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19】画皮
    “啊!!!”

    镇邪刀擦过慕容雨寒脸部的瞬间,慕容雨寒的半张脸立马就化为了一片血肉模糊。

    秦月生反手刀回斩,一刀砍在了对方的下巴上,将其整块下巴肉尽数削下,让自己的手臂脱离了险境。

    镇邪刀对慕容雨寒具有着极大的克制效果,她身上被镇邪刀造成的那些伤口就像是腐蚀一样,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大。

    “啊!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慕容雨寒惊恐的看着秦月生,此时她的半张脸已经变得比鬼还要恐怖了,半皮半肉半骨,一颗眼珠随时都有可能会从眼眶里脱落而出。

    也就是她太过于着急了,如果能等到上了床以后再动手,秦月生绝对必死无疑。

    秦月生懒得跟她废话,一刀便对着脖子处用力砍了下去,顿时慕容雨寒身首断裂,只剩下一点点皮肤还连接着。

    忍不住皱起眉头,秦月生连忙转身走到窗边,推开窗仰头对着天上明月用力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将自己的反胃感给压了下去。

    “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欺我。”秦月生捂着腰部暗道,连忙扯下自己袍子的袖子用来给自己包扎伤口。

    都来到异世界了,还拥有大少爷这种身份,来青楼找个清倌玩玩不过分吧?

    就算这个世道真存在着鬼祟,那也不可能到处都是、随处可见吧,若如此青阳城中百姓早就已经死绝了。

    偏偏自己时运不佳,第一次逛青楼就碰到了这种事情,晦气,真是晦气。

    待确定自己不想吐了以后,秦月生这才重新走回床边,握住慕容雨寒的尸体便启动了分解功能。

    【是/否——分解画皮妖】

    “画皮……这人果然不是慕容雨寒,而是妖物借她人皮取而代之。”秦月生拿镇邪刀在‘慕容雨寒’胸口上轻轻一划,便割出了一条与皮下肌肉完全分离的皮肤隔层。

    在慕容雨寒这层皮肤之下,是一具干枯褶皱的身体。

    “是。”

    言罢,画皮妖瞬间消失,床榻上只剩下了一块全身人皮,是慕容雨寒的。

    伸手拿起人皮,秦月生快速思考了起来。

    以前的慕容雨寒是不接客的,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的她还是她,而在遇害后,画皮妖夺了她的皮,这才想要假借她的身份准备在这天仙阁里害人。

    杜贝伦之前有说过至今为止慕容雨寒还是个处子,那么自己应该就是第一个受害人了。

    “若不是我今晚发现,谁又会相信妖竟然隐藏在我们身边。”秦月生丢下人皮,开始在房间里四处寻找了起来。

    很快,房间角落的地板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众所周知若是一处地方没有清理,灰尘积累情况都是平均的,但秦月生注意到的这个地方,却是四周灰尘累累,中间一块无尘区域。

    他立马拿来镇邪刀撬开一块木板,顿时便有一股血腥味自缺口处溢散,气味扑面而来。

    “难不成……”秦月生加快了撬木板的速度,很快一具血液早已凝固的无皮女尸便出现在了秦月生眼前。

    “呕!”

    这次他真的是忍不住了,断首尸体和无皮尸体对视觉的震撼效果实在是相差太大了,后者无疑要比前者恶心瘆人上数倍。

    “分解。”

    没有任何犹豫,秦月生直接就选择将其给分解掉了。

    当无皮女尸被分解的瞬间,地上便多出了两颗光团。

    “慕容雨寒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妖给害死了,看来我以后行事得更加小心谨慎才行,这娼是不能再嫖了,安全要紧。”

    将两颗光团捏爆,秦月生立马就得到了两种全新的武学。

    梅花八卦掌(0/20)初学

    踏雪无痕(0/20)初学

    慕容雨寒的父母乃是当年小有名气的双侠,以梅花八卦掌和轻功踏雪无痕闻名江南地带,整治了很多的江洋大盗,恶徒贼匪,故而也惹上了不少仇家。

    后被江南出了名的魔头血手屠夫击杀,就此毙命,让很多人感到唏嘘不已,甚至惋惜。

    “慕容雨寒作为梅雪双侠的女儿,应该多多多少从父母那里学到了一招半式,没想到我靠分解她的尸体,竟然能够直接得到她所修习的武学。”秦月生看着超级辅助器暗道。

    慕容雨寒能够在天仙阁里安居多年,当清倌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可以强迫她行那男女之事,多半与她会这些武功有着不小的关系,但即使如此,她依旧惨死于妖祟手中。”

    秦月生表情严肃的将木板重新一块块拼了回去。

    此刻他非常庆幸自己在南烟宝斋里淘到了那个佛像,在对上这些妖祟鬼祟时能有一些抗衡较量之力,不然哪怕慕容雨寒这等习武之人,也只能含恨而死。

    做完一切后,秦月生故作惊慌神态,快速跑到房门边拉开大门对着外面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有妖怪!那个女人是妖怪!!”

    顿时便有大量天仙阁的护院奔跑过来,快速冲入房中将秦月生给保护了起来。

    “人呢?”

    “人呢?”

    秦月生一指床上的人皮:“人个屁啊,那女的是妖怪,已经从窗户逃出去了。”

    借着屋中烛火,天仙阁的护院们也是看清楚了那张正放在床榻上的完整人皮,就像是直接从人身体上剥下来的一样。

    顿时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的看着那张人皮。

    “好,好像真的是慕容姑娘。”

    “你过去看看。”

    “你怎么不去。”

    很快天仙阁的掌柜便闻讯赶来,连忙将瘫软在门边地上的秦月生扶起。

    “秦,秦公子你没事吧?”

    秦月生一把抓住对方衣领,相当愤怒的喝道:“你们他娘的是几个意思?弄个妖怪来陪我,若不是我反应够快给了她几刀,我现在早已经死了你知道吗。”

    “妖怪?秦公子我们这里怎么可能会有妖怪呢。”

    “不信就自己去看。”秦月生一把将其推向床榻方向。

    他的力气可不小,掌柜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顿时就被推到了床边,当他看到那张人皮的瞬间,当即吓得连连后退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啊!这,这,快扶我起来。”

    两名护院连忙将掌柜扶起,并拍起了他的后背。

    “秦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秦月生按着后腰伤口:“快点去给我找几个大夫过来,我被那妖怪给伤到了。”

    秦月生受伤了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杜贝伦、卢俊成、曹正纯等人纷纷抛下床上姑娘,披了件袍子便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月生!月生!”

    “秦少!”

    “少爷!”

    就见秦月生坐在一楼大堂,一名天仙阁聘请的坐堂大夫正在给他上药。

    秦月生这次受得伤可不是普通的皮外伤。

    那画皮妖的手指似乎具有某种毒性,抓的秦月生后腰处那十个伤口隐隐显露发黑发紫之色。

    天仙阁掌柜就站在旁边,相当急切的问道:“怎么样?秦公子的伤势没事吧?”

    大夫摇了摇头:“我行医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伤口,似中毒又非中毒,怪哉怪哉。”

    秦月生道:“你会说话就好好说,我这伤究竟怎么样?严不严重。”

    大夫摸了摸胡须:“我已经给你上了解毒的敷药粉,这瓶是内服清毒丹,你且先吃了试试。”

    “伤我的是妖物,不是毒蛇毒虫,你这法子真的有用?”

    大夫看向掌柜。

    掌柜看向秦月生。

    “你看我作甚,那张人皮我让你放好,叫人去报官,你做了没?”

    掌柜面露难色:“秦公子,这官能不能就别报了呀。”

    “为何。”

    “我们这是做生意的,要是让人知道天仙阁里闹了这桩事情,我们以后还怎么开门做生意啊。”

    杜贝伦走到秦月生旁边,看着他腰上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势。

    “月生,你这还好吧。”

    “死不了。”

    杜贝伦随即话锋一转,对掌柜怒喝道:“你们怎么回事,还想不想在青阳城里混了?竟然把秦少伤成了这样,这事谁干的?赶紧给我站出来。”

    “这……”掌柜满脸为难,他虽然身为掌柜,但仅仅只是天仙阁明面上的管事人,暗地里天仙阁真正的主人却是东家欧阳浩辰。

    秦月生出了这桩子事后,东家那边的吩咐是千万不能将此事闹大,最好压下去,不管用任何方法。

    “秦公子,这是‘龙虎霜玉露’,乃是由多种名贵药材提取精华炼制而出,服用后既可以固本培元,温肾养精,还可以让您的身体变得龙精虎猛,耐力如牛。”

    掌柜从袖口当中拿出一个上窄下宽的小玉瓶缓缓递到秦月生面前:“这是我们天仙阁对您的歉意,还望请您笑纳,多多海涵,您受伤这事,您高抬贵手,就全部交由给我们来处理吧。”

    很明显,这是封口费。

    天仙阁不想因为人皮一事报官。

    “龙虎霜玉露?”秦月生眉头一挑,稍微思索一番,便决定同意下天仙阁那边的请求。

    关于画皮妖一事,他是全情知晓的,报不报官并不会影响到任何事情,因为画皮妖已经被他给杀了,但是别人不知道。

    报官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但不报官,那就有好处可拿了。

    药材对于秦月生来说就是全能精粹,而由多种药材炼制而成的东西,代表的是更多的全能精粹。

    这一点他刚才已经在吃小还丹的时候验证过了。

    以一个不报官换一瓶龙虎霜玉露,秦月生觉得很值。

    “龙虎霜玉露?难道是那个一瓶金枪不倒,两瓶提神醒脑,三瓶从晚到早,重振男人雄风的房中圣品,龙虎霜玉露?!”杜贝伦一脸吃惊。

    掌柜点点头:“正是。”

    “龟龟,好东西啊,你还有没有,卖我三瓶。”

    掌柜顿时哭笑不得:“杜公子,你应该知道龙虎霜玉露有多珍贵吧,这是京城官圈里才有的圣品,平常人根本难得一见,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工夫和人脉才弄到这么一小瓶的。”

    秦月生握紧手中玉瓶:“行吧,那此事我就算了,不予追究。”

    掌柜还是很上道的,连忙感谢的拱手道:“秦公子之前付的垫金,天仙阁这边也会一并退还,还望您能消消气。”

    秦月生起身,今夜雅兴已无,再留在天仙阁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他便打算打道回府。

    与杜贝伦等人说上一声,秦月生便大步走出天仙阁,坐上自家的马车离开了。

    看着秦府马车离去的背影,杜贝伦纳闷的对掌柜问道:“我问你,月生他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掌柜老油条般的拱拱手:“杜公子,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天仙阁里闯入了一名小贼,误打误撞溜进秦公子的房间伤到了他,我已让人将其杖毙,您就不用再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