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18】色字头上一把刀
    青阳城明面上有三大名门五大望族坐镇,但背地里却还有两大外来势力侵蚀三分地盘,与三大名门五大望族呈龙虎争锋之势。

    这两大外来势力乃是江南出了名的水匪组织十二连环坞和云州最大商会金银阁。

    他们分别在青阳城内创建了蛟龙帮和猛虎帮,想要以黑道势力暗中掌控青阳城内各行生意。

    但由于三大名门五大望族乃是在青阳城里盘根多年的老世家了,又彼此交好,共同将青阳城给经营了个固如铁桶,水泼不进。

    哪怕蛟龙帮和猛虎帮的实力不俗,在青阳城里也就只能勉强啃下三成的地盘,这还是诸多世家看在十二连环坞和金银阁的面子上才让给他们的城中鸡肋区域。

    蛟龙帮的成员背后都纹有一条蛟龙,猛虎帮的成员手臂上都纹有一头咆哮的猛虎,这是各大世家都知道的事情。

    但秦月生前身那个情况,导致他对这些非吃喝玩乐之外的事情,印象都不是很深刻,一时间若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提示,他还真想不起来。

    躺在木椅上看着下方那些清倌的舞姿,秦月生歪头对站在自己旁边的小丫鬟道:“五百两。”

    随着距离子时越来越近,天仙阁内的气氛却是变得有些狂热起来,很多人都在不停的增加垫金,以求让自己选中的姑娘当上花魁。

    在秦月生的视线里,看的是坐在一楼高台旁边,风姿绰约的女人。

    她看起来有十多岁少女的清纯,二十多岁女人的诱人,让人很难猜透她的实力年纪。

    只见此女相貌媚丽,身材丰盈,身穿一身艳丽红袍,一看便知是上任花魁。

    身为花魁,自是有几个铁杆姘头,秦月生看此女一副完全不慌,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花魁位置会被别人夺走。

    便扭头对旁边的杜贝伦问道:“那个花魁有些谁会支持她,你知道吗?”

    杜贝伦正双手上下摩挲着趴在自己怀里‘瘦马’的光滑身子,一听秦月生这问题,当即应道:“还能有谁,脚指头猜猜都知道是乔家老二老三那两兄弟。”

    “乔家。”秦月生瞬间了然。

    青阳城内除了三大名门五大望族以外,也是有不少商贾员外的,这乔家就是其中之一,其前年过世的乔老爷子曾经担任过朝中六品官员,实力不输于五大望族,若不是起步的晚,没赶上早些年的排名,青阳城内如今就是六大望族了。

    不过名头名声什么都是虚的,乔家就算没有列入排行,也是仅次于三大名门的存在。

    就像秦月生、杜贝伦、卢俊成等人有自己的圈子,青阳城里的其他世家少爷也有自己的圈子。

    乔家年轻一代完全与秦月生不来往的,而是更亲近三大名门里的皇甫家。

    “乔家老二老三是对双生子,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辰出生不说,相貌、身材、动作、喜好也是一模一样,他们两个玩女人都是一起的,把把二对一,跟连体婴儿似的,这次想要争花魁,最大的对手一定是这两个家伙。”卢俊成插入了话题。

    “你们都投了多少垫金?”秦月生问道。

    杜贝伦:“一千六百两。”

    卢俊成:“一千两……嗯?你什么时候比我多投了六百两,我明明已经把你给盯死了。”

    “傻了吧,爷偷偷靠比划加了六百两。”杜贝伦故作邪魅一笑,然而他的邪魅一笑并不邪魅,反而看起来还挺丑的。

    “月生呢,月生投了多少。”卢俊成连忙问道。

    秦月生缓缓伸出两根手指头:“不多,两千两。”

    杜贝伦和卢俊成异口同声的说道:“衰仔,你可真不把钱当钱。”

    “我去,你们两个最没资格说这话了好吧。”

    当子时一到,所有登记垫金的小丫鬟纷纷返回了她们来时的房间,开始统计今晚花魁大会最后的结果。

    这段时间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所有参加大会的清倌、大家全部走上了高台,就像是商品一样的整整齐齐站好,任由台下以及楼上宾客观赏。

    清倌指的是那些卖艺不卖身的女子,而大家则是又卖艺又卖身。

    往往在花魁大会上,能夺得花魁的总是清倌更多一些,毕竟男人嘛,花费了那么多的垫金,总是要弄个崭新女子玩玩的。

    但偶尔也会出现一些伺候人的手段技术非常高明的大家,能够弄的人欲仙欲死、难以自拔,故而对其言听计从,宁可倾家荡产也要助其夺得花魁。

    在万众瞩目之下,一名身着黑袍金褂子的白面男人拿着一卷鎏金卷轴走上高台,站到了高台最前方。

    此人剑眉星眸,五官俊朗,看着约莫三四十岁,然而秦月生可知道,此人名为欧阳浩辰,天仙阁大东家,今年可有六十出头了,却是保养得极好,简直堪称驻颜有术。

    “诸位,很感谢你们前来见证天仙阁四月一度的花魁大会,老夫就不多说废话了,直接公布最终结果。”

    欧阳浩辰拉开卷轴,缓缓说道:“获得花魁之名的是,柳若烟,四千五百两垫金,乔家公子。”

    “四千五百两?这比上次都多啊。”

    “啧啧,今晚天仙阁起码入账两万两以上,真他娘的是赚钱如喝水。”

    秦月生起身伸了个懒腰:“败了败了,该洗洗睡了。”

    “别急啊月生,接下来还会说到其他女人的垫金数量,第一名才可以获得共度春宵的机会。”

    秦月生背靠着扶栏,“还有什么好听的,我投了三千两进去,他要是敢说那个慕容雨寒的头名是别人,我直接过去把那个人的腿给打八折。”

    杜贝伦汗颜:“你做人不要这么霸道嘛,越是像我们这种含着金调羹出身的人,越是不能靠着家族的名声去欺负人,要以德服人。

    这时楼下欧阳浩辰喊道:“慕容雨寒,三千两,秦家公子。”

    秦月生笑道:“你看吧,我肯定是头名。”

    杜贝伦:“那我应该也是了。”

    “谢嫣然,两千二百两,李家公子。”

    杜贝伦表情一愣。

    秦月生扭头看向楼下:“两千二百两,这也不少了,贝伦,你给你选中的那个女人投了多少来着。”

    没有人回应他。

    反而响起了卢俊成一群人相当激动的声音。

    “贝伦,别冲动,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是啊贝伦,冲动一时爽,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不就是落选了吗,没事,咱再找一个,不差钱。”

    秦月生回头,就见杜贝伦踩在木椅上便要往外冲。

    “妈的!是谁!是谁比我多投了一百两,我要给他打八折!”

    秦月生:“……”

    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杜贝伦要怎样秦月生自是没空去管了,在天仙阁小丫鬟的带领下,他直接前往阁内慕容雨寒居住的房间。

    这钱也花了,时间也等了,如今自然是到了该采摘胜利果实的时候。

    曹正纯紧跟秦月生三步之外,手里提着自己的佩刀和牛涛的那把精铁剑。

    “少爷,您的刀需要我帮忙拿着吗?”待走到房间门口,曹正纯主动询问了一句。

    秦月生拍拍腰间镇邪刀笑道:“我纵有千般事物不便持于手,但唯独这东西,我得贴身携带。”

    “那我就站在门外守候。”

    “不用了。”秦月生拍打着对方肩膀:“去找个你看得上的姑娘吧,算本少爷的账上。”

    “这,这不好吧少爷。”曹正纯挠挠头。

    “你这脸都快笑的合不拢嘴了,还嘴硬。”秦月生挥挥手:“赶紧滚,不然你待在外面算什么,要偷听吗。”

    “好嘞。”曹正纯立马就走了。

    跟着少爷办事,少爷吃肉咱喝汤也不过如此了。

    推门走进房间,这慕容雨寒的闺房里存在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好似某种花香。

    床榻之上,已经换了一身宽松长裙的慕容雨寒正双腿并拢、微微左斜的坐在床边。

    “秦公子。”慕容雨寒娇羞的抬起头看着秦岳。

    长发如瀑,散落双肩。

    樱桃小嘴,鲜红欲滴。

    气质冰兰,神态娇媚。

    美,美不胜收。

    秦月生走到此女身前,伸手便挑起了她的下巴,同时双指一路向下在慕容雨寒的天鹅颈上不停抚摸。

    “我听说你本来是只卖艺不卖身的,这次为什么会来参加花魁大会?”秦月生居高临下的笑道。

    “奴家需要钱。”

    “本少爷很有钱。”

    “那奴家是遇对人了。”慕容雨寒伸手抱住秦月生的腰部,将脸轻轻贴在他的腹部上磨蹭。

    “今晚服侍我的时候多加把劲,只要让我满意,明天再赏你三百两。”秦月生豪言一句,作势便开始脱起了自己身上的袍子。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慕容雨寒那双手突然惊现异变,十指指甲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的飞快生长,一个眨眼时间不到,便已经有了数寸的长度。

    噗嗤!!!

    秦月生完全没有防备,后腰瞬间就被插出了十个血洞,同时一股寒意沿着伤口涌入体内,冻得秦月生腰部就宛若抵上了一大块极北寒冰。

    “你!”秦月生震惊,下意识反应便是一拳往慕容雨寒脸上打去。

    但对方的脖子竟有如泥鳅一般,贴着秦月生的手臂就躲了开来,同时狠狠一口咬在秦月生手臂之上,大量蚯蚓状的红色血管从慕容雨寒口腔里爆射而出,全部插入了秦月生手臂内。

    此女不是人!

    说时迟那时快,秦月生另外一只手立马拔出腰间镇邪刀,以着最快速度劈砍而出,慕容雨寒却是毫不在意,完全没有将秦月生这一击放在心上,就打算像刚才那样轻松避开。

    然而镇邪刀真正厉害的地方可不是身为刀这种兵器,而是打造它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