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37】虎崽子
    没有任何犹豫,姜康直接抢先出手,势要占得一丝先机。

    只见他长枪寒芒连点,瞬间枪尖有如三星归洞,一化三,从三处不同方向刺向秦月生,最后又猛地三合一,直指对方胸口。

    秦月生不慌不忙,横刀扫出,刀身虽未与姜康的精铁枪接触,但已有一道透明刀气飞袭而出,抢先砍中了姜康枪身。

    这刀气所蕴含的刀气着实不小,顿时就震的整柄精铁枪猛地一颤,强行将姜康的攻势带偏了一些。

    “什么?!”

    砰!

    面对着姜康的震惊,秦月生已携镇邪刀临至,这把精铁枪倒也算材料不错,挨了刀气再加秦月生数百斤气力的一刀竟然没有截中断裂。

    好在秦月生仗着养元功的帮助,回气极快,前力未逝,后力又生。

    不给姜康反应机会,他接连又是三刀劈出。

    砰砰砰!

    三次刀气外加三连刀斩,精铁枪终于承受无能,当即断裂成了两截。

    “噗!”

    秦月生这气力有部分还顺着枪柄波及到了姜康身上,此人虽为外锻,但不过处于在炼皮阶段,哪里吃得消秦月生这八百斤气力的狠人。

    瞬间双臂断枪震的脱手,整个人也是控制不住的倒飞了出去。

    见姜康狠狠撞在了山寨围墙之上,大半木头都被撞断了,他的身体就卡在缺口当中,几根断木尖将他的皮肤划出了很多血痕。

    “外锻炼皮不是很到位啊。”秦月生走过去评价道。

    炼皮以皮为主,此阶段圆满以后,普通武器无法对你的皮肤造成太大伤害是明显特征。

    连铁兵都一时半会伤不了,就更不用说木头了,此人竟然会被木头尖给划出伤痕,可见炼皮水平一般。

    姜康听到秦月生这话差点没气的吐出血来,他的外锻功法需要运劲绷紧肌肉,以撑开皮肤达到坚韧的效果。

    结果秦月生几刀莽下来直接就把他给砍飞了,连运劲的时间都来不及。

    捡起断枪枪头,秦月生抵在姜康喉咙上问道:“知不知道虎牢寨的位置在哪?”

    “知,知道。”姜康连忙举手:“我跟你说,求放我一马。”

    “行啊。”秦月生点点头。

    “虎牢寨位于陨星山东边的三锥峰之下,他们山寨很大,一眼就能够看到,很好辨认。”姜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你会信守承诺吧?”

    “当然,我这人一诺千金。”秦月生笑了笑,随即就把姜康的双腿和双臂的关节给卸了。

    “啊!!!”

    “山匪虽然可以不杀,但绝对不可以不抓,我不会点穴,就只能苦了你了。”秦月生撕下姜康的衣服,将他手脚给绑到了背后。

    因为手脚都被卸掉的关系,此人此刻的身体柔韧性超强,轻而易举的就被秦月生给捆成了一个球。

    “你先在这里待会,我且去你说的那处地方看看,回来后再带你去青阳城见官。”

    看到秦月生转身就打算离开,姜康连忙大喊道:“你不能就这样把我留在这儿啊,陨星山内野兽众多,你杀了这么多人,待会绝对会引来野兽的,这跟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是这样吗。”秦月生回头想了想,便将姜康的裤子也给扒了下来,将他给吊在了山寨内部的大旗下面。

    这根旗杆足有两丈多高,基本上没有什么野兽可以触碰到被吊在半空中的姜康。

    忙完这一切,不顾姜康的哀嚎喊叫,秦月生便迅速提刀离开了此地。

    ……

    姜康的这个山寨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山寨,整体实力不是很强,也就姜康这个外锻炼皮阶段的大当家能够看看,其他人全都是臭鱼烂虾,没有任何威胁。

    从与姜康的交手来看,秦月生判断自己应该已经正式踏入了外锻锻骨,并且在实力上,远远拉出了外锻炼皮武者一大截。

    “外锻皮骨,倒是有了与那独眼虎徐三一较高下的资本。”

    秦月生快速的在森林里奔跑,虽然这速度比不上马踏飞燕,但最少要比他步行快上很多。

    就在秦月生不断往陨星山东边前进的时候,突然间附近猛地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仔细辨别,竟是虎啸山林。

    秦月生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有老虎?”他的表情一喜。

    虎骨酒可是大补之物,若是自己能够打死一头老虎,全能精粹必然少不了啊。

    于是乎他立马听声辨位,朝着虎啸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

    “吼!”一头吊睛白额虎浑身伤痕累累的对着四周疯狂低吼,只见四头比人还要高的黑熊堵住了它的所有去路,一头头眼露凶光,獠口垂涎。

    在吊睛白额虎身后,三只刚刚才睁眼的虎崽子贴着母亲的后腿嗷嗷直叫,但奶声奶气的嗓音喊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威慑力。

    虎妈的颈下,三条深可见骨的爪痕不断流淌着鲜血,就冲这个出血量持续下去,这头老虎不用攻击,很快都会死于失血过多。

    面对着虎妈的威胁,四头黑熊毫无惧意,直接就飞奔着冲上前去,庞大的身躯豁然直立,一熊掌拍向了这头猛虎。

    没有任何意外,伤势过重根本无法反击,有孩子在身后也无法躲避的吊睛白额虎瞬间遭重,悲鸣一声便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它的半个脑袋被黑熊一掌给拍成了浆糊,随着眼神渐渐黯淡下去,已是生机垂危,难以回天乏术。

    “嗷呜,嗷呜,呜呜呜。”

    三只小虎崽半跑半滚的来到了母亲头边,很难过的舔着母亲被血液染红的毛发,但它们再也听不到来自母亲的回应了。

    一头黑熊趴下叼住一只离自己最近的虎崽子,随着它的大口咀嚼,这只虎崽子顿时就在它的口中化为了一堆肉泥血骨。

    如法炮制,它的同伴也叼起了一只虎崽子大快朵颐。

    大量的血水飞溅,渲染了一地红土。

    眼看着最后一只虎崽子也要惨遭毒口,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劲风袭来,那正欲叼住最后一只虎崽子食之的黑熊猛地动作一僵,脖子处瞬间就出现了一条裂痕,随之整个头颅掉落在了地上。

    砰!

    无头黑熊尸体倒地,瞬间就引起了同伴们的注意。

    “咆!!!”

    三头黑熊顿时双脚站立,站得是笔挺笔挺,同时浑身肌肉有如充气一般快速鼓起,毛发根根炸立,当真是气势骇人。

    一道身影疾驰而来,当即就是一刀朝着一头黑熊砍了过去。

    正是秦月生。

    此时秦月生心里也是暗暗心惊,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陨星山里碰到猎户们最不希望遇到的人熊。

    一遇还是四头。

    人熊这种野兽比普通熊还猛,一巴掌下来,基本上普通人的身体就当场稀巴烂了,连骨头都粉的稀碎。

    虽说秦月生如今是外锻皮骨,但他打心里也不愿意和人熊交手,威胁性太大了。

    他可以做到刀枪不入,但人熊的攻击可是超级重锤,打起来比刀剑枪斧还狠。

    面对着秦月生的主动进攻,这头人熊想都不想,双眼发狠的就是一熊掌拍了出去。

    它熊掌上的肉垫布满了堪比石头般坚硬的老茧,相当于是熊掌的盔甲保护,如此,它虽是野兽,却也不怕猎户们的武器长弓。

    咔!

    镇邪刀可并非普通铁兵,锋利至极的刀刃瞬间就切开了人熊的老茧,并且砍中了肉垫。

    但秦月生还来不及心喜,一股惊人的力道便从人熊掌上迸发过来,他整个人瞬间倒飞而出,接连撞断三棵成人腰粗的树干才借势停了下来。

    “咳!”秦月生大力吐出一口血沫子,整个人体内气血紊乱,持刀的手臂更是酸疼无比,有些使不上力气。

    “这人熊一掌的力道至少超过了一千斤!”秦月生骇然。

    不过好在人熊虽然天生力大,但却没有相对应的肉身硬度,秦月生想要解决掉它们还是比较容易的。

    诀窍就在于,不能再去比拼力量了,而是要靠着自己的速度灵巧优势,以速杀之。

    “咆!”见自己一掌拍飞了这个碍事的家伙,人熊立马四足奔跑而来,打算给予秦月生致死的攻击。

    但这次秦月生可是学乖了,不再给它能够接触到自己的机会,瞬间一个飞跃来到了人熊身后,对着它隐藏在黑毛当中,若隐若现的肛部便是单手挺刀直刺而入。

    虽然镇邪刀是单刃,但这并不妨碍秦月生借此给予人熊一记重创。

    随着他扭刀用力一搅,人熊内部立即就被秦月生给溃碎的一塌糊涂。

    “咆!”

    这并非致命伤,秦月生不愿给它转身反抗的机会,因为另外两头人熊已经在快速靠近过来了。

    只见秦月生松手对着刀柄用力一踢,顿时镇邪刀就像是冲天炮竹似的,彻底隐入人熊后庭当中,眨眼间又从脖子后侧穿了出来,最后钉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上。

    秦月生垫脚在人熊身上用力一踏,整个人便如同箭矢一般跃了出去。

    两头人熊这才赶到,但迎接它们的只有同伴的尸体。

    百息工夫不到,四头人熊便被秦月生给杀了两头,这让剩下的两头如何不气,愤怒很快就充斥了它们的脑海,让它们变得更加疯狂暴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