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42】刺客
    山林之间,两道身影在不停地穿梭疾驰。

    二人相隔大约十丈距离,但由于后来者速度过快,这个差距正在被不断的拉近。

    徐三喘着大气疯狂催使起自己的轻功,只见他身形灵动,连连在各个树梢上腾挪移动,一点都没有受到来自于密林树木的干扰。

    “该死!”看着后方那道正在不停逼近的身影,徐三忍不住暗骂道。

    秦月生就像是一头蛮牛似的,凭借着马踏飞燕的速度外加碰上树枝都不碍事,反而直接就将树枝给撞断的体魄尾随其后,完全没有要放过徐三的意思。

    其实秦月生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忌惮,从秦羽那里得知,徐三这人掌握有朝廷禁器‘轰天雷’,哪怕外锻圆满武者,在轰天雷之下也有殒命的危险,由不得秦月生不小心。

    但他并不知道的是,轰天雷这么违禁的东西,徐三能拥有一颗就已经算是相当难得的了,根本不可能会再有第二颗,秦月生的投鼠忌器之下,倒是给了徐三一些机会。

    渐渐地三锥峰便消失在了秦月生眼中,二人一追一逃之下,已是跑出了陨星山区域,来到了京历道上。

    之前在山林里树木遮掩,飞刀术难以发挥出效果,如今来到了这么一处平坦空旷的地方,秦月生自然是好发挥一番,直接拿出匕首便丢了出去。

    徐三忽听脑后传来风声,立马就一个侧滚翻倒了出去,便见一道寒光从他耳边飞过,笔直插在了不远处的路面上。

    “兄弟,兄弟咱们都是江湖混的,有什么时候不能好好说,解决解决吗,我是截了镇山镖局的镖,但那都是有人在暗中指使啊,那批镖物还在虎牢寨里,我还给你,都还给你。”

    “你说有人在暗中指使,是谁。”秦月生走上前去问道。

    虎牢寨在京历道上已经活跃多年了,但从未对镇山镖局下手成功过,这次突然聚集了多名外锻高手合作劫镖,一看就知道其目的性不怎么正常。

    “是……”

    咻!!!

    突然一道寒芒不知从何方袭来,眼看着就要射中徐三眼睛,将其致死。

    秦月生眼疾口快反应灵敏,瞬间天魔邪刃挥出,直接就将那寒芒给拍飞了出去,仔细一看,竟是一枚六叉锥铜镖。

    道路旁的林间忽有人影闪过,却是那暗中丢镖之人。

    秦月生一把掐住徐三颈部,全力将其击晕,便扛到了肩上,迅速朝着那道人影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即使扛着一个人,秦月生的速度也丝毫不慢,但是晕迷当中的徐三就遭大罪了。

    秦月生狂奔起来是非常莽的,看到一些什么树枝树木的完全没有要躲的意思,直接就是硬生生撞了上去,要么用身体将障碍撞碎,那么就是用天魔邪刃砍碎。

    秦月生扛着徐三,原本需要用自己身体去撞的障碍,自然不会再亲身劳碌了,直接就扛着徐三跟个攻城锤似的砰砰前进。

    得亏徐三多少也是个外锻皮骨的武者,一身皮肤、骨骼还是很硬的,秦月生使用起来相当顺手,当真是遇树撞树,遇石开石,横冲直撞起来完全都不带转弯的。

    若换成普通人被这么做,估计早就已经头破血流,能活着也得丢掉半条命了。

    那袭杀徐三之人显然是没有想到秦月生竟然会如此生猛,愣是甩不掉这个狗皮膏药,一时间反倒是让自己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处境。

    一个杀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当密林见稀,跑出边际,月光下一湖泊顿时就映入了秦月生眼中,

    湖泊边有一处临岸水榭,远远望去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并伴随有隐隐可听的人声鼎沸,似乎是在举办着什么宴会,特别热闹。

    湖边空旷,那刺客已无处可躲,就拼了命的往那处水榭方向奔去,秦月生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当即火力全开,脚力运用到了最大化,以着相当惊人的速度朝着那名刺客追了上去。

    此人实力应该不高,轻功远没有秦月生厉害,几个飞跃,秦月生便已来到了他的上方,直接丢开徐三身体,一刀便朝着此人斩了过去。

    刀未到,刀气已悄然临至。

    那人一个没有防备,顿时后背被刀气砍了个正着,一条刀痕随即撒血满地,摔了个跄踉。

    秦月生一拳挥出,直接将刚刚才爬起来的刺客又给打倒在地,并一脚踩住对方的脑袋,将两把匕首柄插入此人嘴中,各卡住此人的上下牙齿,防止这些刺客口中藏有毒囊、毒包之类的手段,借此完成任务失败后的自杀行为。

    伸手将刺客脸上的遮脸布掀掉,秦月生观察起他的模样问道:“是谁派你来杀徐三的,能不能说?不能说我就不废话了。”

    “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行。”秦月生不在乎的点了点头,伸手便捏碎了此人的脖子,同时拿起天魔邪刃便插入了此人的心脏。

    将其杀死后,秦月生将他从头到脚都给摸索了一遍,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衣服也是扒了个精光,打算看看有没有势力标志性纹身啥的,结果此人身上白白净净,连颗痣都没有,想要从中找到蛛丝马迹,却是不容易了。

    一脚将其踹入湖中,秦月生扛起徐三便打算离开,此人身上存在着谁派他来截镇山镖局镖物的秘密,想来那个刺客就是那些人派过来的,只要徐三活着,不怕揪不出这些躲在暗地里搞事的鬼。

    正当秦月生抬腿准备离开时,忽听一阵敲锣打鼓声从自己后方传来,他回头一看,便见一支全部人身着红衣的迎亲队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秦月生虽然心里纳闷这大晚上的为什么会有迎亲队出现在这荒郊野外,但还是往旁边稍微走了几步,以免挡到对方。

    “这位公子,我家小姐今晚成亲,一起去庄上喝杯喜酒吧。”迎亲队首位走着一名打扮的异常艳丽的妇人。

    就见她满面雪白水粉,脸颊处两个大红胭脂团,尖嘴猴腮的模样甚是惊悚。

    眼看着对方竟然自来熟般的要上来搂住自己手臂,秦月生当即将天魔邪刃挡出,毫不客气的说道:“不了,我还有事,没空去喝什么喜酒。”

    不说这荒郊野外、夜深人静,光是此人看到自己一身是血,还戴着罗刹面具都没有显露出异常神情,就足以说明情况不对劲了。

    见秦月生拒绝,妇人倒也知道点到而止,收回手便退到了队伍当中,不再往秦月生这边瞧上一眼。

    迎亲队敲锣打鼓的从秦月生身边经过,若非时间地点不对,倒是热闹的颇有阵势。

    正当秦月生准备扛着徐三离开时,眼角余光突然间扫到了迎亲队里的一个身影。

    他整个人顿时一震,不可思议的心道:“卧槽?怎么会是这个b!”

    只见队伍当中,杜贝伦正一脸傻笑的拿着两个铜锣在砰砰拍打,他身上穿着与众人无异的红袍黑腰带,若不仔细看还真就当成一个打锣的忽略过去了。

    “杜贝伦?”秦月生喊道。

    然而杜贝伦并并未回应他,甚至连头都不带转一下的。

    秦月生很确定那就是杜贝伦,天底下不可能有两个长得这么像的人,对方乃是自己从小到大的朋友,再加上秦家和杜家关系不错。

    于情于理,秦月生都不可能放任其不管。

    这支迎亲队颇为诡异,杜贝伦还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其中的一个打锣的,这要是让他就这么离去,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意思。

    说不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秦月生立马跑上前去,一把抓住杜贝伦胳膊,就打算将其拽走。

    但就在这个时候,走在杜贝伦身后的一个大汉突然用着很嘶哑的嗓音吼道:“少年郎,不该管的事情别乱管,小心你的性命。”

    此人双眼中竟闪烁着一丝绿光,明显不是正常人。

    “滚。”秦月生挥刀斩出,瞬间就将此人给劈成了两半。

    这动静顿时就影响到了附近的人,他们纷纷看向秦月生,随即丢下手中器物扑了过来。

    “找死。”秦月生一掌打晕杜贝伦,防止他再往水榭那边走去。

    面对着众人的合围,秦月生将天魔邪刃插入土中,当场大开杀戒,将这些眼里冒绿光的家伙全都给施展虎鹤双形拳击杀殆尽。

    因为这支迎亲队里除了杜贝伦以外还有一些看起来也是被迷糊住了的正常人的关系,秦月生担心自己用天魔邪刃杀了人以后,天魔会将那些普通人也给不分敌我的击杀,他这才舍弃了自己的武器。

    这些人连外锻武者都不是,完全称不上秦月生的对手,十多个回合下来,便已被秦月生杀了个满地狼藉。

    “大胆!竟然敢来捣乱黄四爷的婚事!”一名七尺高的壮汉提棍赶来,直接对着秦月生便是一棍砸了下去。

    秦月生丝毫不虚,反手一拳打出,顷刻就与对方的铜铁棍碰撞了个正着。

    铿!

    拳棍相触,竟响起铿锵铁鸣,秦月生的拳头毫发无伤,反倒是大汉的铜铁棍发生了明显的弯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