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60】遇袭
    “感谢秦少侠这次对我们村的帮助,老朽敬你一杯。”

    秦村镇拿起酒盅,相当热情的对秦月生笑道。

    “彭村长不用这么客气,我也是奉命行事。”秦月生拿起自己酒盅一饮而尽,顿时满堂喝彩。

    因为秦月生帮他们解决了蛛妖害人一事,彭桥村村民特意摆了一张宴桌款待他,这几乎是将彭桥村内最好的食材都给拿了出来,也算是对秦月生的重视了。

    但秦月生心里知道,其实那种大蜘蛛顶多就只能算是个怪物,远远是达不到妖那种程度的,若是真有蛛妖害人,彭桥村根本不可能撑到官府派人过来。

    一番推杯换盏,待酒足饭饱之后,秦月生便主动告辞,前往村民们为自己收拾好的房间准备睡觉。

    早上经历了一番不算艰险但却特别耗力气的打斗,饶是秦月生这接近于外锻圆满的实力多少也感到了一丝疲惫,当即躺到床上便是倒头就睡,不过作为出门在外的警惕,他并没有选择睡死过去,而是保持着一个半睡半醒的朦胧状态。

    子时。

    夜深人静。

    秦月生正躺在床上,而在床边的窗户外,突然间闪过一道人影。

    “我好冤……我好冤……”

    一阵宛若呓语般的轻声在房间里响起,使得秦月生瞬间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谁?”

    “我好冤……我好冤……”

    这声音还在房间里回荡,秦月生抽出自己放在床头的镇邪刀,开始寻找起这个声音的源头。

    最后竟惊人的发现,这个声音竟然来自于自己床下。

    秦月生立马跳下床,弯腰掏出火折子照向床底下的黑暗当中。

    豁然间,便见一张苍老的白脸暴露于摇曳火光之中,它的皮肤就像是风干了多年的枯树皮,充满了褶皱裂痕,同时还有密密麻麻的蛀虫洞遍布于他的额头与脸颊。

    “我好冤……”老人伸手就一把朝着秦月生抓了过来。

    “可笑。”秦月生直接一刀斩出,当即就将此人的整个手掌给剁了下来。

    然而就在眨眼之间,老人的身影忽然就消失在了秦月生眼中,床底下什么都没有。

    “嗯?”微微皱眉,秦月生朝着四周观望一圈。

    想了想,他便盘腿坐回床上,开始了对养元功的运转。

    正所谓以不变应万变,昨晚还住的好好的,今晚突然就发生了这种诡异情况,秦月生很是断定那东西必是冲着自己而来,那么自己就留在原地再等着对方出现便是。

    眼下就看谁更沉不住气了。

    没有点燃烛火,整个房间里异常漆黑,全得靠从窗外照射进来的皎洁白光视物。

    突然,窗户外面出现了一个人影,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窗外,影子映在窗户纸上显得清晰可见。

    秦月生伸手到自己靴子内侧一摸,一把刀刃纤薄的飞刀便被他拿在了手中。

    自从提升了飞刀术的水平以后,他便让曹正纯去找铁匠给自己打造了几把便于携带的铁刀,专门用于搭配飞刀术。

    原本秦月生提升飞刀术就是用来袭击远处敌人的,眼下却是派上了用场。

    咻!

    随着秦月生巧劲一甩,整把飞刀瞬间就快速风的射了出去,一举刺穿窗户纸,精准命中了那道人影的头部。

    但是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没有任何反应,那人依旧站立原地,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

    秦月生顿感疑惑,就算是外锻武者挨了自己一飞刀也得闹出点响动啊,这人怎就一声都不吭。

    于是乎秦月生连忙跳下床,走到窗边便一把打开了窗户,顿时就见一个脸色铁青,双眼发白,口露獠牙的枯瘦老人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对方一身熏臭破布衣,双臂修长,五指又细又尖,大有野兽之姿,而在他脸颊左侧,却是插着一把飞刀。

    没有血。

    “僵尸?!”秦月生直接一刀砍出。

    但对方比他出手更快,立马双掌就抓了过来,欲擒住秦月生。

    眼见这家伙以环抱姿势笼罩自己,秦月生直接灵燕身法一踏,身姿相当潇洒的就避了开来,继而一刀犀利劈中僵尸手肘。

    秦月生本以为自己这一刀怎么说都能将其斩断一臂,但谁曾想镇邪刀在与僵尸手臂碰撞后竟发出铿锵之音,这僵尸仅仅只是被砍出了一条刀痕而已。

    一把抓住刀刃,僵尸就想要顺手夺过秦月生兵器,但哪有这么容易,秦月生这一身的力量属性可不是白加的。

    反手抽回镇邪刀,秦月生瞬间便施展出了自己今日所学新刀法——崩山霸刀。

    一缕缕刀光如同匹练般横扫而出,其刀式凶猛,气势如虹,僵尸完全无法招架,几刀下来便被秦月生给活活卸了双臂,一时间却是少了几分威胁。

    正当秦月生要一鼓作气砍下对方腰部时,突如其来的一股拉力猛地拽住了他的手臂,竟有如被挂上千斤铁砣一般,一时间挥不出刀。

    秦月生回头望去,就见之前在床底下出现过的那个枯皮老者正站在自己身后,他手中飘散出两条灰雾似绳般紧紧捆住秦月生双臂,那沉重感就是由这两条灰雾所带来的。

    秦月生突然回想起白豪赠予自己那本《七星宝鉴壹》书中所提到的内容,尸鬼厉害之处在于搏杀与体魄,而厉鬼的危险之处则是它们会拥有各种匪夷所思、诡异莫测的手段。

    这枯皮老者,应该是一只厉鬼无疑,而那两条灰雾,想必就是它身为厉鬼的手段。

    即使被秦月生砍断了两条手臂,僵尸还是非常勇猛的朝着秦月生扑了过来,张嘴就朝着他的喉咙咬去。

    看他那口中獠牙锋利,若被咬中,下场必不会好到哪去,即使秦月生身为外锻武者,也不敢拿自己的脖子去给一只僵尸作试验。

    说时迟那时快,秦月生直接向后一个凌空后空翻,正好躲过僵尸扑咬,同时双膝迅速下坠,猛地撞向僵尸颅顶。

    砰!

    这只僵尸瞬间就趴到了地上,被秦月生硬生生的砸进了土中。

    右手灵活的将刀柄一转,继而刀刃朝下,秦月生向后一削,一条灰雾在镇邪刀下瞬间消散,秦月生这只手少了重量的压力,立马便是快刀斩出,从枯皮老者胸前划过。

    嘶嘶嘶!

    就见枯皮老者的身体顿时开始变得黯淡起来,几近消散一空。

    秦月生正要再补上一刀,这老鬼眨眼间又消失在了原地,就像是刚才那样。

    一脚踏住僵尸后脑勺,不打算让它爬起来,秦月生直接一刀斩断其脖子和双腿,彻底绝了此物的行动能力。

    “尸鬼,厉鬼,一口气全来齐了,是谁突然盯上我了?”

    秦月生走到窗边探头张望,但这漆黑夜色哪里看得到什么东西,他想了想,还是跳出窗户,跃上屋檐,在彭桥村内快速游荡了起来。

    ……

    漆黑的房间。

    枯皮老者狼狈的突然出现。

    “没杀死?还折了一个?”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

    “赵师弟,看来那小子绝非普通官差啊,普通官差哪里有这等对付鬼祟的手段。”

    “莫非是七星监的人,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有很多老东西相继来到了青阳城,搞得把七星监的人都给吸引过来了。”

    “师弟,王执事暗中准备了好久,这才弄出这么一头美人蛛,我们若是不能杀了那小子,夺回美人蛛的尸体,日后绝对不好跟王执事交待啊,要不你就提前把你那宝贝给拿出来用用?”

    “可以是可以,但这操控之人,就由你来吧。”

    ……

    一连在彭桥村里逛了数圈,秦月生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所有的村民都已经睡着了,整个彭桥村里安静的很。

    正当秦月生搜寻无果,准备返回的时候,突然间一股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的感觉在他心头涌起。

    这种感觉非常不妙,就像是有人将一根针抵在你的眉心处,异常别扭。

    咻!

    风声袭来,秦月生下意识踩出灵燕身法躲开,眼角余光便见一把铁剑从自己的脸边擦过。

    一张呆滞无神的脸庞出现在了秦月生眼中,是一名少年。

    他的剑很快,危险之处在于出手极其隐匿,若不是秦月生的精神够高,导致洞察力异于常人,恐怕还真难对付这个家伙。

    咻!咻!咻!

    少年快剑连连,尽逼秦月生脸上脆弱之处,哪怕外锻武者,眼睛还是脆弱的。

    秦月生挥刀挡下,一时间铿锵余音不止,刀光剑影炫目。

    十多个回合下来,少年手中的长剑却是顶不住了,直接在镇邪刀下断为两半,秦月生抓住这个空档,直接一刀劈中对方胸膛,捅了个对穿。

    但少年却一点变化都没有,继续以掌为攻,朝着秦月生打来。

    “又一个不是人?”秦月生这时才注意到此人的脖子,只见这家伙皮肤处存在着明显可见的尸斑,却是死去多时,只是不知道为何原因身体竟没有发臭。

    一连串遇到了这么多件怪事,秦月生也是烦了,当即虎鹤折梅手施展而出,以着暴力将少年整个头颅给拧了下来,同时镇邪刀断其四肢,残暴镇压。

    “噗嗤!”

    忽然,附近突然响起一声呕血,秦月生五官敏锐,瞬间就发现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却是不远处的一棵老树身后。

    只见一道人影快速从老树后面奔出,径直朝着彭桥村外跑去,秦月生怎么可能放过,立马就狂奔的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