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73】血噬鬼
    秦月生看着桌上的这块木板,久久不语。

    自打把这块木板从姑苏码头带回秦府以后,秦月生便一直在研究,故而让他发现到了一个很惊人的事情。

    只见桌上这块木板是被切开的,内部竟然早已镂空,充满了血红色的胶状物,与他早上看到的那种东西一模一样。

    在桌子上,摆放着一只死鸽,一个香菇,两根筷子。

    秦月生用筷子夹住香菇靠近木板,便见那些血胶顿时宛若沸腾的滚水一般,躁动了起来。

    从而形成出很多小触手靠近香菇,但连一眨眼的功夫都没有,这些小触手又重新缩了回去,似乎对这玩意并没有兴趣。

    秦月生随即换成死鸽子,瞬间大量触手跟疯了似的全部涌入死鸽体内,顿时死鸽便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缩,很快体内肉和骨头就全都荡然无存了,只剩下一张鸽皮。

    并没有感到满足的触手随即就朝着秦月生探了过来,打算再饱食一顿。

    秦月生直接镇邪刀一斩,大量触手灰飞烟灭,而余下的则全部缩回到了木板里面,停止动弹进入了静止状态。

    “原来这才是问题所在。”秦月生脸上一喜,不过很快又凝重了起来。

    今早的拆船,导致很多木板掉落到了水中,都积累在码头弯口里没有排出去,如果这些红胶全部涌现出来作乱,那青阳城岂不是就大难临头了?

    “不行,我得去一趟姑苏码头,彻底清除掉这个隐患。”秦月生一刀拍死眼前这块木板里的所有红胶。

    在镇邪刀之下,一切鬼祟邪异都会得到净化,很快所有的红胶便全都化为了血水,彻底失去了动静。

    秦月生将刀入鞘,跃出窗户,便快速朝着姑苏码头方向奔去。

    码头入口,两个红灯笼高高挂起,一左一右,各呈姑苏二字。

    没人看大门,秦月生便直接走了进去,径直朝着早上秦家货船停靠的那处码头湾靠近。

    然而……

    那艘静静停靠在岸边的秦家货船,却是让秦月生顿时就诧异的张大了嘴巴,非常震惊。

    “怎么可能?”

    这世间或许会有两艘船体一模一样的船只,但绝对不会有磨损程度、布置都一模一样的船。

    秦月生可以很确定,眼前这艘秦家货船,就是白日那艘。

    可是,那艘船不是已经被拆毁了吗?

    现在这艘又是什么情况。

    三杆印有‘秦’字的大旗在河面之上迎风飘动,仿佛在欢迎着客人的来到。

    因为知道了船体的木板当中潜藏着噬人的红胶异物,秦月生此刻分外小心,整艘秦家货船就像是一只隐藏在黑暗当中的怪物,随时都有可能张嘴噬人。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疑似感应到有人靠近,一条条红色触手随即从船身缝隙里蔓延而出,迅速朝着秦月生袭来。

    之前研究的那块木板所出现的触手都仅仅只有小拇指粗细而已,但此刻从船体里冒出来的这些触手,个个堪比成.人手臂,再加上数量巨多,威胁性相当之高。

    好在此刻是夜里,码头里无人,若是白天,只怕有不少无辜百姓要活活被这些触手给吸成.人皮。

    面对众多触手,秦月生当即快刀连砍,劈出刀光帷幕,尽数将所有触手挡于身前。

    镇邪刀效果惊人,任何胆敢靠近的触手,只要一被镇邪刀给砍中,瞬间就会化为血水,再无存活机会。

    “万事都有个源头,我只有消灭掉这些东西的源头,才能斩草除根,不然只跟这些触手交战,怕是短时间之内都看不到什么成效。”秦月生猛地一踏,瞬时跃起一丈多高,朝着货船甲板上弹跳而去。

    尚未落地,他便已是一招崩山霸刀横贯斩出,直接以一个‘米’形状将货船甲板给击穿出了一个大洞。

    就见大量血胶从碎裂的木板当中洒出,泼水般的从四面八方朝着秦月生身体覆盖过来。

    “吼!”

    就在这危急之际,秦月生口中荡魂吼暴喊。

    那些血胶纷纷失去了动能,下冰雹似的往舱底掉落。

    砰!

    秦月生安全落地,立马就挥刀狂砍,任何出现在他眼中的的血胶,全部在镇邪刀下灰飞烟灭,眼见秦月生根本不受血胶威胁,突然间,所有血胶全都一股脑的倒退了回去,慢慢渗入甲板底下,不一会儿甲板上便恢复了正常。

    但这份正常,却更显怪异。

    那些血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召唤了回去一样,这点让秦月生感到非常在意。

    持刀紧绷心弦,秦月生不断挪动,防止脚下突然遇袭。

    据徐进所说,荀生就是因为受到了来自脚底下的袭击,这才会惨遭不测的。

    砰!

    突然间,一条足有水缸粗的触手从船板底下破出,狂暴的砸向秦月生所在。

    好在秦月生早有防备,靠着灵燕身法轻松躲过,但下一息,又有两条触手接连出现,以合围之势围攻秦月生。

    每条大触手的表面上还分布着大量密密麻麻的小触手,只要它们一接触到血肉,便会立马开始蚕食,完全不给人反应机会。

    砰砰砰!

    三条触手不断砸击,渐渐就连甲板都被它们给拍打的七零八碎,逐渐越来越难找到落脚之处。

    依稀间,秦月生无意瞄到在那破碎的甲板之下,似乎正躲藏着一道身影。

    崩山霸刀!

    久避之下,秦月生寻到一条触手的攻击空档,趁它余劲已逝,新劲未生之时,直接数刀杀出。

    凭借着镇邪刀之威能,出刀之狂放。

    瞬间大破触手表体,从另外一端贯穿而出,直接在这条触手身上砍出了一个前后通透的大洞。

    嘶嘶嘶!

    触手被镇邪刀砍过的地方,纷纷化为血水,如入春寒雪般融化。

    啪啪!

    大触手溃散,大量的小触手洒落一地,无头苍蝇似的朝着另外两条触手爬去,意图重新融合。

    此时镇邪刀的乏力之处就显露了出来。

    纵使可以对付鬼祟妖异,但当数量一多,难免有些力不从心。

    就在这时,那道一直隐藏于甲板底下的身影动了。

    它全身血红,就像是一条骨关节全部装反了的大狗,以着伽椰子式的爬动姿势从甲板底下爬了上来。

    当它出现的瞬间,所有触手尽数被它给吸进了体内,一时间此物体型逐渐膨胀,很快就如同成年棕熊一般。

    “这就是源头?”

    不等秦月生多想,对方已爆冲而来。

    砰!

    眨眼间,秦月生一刀挡出,便与怪物的爪子碰撞在了一起。

    数条触手迅速从怪物体内长出,扎入秦月生手背,便开始了对秦月生血肉的摄取。

    就见秦月生手掌瞬间开始了萎缩,看得他心神一震。

    【是/否——分解‘血噬鬼’】

    【分解成功率3.58%】

    “是!”

    【分解失败】

    秦月生直接控制手背肌肉,强行将触手碾断,同时暴退,以镇邪刀盖住手背,将卡在肉里的触手断根全部净化。

    也幸好是如此快的反应以及处理方式,秦月生虽被触手扎中,但却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

    只是瞬息之间,血噬鬼再次袭来,并不打算给秦月生逃跑的机会。

    此物应该算是尸鬼,那些危险至极的触手即使它的铠甲又是它的武器,让秦月生根本不敢与它近身搏斗,哪怕身为外锻圆满,只要被触手多扎上几息,那估计整个人就没有了,更别说是将其消灭。

    腾挪躲闪间,秦月生已退到了码头,那血噬鬼一并跟随而来,双爪疯狂朝着秦月生抓去。

    “吼!”

    不得已,秦月生只好再次发出荡魂吼,血噬鬼脸色一变,动作顿时略显僵硬。

    秦月生抓住机会,直接一刀斩出。

    但血噬鬼仅仅只是僵硬一息,立马就想要往旁边躲开,但秦月生出刀何其之快。

    唰!

    手起刀落,血噬鬼的一条手臂已被镇邪刀流利斩下。

    嘶嘶嘶!

    这条手臂掉落到地上的瞬间,便开始自动融化,大量的触手发出了如同初生幼鼠般叽叽喳喳的尖叫声,四处奔逃,飞快干枯萎缩。

    很快就成了一地的干尸。

    噗嗤噗嗤!

    血噬鬼的断臂处疯狂喷血,这使得它不禁叫的更加惨烈起来。

    秦月生毫不犹豫的将整把镇邪刀一举插入血噬鬼口中,刀刃瞬间就从对方后脑勺破出,同时还携带了大量的触手体屑。

    嘶嘶嘶!

    大量的青烟从血噬鬼伤口处袅袅升起,跟个烟囱似的四处扩散。

    秦月生想抽回镇邪刀,但却发现刀身死死卡在血噬鬼颅内,愣是拔不回来。

    眼见血噬鬼大手抓来,秦月生看着那手掌上的大量触手,只好咬牙舍弃镇邪刀,飞速远离。

    镇邪刀卡在血噬鬼的脑内,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只要时间久了,哪怕不用秦月生动手,它都会自己死于镇邪刀的威能之下。

    “什么情况?”

    这时,突然有一群人从码头入口处跑了过来,看他们身上穿着,应该是码头的劳工。

    “快滚!”秦月生一见这群人,顿时脸色瞬变。

    但还是慢了,血噬鬼断臂处猛地喷射出大量触手,直接伸过去勒住那些人的身体,吸取着他们体内的血肉。

    “啊!!!”

    一个个劳工身体开始萎缩,最后彻底变为了一张张人皮。

    有了新的血肉补充,血噬鬼脑部散发出来的青烟顿时就少了很多,看样子是得到了暂时的抑制。

    “该死!”秦月生顿时烦躁。

    眼见血噬鬼又追了上来,他连忙从天魔腰包里取出小刀,一一丢飞出去。

    血噬鬼一掌拍开,体型在半空当中再次膨胀,以泰山压顶之势罩向秦月生。

    刷刷刷!

    大量触手从血噬鬼背后刺出,原本软趴趴的触手纷纷坚硬起来,化为一根根尖锐血矛,数量不下于百根。

    就像是一把没有柄的伞,血噬鬼如华盖般的笼罩秦月生,彻底封锁了他的所有后路。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秦月生顿感压力倍增,在这危急之刻,只能选择拼了。

    血噬鬼越来越近,看着那些血矛,秦月生绷紧全身肌肉,全力催动金刚铁相和玄天宝鉴。

    同时一掌朝天拍出。

    一流绝学——大力金刚掌!

    砰!

    凶猛的掌劲与血噬鬼的独爪沉重碰撞在了一起,同时大量血矛尽数扎在秦月生身上,一时间气氛凝固,血噬鬼和秦月生脸上皆是狰狞癫狂神色。

    只是刹那,血噬鬼的手臂当场就被秦月生给打断了,同时掌势余威不减的继续击中血噬鬼胸膛,瞬间贯穿了它的胸膛。

    而那些血矛也是一一插入了秦月生体内,开始夺取他的血肉。

    【是/否——分解‘血噬鬼’】

    【分解成功率25.68%】

    “是!”秦月生吼道。

    【分解成功,获得‘血噬鬼心脏x1’‘鬼胎x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