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63】过江龙
    当今大唐皇朝,表面上看起来诸事泰顺,富丽堂皇,但实际上背地里已出现了很多危机和隐患。

    其中又以十常侍垂帘听政,最是文武百官心中的一根刺。

    十常侍这十名太监具都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乃天生的男生女相,一个个长得是唇红齿白,美如冠玉,常人见了都难免心里一荡,莫名多了些羞于启齿的念头。

    便有人怀疑天子是否有喜好男风的龙阳之好,但这点是否属实谁都不得而知,成为宫中的一个谜团。

    大唐天子整日沉迷于美色当中,无心朝政,甚至数月不上一次朝,真就醉卧美人膝,醒不掌天下权。

    而一切奏折和琐事,则全都交给了贴身服侍他的十名太监。

    任何人想要上达天听,全都得过十常侍这一关,如此一来,这十常侍手中的权力怎么会不变大。

    更有一些贪官奸臣为了方便通过手中的拨款奏折,私底下宴请十常侍盖皇印,以跳过皇帝那一关,直接从国库当中拿钱。

    如此一来,自然就留下了把柄,不得不与十常侍同流合污,上了贼船,成为一条线上的蚂蚱。

    同时十常侍还派人暗中收集官员把柄,迫使更多的大臣投靠自己。

    久而久之,以十常侍为首的太监势力便变得根系繁多,异常庞大,朝中除了蔺颇势力和武将势力以外,无人再能与其抗衡。

    但十常侍可不满足这个,他们与摩下大小官员串通,又让天子对外昭告了一道太监也能做官的圣旨,逐开始向大唐疆土三十六州不停派署安插太监为官。

    上到三省六部、九寺大卿,

    下到一州刺史,一府郡守,一城太守,一县县令,一亭亭长,皆有下放太监的身影。

    若不是军部那边态度够强硬,以刀血祭任何敢来当军官的太监,不然如今大唐就要有太监掌兵权的事情发生了。

    曾经也有不少朝中忠臣秘密派遣死士,或者江湖上的忠义侠客暗中潜入皇宫,准备暗杀十常侍,恢复大唐盛世。

    但前去者最后无不一一丧命于皇城之内,别说是暗杀十常侍了,就连十常侍的衣角都碰不到。

    后来才有人发现,十常侍的背后竟存在着一个名为‘无根门’的门派,正是有这个门派的高手在暗中保护,才使得十常侍在皇城里高枕无忧,无人可谋害之。

    听完白豪的一番话,秦月生感慨万分,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此之前,他完全不知道大唐现如今竟是这等摇摇欲坠之光景,若再让那十常侍于暗中把控大唐,恐怕这个国家真的就走不了多远了。

    不过感慨归感慨,秦月生也做不了什么,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少爷,那十常侍权倾朝野,又有一神秘江湖门派在暗中护佑,拿秦月生与其一比,那真就是蚂蚁与大象的差距了。

    “我刚才跟你说的这些,你藏在心里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对外大张宣扬,以免惹祸上身。”

    秦月生点点头:“大人放心,我懂得。”

    “好了,闲扯这么多,让我来鉴定鉴定你这次任务的货色如何。”

    白豪从桌上取来他那个铁的辟邪蟾蜍,随即将其靠近装在麻袋里的女人。

    只见朝着女人靠近,辟邪蟾蜍背上的那块琉璃圆盘瞬间就起了变化,一道直线状红光在圆盘内部浮现而出,随即开始了移动。

    从一开始的‘一’,慢慢转向下一个文字,‘十’。

    最终,红光在不到十的位置停了下来,秦月生抬头望向白豪:“才这么点?”

    白豪应道:“看情况是的。”

    “那我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兑换一瓶珍品丹丸。”

    “不要急嘛,积少成多,聚沙成塔这个道理你要学学,没事,这次的我帮你记下,到时候上报给七星监作登记,等凑齐破百之数,你照样可以去兑换你想要的东西。”

    白豪从怀中拿出一本册子,随即就拿起毛笔在上面记了起来。

    秦月生稍稍一观,就看到‘秦月生八分’这样的内容。

    他不禁问道:“白大人,我们七星监的登记方式就全靠纸笔?”

    白豪侧目:“不然呢?”

    “就没有什么玉牌、玉筒,里面记载了相关内容,我们一摸就会浮现出文字数字的东西?”

    “你当七星监是仙人下凡吗?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白豪挥墨完毕,将墨渍吹干,又将册子重新塞回到了怀中。

    “那大人,没事我就先离开了,在外面待了两日,也该回去给家中父母报报平安。”

    “这个你还要吗?”白豪指着地上的女人半身问道。

    秦月生本欲摇头,突然间猛地回想起那颗为自己带来了5000点全能精粹的天魔心脏,便鬼使神差的说道:“这颗蜘蛛的心脏我带走吧,其他的就不要了。”

    “随你。”

    斩断心脏与女人半身联系着的那些粗细神经,秦月生用麻袋包裹蜘蛛心脏,随即便告辞白豪离开了衙门。

    ……

    两日未回秦府,秦月生倍感亲切,刚进门便看到了带着几名护院和丫鬟准备外出的二娘。

    “二娘?你这是要去哪。”秦月生问道。

    一见秦月生,段红锦立马就以小碎步跑了过来,关心的说道:“怎么在外面待了这么久啊,这两日都到哪儿野去了。”

    “哈哈。”秦月生摸了摸后脑勺:“就跟几位友人外出游山玩水呗,青阳城附近的风景不错。”

    “你呀,还是这么贪玩。”段红锦在秦月生的额头上宠溺的点了点:“好了,先不跟你说了,我外出去买些东西。”

    秦月生:“有什么东西府里没有吗?或者让下人去买也行啊,二娘你何必亲力亲为。”

    “是你的一位远房堂兄要从南方来了,他这次上京赶考,途中经过青阳城会来秦府居住几日,我得去好好布置布置,以免老爷到时候说我怠慢了人家。”

    段红锦捏了捏秦月生的脸颊,便带着那些随行下人走出了秦府。

    “远房堂兄?是哪一位啊。”秦月生苦思冥想,还真想不起来那是何人。

    秦家身为一个大家族,自然是有不少同宗亲戚的,只不过位于青阳城的就只有秦枫这么一系,同时秦枫这一系也是混的最好的。

    回到自己居住的厢房,春风、夏雨、秋霜、冬雪这四个丫鬟正在房间里打扫房间,秦月生刚刚走进,曹正纯便从一旁窜了出来。

    “少爷,你回来了。”

    他怀中抱着阿虎,显然是在逗阿虎玩耍。

    “嗯,这家伙这几日里表现的还好吧?”

    “阿虎很乖,除了吃睡以外就是跑到外面庭院里晒太阳,安静的很。”

    “让我抱抱。”秦月生伸手接过阿虎,下意识捏了捏肉乎乎的虎屁股以示友好。

    “几日不见,怎么感觉你又重了,看来伙食不错啊。”秦月生撸着阿虎背上的虎毛笑道。

    对此阿虎只能两颗虎眼很无辜的看着秦月生,莫名有种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感觉。

    “少爷,昨日苏家小姐来府上找你了,说是你答应了她,今晚要一同去姑苏河畔参加祈福节,放花灯。”曹正纯说道。

    秦月生正撸虎的手戛然而止:“今日就是祈福节了?”

    “是的。”

    “这么快……行吧,你去给我准备一套晚上出门用的行头,华贵点的,但不要太张扬,晚上记得再提醒我一次。”

    “是,那少爷,今晚的随行护院你打算带多少人?我现在也一并就去安排了。”

    “嗯……六个人吧,多了也没什么必要。”

    “我知道了。”

    秦月生抱着阿虎走向桌边:“小崽子,晚上带你出去见见世面,别整天都待在府里,到时候好好一只老虎给我养成家猫了。”

    “嗷呜。”阿虎也不管听得懂听不懂,照样应和一声,奶声奶气的倒是稚嫩,虎大王专属的王霸之气目前一时半会还体现不出来。

    ……

    猛虎帮总部。

    王霸暴毙的消息,副帮主陈升在发现时就立马给背后金主,金银阁那边上报了过去,等待那边的后续安排。

    正所谓群龙不可一日无首,这猛虎帮自然也不能一日没有帮主。

    陈升这段时间不禁就做起了美梦,曾经那是有王霸压着,他才迟迟无法职位上升。

    现在王霸一死,猛虎帮里论资历就属自己最老最深,那猛虎帮的帮主之位岂不是就……

    正当陈升坐在大堂里露出奸笑的时候,忽有一名手下从门外快速跑了进来。

    “陈帮主,外面来了两个外地人说是要见你,他们说是从扬州府来的。”

    “外地人?那带他们去偏堂等候,待本帮主换身衣服再去见见他们。”

    轰!!!

    猛地,大堂大门突然整扇炸碎开来,大量木块木屑纷飞,就见两道人影快速从屋外走了进来。

    这二人一高一矮,一壮汉一少年,身体具都有着凌厉气质,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感到望而生畏。

    少年其实并不矮,但在旁边那位大汉起码八尺个头的衬托下,就显得他有些海拔过低了。

    大汉光头,浓眉大眼,胡髯茂密。

    身着一件黑绣褂子,敞露胸腹与双臂,全身肌肉爆棚,并且于他整片胸膛上还纹有一条狰狞黑龙。

    此龙十三爪,墨麟长须三尖角,赤目獠牙指如钩,栩栩如生的同时又煞气毕露。

    龙身一路从此人左腰环过,绕到了后背,又来到了右臂,龙尾正好停在手背之上。

    纹身面积如此之大,陈升自问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