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38】秦家少爷养头虎
    砰!砰!

    两头人熊硕大头颅尽数落地,身体也是随之倒在了地上。

    人熊看似危险,但实际上只要与其拉开距离,想办法从对方身体薄弱处下手,便可以轻松杀之,更不用说秦月生的归海一刀还可以迸发出隔空刀气。

    对于武者来说,只要善于拉扯,还是不太麻烦的。

    以巧劲甩去镇邪刀上的鲜血,秦月生不禁摩拳擦掌起来。

    四头人熊就是八只熊掌,四颗熊胆,正好可以带回去晚上让秦府厨子好好烹饪一番。

    而那头死去的老虎就更棒了,抽条大骨带回去泡酒。

    脱下自己的外袍,秦月生直接靠着镇邪刀砍下四头人熊的熊掌,挖出它们的熊胆。

    虽然熊掌和熊胆这些东西花钱也可以买到,但那些都是普通熊类,也不可能是新鲜的,效果自然比不上人熊。

    将一堆东西满满打包好,秦月生这才朝着那头虎尸走去。

    这头老虎浑身伤痕累累,皮毛破损非常严重,就算是剥下来也没有什么用了,而虎头更是被人熊给拍的稀巴烂,惨不忍睹。

    秦月生拿起刀,作势就要插入虎尸的背脊,割出一条口子来。

    “嗷呜~”突然,一团肉乎乎的东西从旁边跑了过来,用身体压住秦月生的鞋面,对着他便是嗷嗷叫唤。

    秦月生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头浑身都血淋淋的虎崽子。

    “嗷呜~嗷呜~”此兽两个乌黑圆圆的眼睛里充满了泪光,抱住秦月生的脚踝,仿佛是在祈求他不要伤害自己的母亲。

    “怎么还有个活的……”秦月生弯腰揪住它的后颈皮,直接一把提了起来。

    这头虎崽子顶多几个月大,毛都没有长齐,全身肉乎乎、粉嫩嫩的,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倒是显得挺可爱。

    被秦月生提着,它的四肢不断在空中乱晃,试图摆脱秦月生的控制,但是哪有那么容易。

    “你妈已经死了,你一个还在喝奶的虎崽子想要在这陨星山里生存下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秦月生饶有兴趣的捏住小老虎脸颊道:“青阳城里的那些公子哥养的不是恶犬就是骏马,一点新意都没有,我如果能养头老虎的话,岂不是会显得特别威风。”

    身为外锻皮骨的武者,秦月生就算是遇上一头成年猛虎都可以斗得,自然不会担心养虎反噬。

    老虎再凶猛也只是野兽,等这头虎崽子长大,秦月生实力说不定都已经外锻圆满了,将其吃得死死的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转念一想,秦月生瞬间就确定了下来。

    养。

    不管虎崽子的反抗,秦月生直接撕下自己的衣服,将这头小老虎给绑在了胸前。

    “别乱动了啊。”秦月生轻轻给了虎崽子一个脑瓜崩:“今天给你个面子,你妈身上这条虎骨,我就不动了,任由它生在陨星山,死在陨星山。”

    转身走过去提起自己已经打包好的熊掌熊胆,秦月生便快速离开了此地,继续朝着东边奔去。

    ……

    三锥峰在陨星山内并不是很出名,若非姜康跟秦月生详细说到,那是一座看起来长得像三叉戟似的山峰,恐怕秦月生还真找不到。

    在陨星山东边山林里转转悠悠的绕了一大圈,秦月生才终于是找到了这座三锥峰。

    “位置竟然这么隐蔽,难怪虎牢寨在京历道上作恶多年,都没有人能够做到将其铲除。”秦月生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梢上自语道。

    只见在那三锥峰上,隐隐可以看到一处山寨的轮廓,城墙高垒,箭塔五个,依山而建,姜康那个山寨的规模与这个相比较起来,那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如今虎牢寨位置已经被我掌握,具体的实力程度也测试了出来,这次进入陨星山的目地算是达成了,现在先行回去,等晚上乔装打扮一番,再来正式攻寨。”秦月生心里暗道。

    虎牢寨里还有数名外锻高手,再加上独眼虎徐三这个外锻皮骨的武者,秦月生单靠镇邪刀却是心里略微感觉没谱。

    晚上把天魔邪刃给带出来,正好让这把神兵利器助自己一臂之力。

    秦月生又对着虎牢寨观察了一会,这才跳下树梢,快速消失在了森林当中。

    ……

    当秦月生返回秦府的时候,所有下人都被吓了一跳。

    就见他们的大少爷归来时,浑身破破烂烂,衣衫褴褛,跟被市井泼妇撕扯了一通似的。

    不仅如此,他还左手提着一个包裹,右手提着一个人,胸前绑了头嗷嗷直叫的小老虎。

    “这……”家丁们站在院子里有些不知所措。

    “少爷,我帮你拿着吧?”一名小丫鬟鼓起勇气走上前来问道。

    “行。”秦月生直接将装有熊掌和熊胆的包裹递给了对方。

    “这里是一些食材,你去问问华时鹊做成什么药膳最补,然后直接拿到后厨给做了,再送到我那里去。”

    “另外这个人是陨星山内的一个山匪头子,被我侥幸擒获,你找上几名家丁,带着他去衙门交差就行。”

    秦月生一把将姜康丢在了地上,随即便大步直往后院方向走去。

    外出一趟,又是交手又是打架,这身上少不得流了些汗水,再加上虎崽子贴在自己胸前沾惹了一股子虎血,却是得赶紧洗洗才行了。

    秦枫给秦月生安排了二十八个贴身小丫鬟,但秦月生能记住名字的不多,唯独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四个以春夏秋冬、风雨霜雪各取一字为名的小丫头。

    平日里秦月生洗漱沐浴等事都是由这四人负责准备。

    “春风,夏雨,秋霜,冬雪,快去准备一下,我要沐浴。”一走进房间,看到一群秀丽娇俏的小丫鬟正在里面打扫,秦月生张口便说道。

    “是。”被点到名的春风,夏雨,秋霜,冬雪四人具都好奇的往秦月生身上看了一眼,随即放下手中抹布,快速小跑出了房间。

    无视那些小丫鬟们的好奇目光,秦月生直接将小老虎从胸前解下来,放到了桌上。

    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小老虎显得是又害怕又警惕,嘴巴一直张着,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吼声。

    “别乱叫了,以后这里就是你家。”秦月生伸手拿来一块桌上摆放着的猪肉脯递到小老虎嘴边。

    哪知它只是闻了闻,并无要食之的意思。

    秦月生纳闷,随即抓来,不讲道理的掰开了它的嘴巴,就见虎口里仅仅只有几颗牙齿,还都是不尖锐的臼齿。

    “你该不会还在喝奶吧?”秦月生掐了掐小老虎的鼻子,对方顿时就非常不满的甩了开来。

    秦月生把玩着小老虎,很快春风四个丫鬟便抬着一个大木桶从外面走了进来,还有很多家丁在后面提着一个个水桶,冷热水都有。

    “少爷今天要加什么?”春风问道。

    “不用加,温水就行。”

    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秦月生便扎起桩步练习,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经过测试,那头小老虎还真处于未断奶的阶段,秦月生便让春风去拿来一些羊奶给它喂食,顺便让春风四女负责帮自己照顾这头虎崽子。

    当太阳落山之际,曹正纯终于是带着秦月生需要的东西归来了。

    这是一张薄如蝉翼的,肤色蓝紫,但形状却很怪异的面具。

    塌鼻、长眼、额生双角、满嘴尖锐獠牙。

    却是一张鬼怪面具。

    “少爷,这是我寻遍了全城的宝斋才找到的,贴上去以后,便会死死黏住面部,再大力都撕扯不下来,若是强行脱落,只会连带着人皮一起剥下,唯一取下方法是浇水,遇水则松。”

    秦月生从曹正纯捧着的木匣中拿起面具,这个面具是罗刹模样,端是狰狞凶狠,人若是戴上去后必定不怒自威,煞气毕露。

    秦月生翻来覆去摸索一番,直接递给身旁的丫鬟:“你戴上看看。”

    “少,少爷,这……”

    “放心,应该没事,我不会害你的。”秦月生一脸淡然,但语气充满了强硬、不容拒绝。

    没有办法,在秦月生的注视下,这名丫鬟只好接过罗刹面具,缓缓戴在了自己脸上。

    “如何。”秦月生问道。

    “很,很舒服。”

    “呼吸影响吗?”

    “不影响。”

    “摘下试试。”

    得到了秦月生的许可,这名丫鬟立马就打算脱下面具,但哪曾想那面具就像是跟她的脸庞黏在了一起一样,纹丝不动,根本脱不下来。

    “少,少爷,我摘不下来啊。”

    曹正纯立马出手,只见他从桌上倒了一杯茶水,直接就倒在了丫鬟头上。

    随着一遇到水,面具顿时就开始了松动,没几个眨眼便从丫鬟的脸上脱落了下来。

    秦月生提前一把接住,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东西不错,你这次做的很好。”

    曹正纯拱手:“为少爷办事,自然是要做到最好。”

    秦月生点点头,有了这个面具作为伪装,自己今晚换身衣袍,带着天魔邪刃出门,谁还能辨认出来自己就是秦家少爷。

    “虎牢寨,今晚就让我试试你们的厉害。”秦月生捏着面具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