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78】入了迷障
    “小楚!”

    秦还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秦月生一愣:“堂兄,你说什么?”

    秦还顿时眼前一清,看到秦月生正疑惑的盯着自己,秦还尴尬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秦月生却是纳闷了,怎么感觉自己的这个堂兄有点奇怪呢?

    小楚?谁是小楚?累迷糊了吧这是。

    “走吧堂兄,我先带你去客房休息休息,晚上到时候我们去外面吃一顿,放松放松心情。”

    秦还跟在秦月生身后离开了迎客堂,段红锦低声问道:“老爷,秦还的精神看起来好像不太好啊。”

    “年轻人嘛,一直在寒窗苦读,难免寂寞,正常正常。”秦枫以着一个过来人的语气淡然说道。

    跟在秦月生身后在秦府院里不断走动,秦还完全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而是心神都陷入到了自己的回忆当中。

    那晚的春宵一刻他是不太记得过程了,但其中的辗转反侧、前后互换、上下交叉等销魂感受他却是深深铭刻在了骨子里。

    让人难以忘却,回味无穷。

    然而当第二天早上醒来,秦还却发现到自己竟然衣衫不整的睡在荒郊野外,四周杂草丛生。

    哪有什么破败佛寺,哪有什么窈窕美人。

    有的只是一处半边坍塌的无名坟包以及一具暴露在外的白骨。

    秦还便知自己昨晚应该是遇见了鬼怪志异中提到的‘鬼迷障’,孤魂野鬼在路边设下圈套,等待着路过行人上门送死。

    虽说如此,但秦还却一点后怕的情绪都没有,恰恰相反,他反而觉得心里头空空的,莫名有些失落。

    那晚的美人,那晚的洞房花烛、春宵一夜,就像是水中花镜中月,有如美梦泡影,一碰就碎。

    “堂兄,就这了,房间里面都已经提前给你打扫干净,直接就可以睡觉。”秦月生推开一扇厢房大门说道。

    “多谢。”秦还走进厢房。

    “堂兄好好休息,我就不进去了,晚上再来接你外出潇洒。”秦月生笑道。

    秦还疲惫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秦月生在说些什么。

    看他的样子精神真的很差,秦月生便不再多言,告辞一声便离开了。

    缓缓关上门,秦还坐到屋内桌边,小心翼翼的将竹笈给放到了桌上,就见他把笈内书籍全部取出摆放到旁边,顿时就露出了笈底的东西。

    此刻若是有人站在旁边看到,定会无比震惊,因为在竹笈之内,竟然是一堆黄土白骨。

    秦还伸手拿出头骨,眼神异常迷恋的抚摸着骨头自问道:“小楚……是你吗?”

    ……

    写了封信让下人送去给徐长,秦月生刚打算抽空休息一会,便听春风走到房门外,轻轻说道:“少爷,府外有位姐姐说要找你。”

    “谁啊。”

    “她说她叫黄薇。”

    “她怎么来了?”秦月生纳闷,他之前给黄薇订的日子可是十多天,这人现在来找自己做什么。

    虽然疑惑,但见还是要见的,秦月生便让春风去把黄薇带到偏堂,自己先行过去等候。

    在偏堂里屁股都还没有坐热,背着竹笈的黄薇便从门外走了进来。

    只见她满脸憔悴,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的颓废气息,头发乱糟糟的,似乎很久没洗了。

    而衣服,嗯……还是秦月生上次见到她时的那一套。

    “你,你这是?”秦月生不可思议的问道。

    “写完了。”黄薇一双‘死鱼眼’极其无神的看着秦月生。

    “十二万字?”

    “准确的说是五万字,我怕与你的想法有偏差,就先送过来给你看看,万一不对,也好提前修改。”黄薇将竹笈放到地上,掀开遮尘布和竹板,“你看一下吧,都在这了。”

    笈中满满当当的装着一大堆纸张,分量看起来非常足。

    秦月生拿起几张,快速浏览起来。

    一张又一张,大约看了三万多字,秦月生这才停下了翻页的动作。

    自己果然没有看错黄薇,她的文笔和叙述能力相当不错,通篇下来剧情流畅,爽点片段描写的也很有分寸。

    多一点就过了,少一点又不够,处于一个刚刚好的程度。

    秦月生不禁又回想起了自己曾经追读马铃薯成名作的日子。

    “不错,这样写可以。”秦月生满意的说道。

    黄薇松了口气:“那这里给你,我回去继续写了。”

    言罢,她直接就转身离开,异常干脆利索。

    “五万字,足够我先发行出去筹齐资金了。”

    关于这本要用来筹钱的小说,秦月生是打算以期刊的形式发售的,1000字为一刊,每本售价去除掉成本费以后,只赚五文钱。

    看似一个人赚五文钱很少,但只要能让看过的人都愿意继续追下去,那么这个盈利额就会越来越大了。

    至于能大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有多少人会买了。

    这点秦月生倒是不担心,自己有秦家做后盾,苏家、杜家、卢家的少爷小姐都是自己的同盟,荀生那边还欠了自己一个救命人情。

    这么多的关系,都能顶青阳城影响力的半边天了,到时候让他们广告都帮忙打一打,只要小说好看,还怕卖不出去?

    眼下之急,是得多买下几间印刷坊,再让人制作宣传单和海报。

    秦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在印刷这个行业里,却没有什么涉及,毕竟书店在当今世道着实不是什么太赚钱的行业。

    但从今天开始,我秦月生有个梦想,那就是以后青阳城,乃至于扬州府甚至整个江南。

    但凡认字的人每天都会跑到各大书店去跟柜员询问:“今天《武动苍穹》更新了吗?”

    这个梦想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钱,买丹丸的钱。

    找来秦管家,秦月生便将自己的要求告诉了他。

    首先是印刷坊,先买三间印刷个十刊试试水。

    再来是宣传单和海报,必须找来青阳城里画技最厉害的画师和书法大家,让他们为《武动苍穹》题字,画人相。

    等这些都搞定,小说就可以对外开卖了。

    记下秦月生的交待,秦政认真的说道:“少爷,这些我会尽快为你办妥的,老爷那边需要交待一下吗?”

    “现在先不用吧,到时候再说,我给我爹一个惊喜。”秦月生道。

    “我知道了,那我先去忙了。”

    ……

    夜晚。

    按秦枫的要求,秦月生得负责招待自己的那位远房堂兄,在日落以后,他便来到秦还居住的屋外,敲门打起了招呼。

    “堂兄,你醒了吗?我们该外出吃饭了。”

    没一会,房门缓缓打开,秦还从屋内走了出来。

    “月生堂弟,不好意思啊,我身体有些抱恙,就不去了。”秦还歉意的说道。

    “生病了?那我去给你找个大夫过来看看吧,顺便让下人给你送饭菜过来。”

    “大夫就不必了,我这一路上经常这样,多休息休息就好。”

    “喔,那行,那我就直接让下人给你把饭送过来了,不然你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那就多谢月生堂弟了。”

    秦还不想外出,倒还省了秦月生不少工夫,派人让厨房那边给秦还送饭菜过来,秦月生便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

    烛火摇晃。

    一滴滴融化的红蜡从烛线处笔直流下,在灯托上凝固成了新的蜡块。

    秦还侧身单手托腮靠在桌边,双眼痴迷的看着桌上那颗颅骨。

    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茶杯里的茶水也已经没了温度。

    秦还就以着这么一个姿势保持了半个时辰,当真是茶不思饭不想,入了魔障。

    “小楚,小楚……”秦还自言自语道。

    突然间,烛火猛地摇曳起来,照映的整个房间倒影纷乱,火光连连。

    一双白皙的小手缓缓从秦还脑后伸出,轻轻遮住了他的双眼。

    “猜猜我是谁呀。”

    秦还顿时整个人浑身一颤,颤栗不已的按住了这双手。

    “小楚,是我的小楚。”

    “公子,你今日念到我的名字可是不下五百遍了,就不会厌吗?”

    秦还激动的起身,一把将宁楚双手放到自己胸口:“怎么会厌,一日见不到你,我的心都快死了,不信你摸摸。”

    “我信,我信。”宁楚将秦还按在椅子上,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饭菜:“但是公子你也不能不吃东西啊,你看你都瘦了,

    来,我喂你。”

    “我,我想你。”秦还一把抓住宁楚的手腕:“你以为会一直都待在我的身边吗?”

    宁楚笑着坐到了秦还腿上,身上轻纱豁然脱落。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声低吟出墙来。

    ……

    秦月生最近发现到自己这个堂兄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这人饭也是吃,也没见他做什么苦力,身体却偏偏瘦的比谁都在。

    在秦府里住了不到一天半,秦月生就发现他整个人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一大圈,有些本就没有肉的地方,比如手肘、脖子,都瘦成皮包骨了。

    这让秦月生感到非常奇怪,而更为令他诧异的是,当靠近秦还的时候,辟邪蟾蜍背上的琉璃盘竟然会出现轻微涨幅,这就说明此人身上存在着一定的戾气。

    人身上为什么会存在着只有鬼祟妖异才有的戾气?

    这点不禁让秦月生特别在意,秦府是他家,他不可能坐视一位身上隐藏着端倪的人生活在自己家里。

    于是乎这天晚上,当夜深人静,秦月生便偷偷摸摸的来到了秦还屋外,打算看看这家伙晚上头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用手指捅破窗户纸,秦月生便趴在墙边窥视了起来。

    只见屋内秦还一个人坐在桌边,小心翼翼的从竹笈里捧出一颗头颅,看的秦月生顿时一惊。

    这什么情况?

    “小楚,你快出来呀。”秦还抚摸着头骨,用极其宠溺的语调说道。

    他一个人对着一颗头骨自言自语,看的秦月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自己这远房堂兄,莫非是个疯子?

    为了搞清楚情况,秦月生一动不动,继续观察下去。

    就见秦还忍不住对着头骨又亲又摸,那神态,那举止,愣是像个变态。

    秦月生曾以为恋尸癖就已经够恶心的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是恋骨癖。

    正当他觉得辣眼睛,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屋中突然出现了异变。

    就见一道倩影突如其来的出现,她长发飘飘,一身白纱裙再搭配上曼妙窈窕的身姿仿若仙女下凡。

    但当她侧脸暴露在秦月生眼中时,却是看的秦月生忍不住眼皮直跳,眼角处的皮肉直发抖。

    双眼倒垂,面色惨白,一条数尺长舌伸出口中翻卷拌动,一看便知鬼祟无异。

    “公子。”

    “小楚。”看到女子的出现,秦还脸上立马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连忙伸手环抱住她的腰肢,想将其搂入怀中。

    二人似乎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在秦月生眼中,他们俩互相对望几眼,很快就干柴烈火的缠绵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