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44】收集丹丸
    “嗷呜嗷嗷。”

    虎崽子在秦月生怀中挣扎扭动,就像是一只顽劣的小猫。

    但它哪里是秦月生的对手,就算是任由它咬都咬不破秦月生这一身皮。

    最后只能够被秦月生抱在怀中把玩的死死的。

    不得不说,这虎崽子的皮毛摸起来还真舒服。

    “阿虎啊,我作为你的主人,以后我抱你的时候,你一定得老老实实的才行,这样别人才会觉得你可爱。”秦月生捏了捏阿虎的虎脸,也不管对方到底听得懂听不懂。

    但凡养宠物的人,谁不会私底下对着自己的宠物装作交流呢。

    阿虎,就是秦月生为这只虎崽子取得名字。

    没有很复杂,就是出奇的好记。

    秦家的马车在街道上行驶,看样子是往杜府的方向赶去。

    秦月生就那么抱着阿虎坐在窗边,安静的看着窗外人来人往,大街小巷。

    不多时后。

    “少爷,杜府到了。”曹正纯走到窗边说道。

    “我知道了。”

    踩着曹正纯早已布置好的木凳下车,秦月生抱着阿虎径直就往杜府大门走去。

    秦、杜两家一直交好,以前秦月生也没少来找过杜贝伦,看门护院自然是认得秦月生是谁,压根没有一点阻拦,直接就让他走了进去。

    “秦公子,我这就去通知我家三少爷。”一名家丁低头说道,立即跑离了此地。

    照壁后方便是迎客堂,这基本上是南方大宅大院最常见的建筑格局,秦月生也不客气,随便找了处干净的座儿就歇了下来,静候杜贝伦的到来。

    曹正纯站到秦月生身后,手里还拿着秦月生让他代拿的镇邪刀。

    “嘿呦!月生,今天怎么突然想到来找我了,你难道也开了什么店?”

    很快,杜贝伦便摇晃着一把折扇便从门外走了进来,就见他额头上一个大包,右眼眶乌青又黝黑,俨然一个熊猫眼。

    秦月生顿时就纳闷了,昨晚自己将他带回来时,杜贝伦可不是这个样啊。

    不禁问道:“你这脸?”

    “哎呦,别提了,月生你肯定想不到我昨晚都经历了什么事情。”

    “说说。”

    杜贝伦坐到秦月生旁,这时才发现到趴在秦月生怀中的阿虎。

    “诶?小老虎?你哪来的。”

    “陨星山里抓的。”

    “还有没,给我也来一只。”

    “没了,就这一只。”秦月生摇摇头:“别扯远了,说你的事。”

    “嗨呀,我这事说起来可就离奇了。”杜贝伦砸吧砸吧嘴:“昨晚我去了白岳牌坊,搞了几把,后来因为酒喝多了那地方又没有茅房,便跑到后巷泄泄水,说出来你都不敢信,那地方竟然出现了一支迎亲队的队伍,又是敲锣又是打鼓的,动静还挺大。”

    秦月生挑眉:“后来呢。”

    “接下来我就记不太清了,反正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人是在我家开的客栈后院里,据一个打水的小二说,他看到我直接从墙外飞了进来,然后一头撞上了水井边,你看,我脸上这伤就是这么撞出来的。”

    说着,杜贝伦还特意指了指自己头上那个包和眼睛。

    秦月生相当人畜无害的笑了笑,心里却是略为尴尬。

    他当时着急回府,却是没有想过墙那头会不会有什么东西,不过还好是撞上了水井,受个皮肉伤而已,若是掉入水井当中,那可真就出大事了。

    “诶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你家有储存起来的丹丸吗,我最近很缺,但是青阳城里又没货了,想先跟你借一批。”

    “丹丸?”杜贝伦瞬间回想起来那天在天仙阁,秦月生吃小还丹跟吃糖豆似的场面。

    “嗯。”

    “嗨,这不小事一桩嘛,我还当多大的事呢,行,我这就让人给你拿去,也不用说什么借不借了,改明你请我去哪里吃一顿就行。”

    杜贝伦拍拍手,立马屋外便有一位家丁走了进来。

    “去问问大管家,我们杜家的丹丸都放在哪了,找到以后全部给我拿过来。”

    “是。”

    趁着这会工夫,秦月生则和杜贝伦闲聊了起来。

    “最近青阳城越来越不太平了,你外出多少也小心一些,切记不能独自行动,左右多少得有几个护卫陪着。”秦月生提醒道。

    先有白色人脸与无脸抬棺人,水鬼与黑色小船,现在又出现了在青阳城内活动的迎亲队和那湖边的诡秘水榭,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证明青阳城已经被笼罩上了一层普通人所感受不到的神秘危险。

    估计也就只有荀生和白豪那种地位的人才清楚青阳城目前究竟都在面对着些什么。

    而在这节骨眼上,秦家莫名就招惹上了猛虎帮和蛟龙帮这两个棘手的实力,属实是让秦月生感觉有些头疼。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件一件解决。

    收集丹丸补充全能精粹就是秦月生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如若自己实力强了,很多事就不算是事,很多麻烦自然就不算是麻烦。

    很快,一个老伯便带着七名家丁从门外走了进来,这七人手中都捧着一个小箱子,分量还行。

    “少爷,你说要丹丸,我就把所有的丹丸都给带过来了。”老伯说道,此人却是杜府的管家。

    丹丸是一种比膏药更高效的药品,制作之法并不广泛流传,所以就算是杜府储存的丹丸数量也不会太多,一来存多了没什么用,二来青阳城能够买到丹丸的途径还是比较少的。

    “月生,这些够吗?要是不够卢俊成他们家应该还有,我陪你一起过去,就卢俊成跟咱的关系,他也不会吝啬不给的。”

    “不急,有了你这些,我对丹丸暂时就不是很需求了。”秦月生应道。

    有些事情不能做到太夸张,自己若是一口气要了太多家族的丹丸,难免会给人起了疑心。

    毕竟谁没事会需要用到这么多的丹丸呢。

    若不是抱着这种想法,秦月生甚至还可以去自己的未过门的小妻子,苏岚音家里讨要,想必以秦苏两家的关系,她肯定是不会拒绝自己的。

    既然目地已达成,秦月生便起了离去之意,与杜贝伦客气一二,他随即就离开了杜府。

    而那些装有丹丸的箱子,自然是让等在府外的那些秦家护卫们拿着,统一带回秦府。

    ……

    苏岚音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小手捧着一个瓷盒,不时往门外看看,没见到自己期盼的那道身影以后,又立马将目光给收了回来。

    身为大户人家的小姐,苏岚音从小就受到了各种规矩教导。

    以至于任何人看她都会有一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表现。

    但只有在一个人面前,苏岚音才会表现出自己小女儿家的姿态。

    “小姐,秦少爷还没回来呢。”站在苏岚音身后的丫鬟轻声说道。

    “没事,我就在这等月生哥哥。”苏岚音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瓷盒,乖巧的说道。

    旁边秦府大管家秦政眼观鼻,手摆正,一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模样。

    秦月生外出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什么时候回来,他就不晓得了,苏岚音身份与普通客人不同,所以作为管家,他得站在这里陪着。

    苏岚音什么时候要走,他才能什么时候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家丁突然跑到了秦政身旁,对他附耳说了一句话。

    秦政顿时眼前一亮:“快去把少爷给请过来,就说苏家小姐等候他多时了。”

    当秦月生走进迎客堂的时候,心里是颇为不情愿的,从杜府那边拿了那么多的丹丸,正是应该消化一通,赶紧提升自己实力的时候。

    可谁曾想苏岚音竟然来秦府了,作为秦府少爷,于情于理他都得去招待招待对方,没有置之不理的说法。

    看到秦月生,苏岚音瞬间脸上就展露出了笑颜,立马捧着瓷盒小跑了过去。

    “月生哥哥。”

    “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啊。”秦月生笑道。

    “我跟家里的厨娘们学做了一些豆沙糕。”苏岚音小心翼翼的打开瓷盖,将瓷盒递到秦月生面前:“月生哥哥,你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

    只见瓷盒内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八个异常精致小巧的白面团子,团子上撒了些黑芝麻和白芝麻,底下还垫着一层粉纸,光是看着都感觉卖相非常不错。

    秦月生顺手拿了一个丢入口中,这豆沙糕入口柔,咀嚼软,刚一咬破,便有豆沙从面团子里流出,味道却也忒甜了一些,腻的慌。

    “月生哥哥怎么样,好吃吗?”苏岚音相当期待的问道。

    看着她跟小兔子一样的眼神,秦月生将嘴里的豆沙糕全部咽了下去,故作回味的点了点头:“不好吃,豆沙太甜了,下次记得少放些白糖,另外送过来之前,你自己难道不先尝一尝的吗?”

    秦月生纳闷,伸手拿起一个豆沙糕递到苏岚音嘴边:“你自己吃吃看,是不是太甜了。”

    秦月生这个举动一出,苏岚音的脸颊瞬间就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在秦月生的注视下,她很害羞的张嘴小小咬了一口。

    “嗯,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