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77】黄巾
    一大早秦府里便有不少丫鬟和家丁忙活了起来,秦月生看的奇怪,便拉住一位丫鬟问道:“这是怎么了?”

    “少爷,是您的一位远方堂兄来了,老爷这会正在接待他呢。”

    “喔。”

    有关于这位远方堂兄的事情,他之前刚从彭桥村回来的时候,便听二娘说过,没想到对方这么早就到了。

    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秦月生直接便带着几名护院离开了秦府。

    目前购买丹丸的资金尚未筹够,秦月生可用的全能精粹真是寥寥无几,一天光药材吃下来,也不过才几十点而已,让他完全提不起兴致再去吃那些口感极差的玩意。

    于是乎寻找打造荡魂铃的材料便成为了秦月生目前最要紧的事情之一。

    有一段日子没见过杜贝伦兄弟了,秦月生今儿便打算去南烟宝斋逛逛,一来扫扫货,淘个宝,二来看看杜潭康那边有没有雷击木的货源。

    南烟宝斋在杜潭康的经营下,生意做得真的是蒸蒸日上,开业那天的小事故并没有影响到南烟宝斋的发展。

    当马车停在店门外时,秦月生便独自走了进去。

    一眼望去,基本上店内的男男女女全都在摇扇。

    这并不是装x,也不是骚包,而是最近青阳城的天气真的是越来越热了,也不见天上有多大的太阳,反正走在大街上就是燥热难耐,你不拿把扇子摇摇,真就要闷成烤乳猪了。

    好在秦月生佩戴着雪寒晶制成的吊坠,浑身清凉无比,不然行为真就与这些人无异了。

    “公子,你需要什么?”一位穿着清凉的少女立马就走了过来。

    “我找杜潭康,他人在吗?”秦月生问道。

    “大掌柜他人在二楼,我带公子你上去吧。”

    “不用不用,你去忙你的,我自己上去就行。”

    看着秦月生的背影大步走上二楼,少女忍不住眼神微微痴迷的自语道:“这是哪家的公子呀,竟生的如此俊俏,身上还那么凉快。”

    ……

    “杜潭康,近来青阳城不太安生,这条黄巾你可得收下啊,我好不容易才从聂道长那里求来的,佩戴以后可以驱邪聚福保平安。”

    “一条黄条子,就这?有用吗,我劝你啊,还不如在我这买上一尊来自于少林寺的开光佛像,放在家中每日上香祈福,绝对更保平安,怎么样?要不要来一尊,看大家都是打小玩到大的关系,我就亏亏本,卖你五百两银子如何。”

    秦月生站在旁边看着这对男女。

    男的自然是杜潭康,而女的则是一位挺高翘的女人,看着应该二十出头了,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英姿飒爽的,看着明显和大部分女子有着极大的不同气质。

    秦月生拿起一个青花瓷瓶在手中把玩,都不需要他出声招呼,杜潭康很快就发现到了他的存在。

    “哎呦!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这段日子怎么都没有出来跟我们一起喝酒呢?”绕开高翘女人的身边,杜潭康直接走到秦月生面前,对着他肩膀来了一拳。

    “最近家里出了点小事,没什么外出的兴趣。”

    这时那个女人走了过来,大大咧咧的说道:“小月生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都变这么俊了。”

    说完,还不忘捏了捏秦月生的脸。

    秦月生连忙将其手推开,瞬间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谁。

    苏家大姐,苏巧巧,一个小时候经常带着自己到处玩的大姐头,性格相当汉子。

    “诶,还真是,你不说我都没发现月生好像变得比以前更英俊了。”杜潭康脸上不禁露出诧异表情。

    记得上次和秦月生见面,好像也才没几天吧。

    秦月生看着苏巧巧手中拿着的那条黄巾,不禁问道:“我刚才听你说这条黄巾有驱邪聚福保平安之功效,是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啦,你们都不知道,自从青阳城发生有多人上街砍人的事情以后,民间便出现了一种风寒病,中病者数日内浑身无力,手脚发软,只能躺在床上靠流食续命,大夫们给开得药方根本就不管用,到最后西边城区足有两三百人同时卧病在床,半座青阳城的大夫都对此束手无策,

    最后还是来了一位游历到此的道长以符为引,浸泡黄酒当中让那些病患服下,这才治好了那些人,这黄巾就是那位道长所做,一天只给出十条,相当珍贵。”

    秦月生诧异:“还有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

    杜潭康点点头:“附议。”

    苏巧巧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你们两个大少爷天天不是白日待在府里就是夜里纸醉金迷,这种事情还能让你们知道了?”

    “给我看看。”秦月生伸手从苏巧巧手中接过黄巾。

    抚摸起来,这实际上就是一条再普通不过了的黄布条,看着有点像是从劣等黄匹上面裁下来的,秦家就连丫鬟家丁穿的衣服布料都要比这条黄巾质地好。

    “就这?还驱邪聚福保平安?”秦月生心里不禁泛起了深深的疑惑。

    “你要是喜欢你就拿去好了小月生,本来是要给这个呆子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苏巧巧淡然说道,但明眼人都能够看出她脸上的不爽。

    显然是杜潭康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收下她送的东西,让她感到生气了。

    女人啊,就是这么麻烦。

    苏巧巧对杜潭康有情愫,这件事情秦月生早在一两年前就知道了,当时的杜潭康对苏巧巧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以童年玩伴的感情对待,一两年以后的现在再来看,事情似乎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谢谢巧巧姐。”秦月生笑道。

    “你今儿来找我是有事吗?要买东西?”杜潭康问道。

    “嗯,需要雷击木,你能搞得到吗?”

    “雷击木……”杜潭康犹豫的挠起了头。

    身为一名宝斋掌柜,客人问你某样宝贝能不能搞得到,而你却说不能,这无疑是一件非常掉面子的事情。

    但仅限于不触碰禁线的宝贝。

    “我这里是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跟我的几个进货兄弟问问,你也可以去自己家开的宝斋里看看啊。”

    “都问过了,没有”

    “那行吧,我尽快帮你问问,但要是真找不到,我也没办法了。”

    “行。”

    苏巧巧猛地一把搭住秦月生的肩膀,就像是好兄弟似的把他往楼梯那边带去。

    “小月生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没事了?姐姐有点忙,就只送你到这了,你回去的路上记得要小心走路啊,别摔了,不然让岚音知道你磕磕碰碰,她肯定要心疼的。”

    看着苏巧巧那一脸威胁的笑容以及有力的手掌,秦月生瞬间明白,便很配合的做出了一名僚机应有的反应。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

    看着这二人的表演,杜潭康无奈的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虽然他对苏巧巧没有感情,但却并不妨碍他到时候娶对方过门,身为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有时候联姻才是最重要的,有没有感情反而是次要。

    相敬如宾这四个字就是最好的体现,夫妻双方真若是互相喜爱的紧,亲昵都来不及了,又怎么忍得住相敬如宾。

    离开南烟宝斋,看了眼手中苏巧巧送的黄巾。

    “黄巾,道士,符酒治病,会是异客吗?这个也得让徐长去调查调查,以免出现问题。”将黄巾塞入怀中,秦月生随即便返回了秦府。

    他本打算去书房写封信,让下人送去给利来典当铺的徐长。

    但没想到刚走进门,便碰到了段红锦。

    “月生,你回来啦,走,陪我去迎客堂。”段红锦挥了挥手,示意秦月生过去。

    “二娘,去迎客堂做什么啊。”

    “你远方堂兄不是从南方来了嘛,会在我们府上暂住几日,我带你去和他见见面,你们都是年轻人,结识结识。”

    跟着段红锦来到迎客堂,秦月生便见秦枫正与一名估计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少年在交流。

    不过奇怪的是,这个少年脸色看起来有些疲倦,下眼皮处有着浓浓的黑眼圈,就跟几天几夜没合过眼似的,还给人一种失魂落魄的印象。

    “月生来啦,这是你的堂兄秦还,认识一下。”秦枫介绍道。

    “堂兄好,我是秦月生。”秦月生主动打了声招呼。

    秦还礼貌的笑了笑,站起身来:“月生堂弟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啊。”

    “堂兄,你这眼睛是?”

    “哈哈,这一路上秉灯夜烛,看书看的。”

    秦月生佩服的抱了抱拳:“厉害厉害,堂兄的刻苦劲真乃我辈楷模,不过堂兄还是不要太过劳累了,毕竟身体要紧。”

    “月生堂弟所言极是,我知道了。”秦还点点头。

    不过看他的神态,还是有些失魂落魄的,非常没精神。

    秦枫道:“月生啊,秦还他会在青阳城里住上三日,你有空就带着他外出散散心,看这一路上都把孩子给累成什么样了。”

    “好的爹,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秦还恍惚间有些失神,眼前不禁又浮现出了那道让他魂牵梦绕的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