着实是一个不小的收获,至少让秦月生明白了那白色人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你哥回青阳城的这段时间,还有再见过那些无脸人吗?比如专人去让人找一找。”

    “瞧你这话说的,遇到这种事情躲连都来不及了,谁还有那不怕死的闲工夫去主动找麻烦。”

    秦月生点点头:“这倒也是。”

    在座共有七名少年,其身份都是五大望族子弟,这些年来也算是以秦月生为主心骨,无形当中聚起了一个联盟般的小圈子。

    生活在青阳城里,以后若不想外出打拼,不管是三大名门还是五大望族,肯定都是需要互相结交的,有人脉才好办事,互帮互助之下,彼此的家族才会发展渐大。

    秦月生稍稍往腹中添了些食物,这才停下筷子对坐在不远处正与姑娘耍拳的卢俊成问道:“俊成,你家那档子事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人就真连一片衣缕都找不到?”

    秦月生问话,卢俊成哪敢无视,立马停下自己的嬉戏,转头应道:“可不是嘛,整座青阳城都快翻上三翻了,愣是连根毛都没找到,我寻思着若是真有鬼怪,那鬼怪胃口也属实优秀,渣都没给人剩下一点半点。”

    “哎呦喂,几位爷你们可千万不要冲动啊,这里面的都是贵客,有事好商量啊。”

    “贵什么贵,他们贵老子就不贵?给我起开,敢抢我看上的女人,今儿没完。”

    忽然,厢房外面传来了一阵躁耳喧哗,顿时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房门,杜贝伦连忙对着他带来的两名护卫喝道:“过去看看。”

    “是,少爷。”

    房门打开,便见门外走廊上,十多名穿着粗劣的大汉正骂骂咧咧的前行,几名浓妆艳抹的丰腴女人用力抱住他们腰肢,却是不打算让他们再往前走上几步了。

    一见自己都还没有砸门,旁边一扇门便已经自动打开,那些大汉顿时停下了脚步,具都满脸怒气冲冲的盯着屋内众人,神情态度相当嚣张跋扈。

    “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敢跑来我这里喧哗,你们几个是不想活了吗?”杜贝伦一反之前对秦月生的友善态度,脸色冰冷呵斥道。

    其实这才是杜贝伦的真实写照,作为杜家少爷,在青阳城里除了衙门、三大名门五大望族的人需要给点面子以外,其余人皆为路边猫狗一般,毫无区别,哪里需要什么好言好语,直接以势压人便是。

    “狗东西,你吓唬你爹呢。”

    这些大汉本就气愤在先,现在又听到杜贝伦这番话语,心里怒意宛若火上浇油,直接撇开身后玉臂搂住自己的丰腴妇人,踏步一迈便冲入房中,打算抓来杜贝伦教训个痛快。

    但他们明显忽略了站在房中角落的各家护卫,不等这些人靠近饭桌,便有数名护卫挺身而出,以人墙姿势挡住了对方前行道路,不打算让他们靠近正在用餐的各家少爷们。

    虽说各家护卫都习武多年,但没想到这群人的功夫也不俗,一时间双方便纠缠在了一起,出手斗招间直叫人看得眼花缭乱。

    “别打了,别打了,几位大爷呦,你们要找的人不在这个房间,搞错了。”那些女人眼见冲突爆发,急得是连连跺脚,连带着胸口那几斤白花花的胸脯肉也是不停地上下乱颤,颇为吸睛。

    但眼下连火气都给打出来了,哪有人会去听她们到底在说什么,这些女人的呼喊无疑是给现场增添了更多的噪音。

    一名大汉一拳击倒了不知道谁家的护卫,直接就冲到饭桌旁边,打算抓起杜贝伦痛揍一番,秦月生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情况发生,毕竟酒肉朋友也是朋友,他没办法忍受杜贝伦在自己眼前被别人欺负。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秦月生猛地一跃而起,快速朝着那名大汉拦去,也不废话,抬手便是一记虎形直拳。

    如今的秦月生五维已达到常人状态,配合上虎鹤双形拳的使用也是具有一定威力的,那人眼见一白不溜秋、连胡须都没长出来的奶娃子竟然敢对自己出手,顿时脸上冷笑一声,一记鞭腿便横扫而出。

    秦月生乐得如此,左手抽刀置于对方腿部前进之处,若是此招不变,这大汉必定得断条腿于此。

    没有人会不心疼自己的身体,在对方选择收腿打算以掌来拨开秦月生攻势的瞬间,秦月生虎形转鹤,速度猛地一个暴涨,直接在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击中了对方的咽喉。

    咔!

    鹤形讲究的就是以点破面,五指力量具都聚集于一点爆发而出,威力有多强可想而知。

    若是秦月生能够再练些指法上的硬功夫,这鹤形一击之下甚至可以凿破石板。

    “唔!”大汉捂着自己脖子连连后退,便见他脸色惨白,表情紧皱,忍不住便弯腰对着地面作呕起来,虽说秦月生的力量只有1,但被他鹤形这么一点,普通人脆弱的喉骨也是得遭大罪的。

    “你他娘的……”大汉嘶吼着嗓子。

    “干!干这狗生的玩意,欺负人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反应过来的杜贝伦顿时心里大怒,若没有秦月生出手,在护卫还没有赶过来之前,他可能真的要被此人给暴打一顿了。

    这能忍?

    瞬间这群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公子哥纷纷起身,抡起自己座下圆凳,抄家伙便朝着那大汉跑去,杜贝伦更狠,拿起一块椭圆盘子倒掉上面的糖醋鱼,砰的一下就用饭桌边缘给敲碎成了两半,便打算上去给那大汉放放血。

    秦月生暴汗,连忙拉住了他,“别别别,没必要,你这样真的没必要杜贝伦,用用凳子就可以了,这玩意还是弃了吧,等会滋你一脸血。”

    “行,那我换一个,诶你这刀不错啊,借我用用,我砍死那狗日的。”

    杜贝伦趁着秦月生不注意,一把拿过他手中朴刀,便要冲向那正在被诸多人暴打的大汉,秦月生立马双臂环过他的腋下,紧紧固定住他的肩膀。

    这打人事小,杀人事大。

    就算是秦家杜家这种身份想要杀个平民百姓,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再下刀,有些事情你可以做,衙门也允许,这是你的面子,衙门给你。

    但你大庭广之下杀人就是不给衙门面子了,为了维护官家威严,少不得要给点惩罚。

    毕竟哪怕秦家杜家也只是一小地方世家,并非当今执掌天下的大唐皇家。

    渐渐地,护卫们控制住了局势,将那些闹事大汉给一一制服,使其压在地上无法动弹。

    这时天仙阁的幕后掌柜也是闻讯赶来,一进门便对着秦月生等人陪笑道:“秦公子,杜公子,卢公子……”

    不等他打完招呼,杜贝伦直接一把抓住其衣领喝道:“你这天仙阁还想不想在青阳城开了?这他娘的是什么人都可以来二楼?难道在你眼里我们就和这种人是一个档次的吗?”

    掌柜一脸苦笑:“杜公子,息怒,息怒啊。”

    “息你娘个头,老子差点被这家伙给揍了。”杜贝伦一指地上其中一人。

    掌柜低头看着那个已经被打成猪头还头破血流的大汉,陪笑道:“您打得好,这种烂人就该好好被教训教训,省得不知道天高地厚,冲撞了杜公子您。”

    秦月生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可以看到他此时的目光不断在被按在地上的那十多名大汉身上徘徊。

    因为刚刚发生过打斗的关系,这些大汉的衣服全都于打斗中被撕的破破烂烂,可以看到在每名大汉的身上,左臂外侧位置,都有一个猛虎张着大嘴在咆哮的青色纹身。

    据秦月生了解,很多帮派、匪寨、江湖势力都会让成员们在身上纹一个相同位置的统一纹身图案,以方便表示自己的身份,并且对组织也会有一份归属感。

    “猛虎咆哮,咦,这是哪个势力来着。”秦月生皱眉思索。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很眼熟这个纹身,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但因为记忆不是很深刻的关系,没有太多的相关提示,一时间还真回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那就别想,这是秦月生一贯的做法,很快他就将此事给抛到了脑后。

    “杜公子,您别生气了,我们这今天刚来了一批瘦马,都是雏,上好货色,要不您消消气,让我叫来几个给您选选?”

    “瘦马?”杜贝伦一听便来了兴趣,掌柜一见他这模样便知道来事了,连忙使唤旁边跟着自己一起过来的几个龟公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去办事啊。”

    “好嘞。”这些龟公满脸谄笑,立马跑了出去。

    “把这些家伙手脚打断,丢到外面街上去。”杜贝伦风轻云淡的便定下了那十多名大汉的下场,这么残忍的事情自然不能在这些公子哥面前,以免脏了他们的眼睛。

    在杜贝伦的示意下,所有护卫大力将那些大汉拖出厢房,很快外面便传来了一阵阵痛呼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