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61】丧心病狂
    “呼哧呼哧!”

    人影在夜里奔跑,但论起速度,还真比不上秦月生,没几个呼吸的工夫,秦月生便已来到此人身后,一把牢牢擒住了对方的肩膀。

    “嗯?怎么是你!”

    秦月生满脸诧异,眼前这个人,竟然是彭桥村的彭村长。

    彭村长面露狠色,当即拔出一把短剑刺向秦月生,但就见短剑刚抵到秦月生心口,便没了下文。

    秦月生如今乃是外锻锤筋水平,凡铁兵器根本就伤不了他,更别提衣袍下面还穿着一层天魔内甲了,彭村长想靠这么一把短剑杀他,却是难如上青天。

    秦月生将短剑剑锋抓住,直接掰成了两半,继而提起彭村长领口,“说吧,为什么要杀我,我应该跟你无仇无恨吧?莫非是因为我杀了那只蜘蛛?”

    彭村长抓着秦月生的手掌,试图让他松手,但二者的力量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水平上,最后只能放狠话道:“快放了我,你如今犯下大错,注定必死无疑,若是让我去为你美言几句,你或许还能保留住一条小命。”

    秦月生笑了:“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谁能让我必死无疑。”

    言罢,秦月生直接一手掐住彭村长的脖子,隐隐发力,就欲将其喉骨捏断。

    “咳咳!”

    彭村长不停挣扎,但是并没有任何用处,反观秦月生手头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他脑海里的窒息感也是越来越强。

    “秦少侠……饶……饶命啊……”

    秦月生微微松手,给了其一点喘息机会:“说,为什么要杀我,刚才那些鬼祟又是怎么回事,你可以做到控制它们?”

    在死亡面前,彭村长还是选择了认怂,面对秦月生的询问,他一一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给说了出来。

    “你杀了王执事蛊养起来的美人蛛,我和我的一位师弟居住在此地负责看守美人蛛的安全,他天资聪颖,比我更受师父喜爱,便被师父传授了不少方术,那些鬼祟都是他用从师父那里学到的方术操控的。”

    秦月生:“你不是真的彭村长?”

    “不是,彭村长是我冒名顶替的身份。”

    秦月生伸手在此人脸上一抓,顿时就扯下了一层人皮面具和假发假毛。

    只见面具之下,是一位相貌普通的壮年汉子。

    “你们的师父是何人,为什么知晓控制鬼祟的法子?你说的王执事是谁,美人蛛又是怎么回事。”

    “是金银阁的王涛执事,他听闻扬州府最近新调来的广招公公喜好圈养奇形怪物,想要巴结一二,便专门从游方术士那里问来蛊养美人蛛之法,以妙龄女子献祭给异蛛母食之,便有机会养出美人蛛。”

    秦月生突然想起自己白日在森林里发现到的那块染有血迹的祭坛,想来这些人就是在那里做的这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拿同类去献给一只蜘蛛食用,只为了得到一只美人蛛献给一个太监,真乃猪狗不如。

    “我的师父则是……”

    “师兄,你说的好像有些多了吧。”

    突然,从黑暗当中传来了一声轻语,只见‘彭村长’猛地口吐白沫,双眼翻白,身体四肢不断的抽搐摆动,最后彻底于一阵打摆子当中断绝了生息。

    “这就死了……”秦月生将‘彭村长’放到地上,从对方表现出来的求生欲望来看,完全不是一个敢自杀的人,定与那个声音有着莫大的联系。

    顺着声音所传来的方向,秦月生直接就寻了过去,他逮住‘彭村长’的地方是彭桥村附近的那片桃花林,一路深入以后,他发现到了那间坐落于桃花林深处的房屋。

    那日‘彭村长’说这间屋子乃是离开彭桥村的村民留下的,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少年郎,你的功夫不错,但有些事情不是有功夫就可以解决的,你杀了美人蛛,王执事不会放过你,我给你个能活命的建议,赶紧离开青阳城吧,逃的越远越好。”

    之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秦月生撇了撇嘴:“扯什么淡,你会这么轻易的让我离开?你有这么好心?”

    言罢,秦月生直接持刀冲进了院中,便见这院里空旷,除了一口水井和一辆破板车以外,什么都没有。

    唯独那间房门半开半合的屋子最引人注意。

    秦月生一跃而起,上了屋檐,崩山霸刀一劈而下,直接将房屋瓦顶给斩了个一分为二,携带着大量破碎瓦片落入屋中。

    便见屋内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拄杖老人,在黑暗当中,他微微发光的墨绿双眼正死死盯着秦月生。

    当秦月生即将落地的瞬间,老人动了。

    拐杖有如长枪一般捅出,直往秦月生咽喉点来,虽说外锻有成,但秦月生可不会白白让人打中自己喉咙。

    于是乎他便单手擒住,以柔克刚抓过拐杖一头,同时猛地一抖,便将劲给朝着老人那边传了过去。

    老人猛地拐杖回旋,借以巧劲让拐杖摆脱秦月生的控制,继而一爪抓出,再逼秦月生身上薄弱处。

    虎鹤折梅手糅合了拳法与掌法,在出手当中可刚可柔,变化多端,面对老人的爪法,秦月生一点都不落下风。

    与虎鹤折梅手的潇洒灵活相比,老人的爪法就有些阴险狠辣了,招招盯人要害,大有老鹰捕猎之势。

    嘶拉!

    秦月生一个不慎,袖口瞬间就被对方给撕扯了个粉碎,但皮肤却是毫发无伤,只勉强多出了三条白痕。

    “外锻锤筋武者?”老人诧异,自己的鹰爪功已苦练多年,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加以自身劲道,哪怕外锻锻骨被他抓上一爪,也得破皮掉肉。

    能做到无视他的,只有外锻锤筋。

    但看秦月生如此年轻,谁能想到他竟然是一位外锻锤筋的武者,这要是再给段时间,此子岂不是就外锻圆满了?

    唰!

    一刀袭来,秦月生专门扯住老人手腕,不让他有机会逃离,那镇邪刀便朝着对方面首砍了过去。

    秦月生力道之大,此人压根不是他的对手,眼见镇邪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老人脸色一变,连忙单手掐了个手印。

    瞬间就见两道灰雾捆住了秦月生的手臂,那千斤重的拖坠感再次袭来,却是之前那个枯皮老者又出现了。

    “你很不错,一夜就毁了我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两具尸鬼,只要杀了你,相信我可以用你的身体培养出一只更加强大的尸鬼,也不算亏了。”

    老人掏出一把黑色匕首,直接朝着秦月生捅了过来。

    “这可是专门用来对付外锻武者的兵器,就算你是外锻锤筋也没有用。”

    “你的废话太多了。”

    秦月生猛地一吼,位于他身后的枯皮老者顿时就像是掉进了火炉当中的雪块一般,眨眼间便灰飞烟灭在了原地。

    那些束缚住秦月生的灰雾随即消失,负重感荡然无存。

    “荡魂吼!”老人脸色一变,但时机已经晚了,秦月生以比他出手还快的速度直接一刀斩出,顷刻就将此人斩下一臂,那把匕首甚至还没来得及碰到秦月生的身体,便掉落在了地上。

    “啊!”

    失去一臂,老人痛的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捂着伤口嗷嗷大喊。

    秦月生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镇邪刀抵在对方脖子上问道:“说,你和彭村长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的师父是谁,为何会控鬼之术?”

    “呵……呵……”老人喘着大气冷笑两声,突然就见他嘴中用力一咬,随即整个人便口吐黑血的瘫倒在了地上。

    死了。

    “嘴里竟然还藏有毒药。”秦月生感慨万分的看着老人的尸体,拥有如此果决的意志,又准备了不留后路的手段,此人背后的势力一定非同小可。

    “金银阁,王执事,广招公公……这里面的牵扯着实不小啊。”秦月生将手放到老人身上,直接开启了分解功能。

    【分解成功,获得‘黑布x10’‘人骨x5’‘头发x1000’】

    看着地上这三样东西,秦月生一时间竟陷入了无言的沉默。

    这分解出来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这家伙使用的爪法呢?

    操控鬼祟的方法呢?

    该分解的没分解出来,反倒是分解出了一些垃圾。

    这分解功能看来也不是次次都能如人心意啊。

    将老人用的那把匕首捡起,秦月生随即便在房间里搜寻了起来,但最后依旧无果,这房间里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也没有任何贵重物品。

    唯独墙角火盆里的一些纸灰在象征着曾经有人在这里烧过什么东西。

    确认过没有其他线索以后,秦月生便离开了房屋,‘彭村长’的尸体被自己给丢在桃花林外。

    此人作为彭桥村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之一,还与金银阁那边的一名执事有着联系,绝对不能让他的尸体还留存在这个世上,以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当秦月生经过院中水井时,突然下方响起铁链晃动的声音,随即便有隐隐约约的呼唤声从那里面传来。

    秦月生眉头一皱,莫不是此地还存在着什么鬼祟。

    于是乎他连忙谨慎的探头望去,便见这水井下方竟然没有一点水,而是一处早已干旱的枯井。

    在井底之下,有一名披头散发的人正坐在地上,同时还不断晃动着捆在自己身上的数条铁链。

    “你是何人?”秦月生压着嗓子,用相当沙哑的声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