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104】清场
    咻!

    镇邪刀携带着刀气连柄没入尸蛇脑内,瞬间就夺走了他的性命。

    “还想跑。”秦月生走过去将镇邪刀取出,随意内力一震,便将上面黏着的各种液体全给清除了个干干净净。

    “想不到寒山寺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了异客的老巢,官府那边还都一直没有发现到。”秦月生分解掉尸蛇的身体,依旧只得到了一堆无用的身体部件。

    “运气有点差啊。”秦月生暗道,随即拿出灵狐心眼,继续寻找起了其余黑气的所在位置。

    ……

    久久未等到尸蛇回归,尸鹰和尸熊不免有些忐忑忧虑了起来。

    “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怎么可能,除了人族那边的内力境武者,还有什么人能是尸蛇的对手,况且青阳城这种小地方,除了那个七星监的官员,哪里还有内力境武者。”

    “万一是那个七星监的官员找上门来了呢?”

    “不,不应该吧,五灾那边不是一直都在暗中给青阳城布置麻烦、拖延时间吗,那个七星监官员怎么会有工夫找到我们这里来。”

    “为防万一,还是出去看看。”

    “那这三尸阵?”

    “找三个弟子进来帮我们暂时坐镇,只要我们早点回来接替,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也好。”

    言罢,两道身影便起身走出了这个藏身之处。

    ……

    “哎呀~非礼啊,有人非礼啊!”

    “你这个人,怎,怎如此这般无礼,真,真是岂有此理。”

    一对看起来都挺年轻的小夫妻站在路面上或俱或怒的盯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秦月生。

    就在刚刚,秦月生在经过这名女子身边时,突然用镇邪刀调戏般的在女子臀部上轻轻拍了一下,整个过程都被女子同行的相公看在了眼里。

    但这家伙应该是个读书人,即使娘子被人轻薄,也不敢上来给秦月生一拳,而是一脸气愤的抨击道。

    秦月生冷笑一声,平淡风轻的又用刀往那女子臀部上拍打了一次。

    “无礼怎么了?我这人就喜欢无礼,你再不带着这个小美人离开寒山寺,晚了等我色心大发,到时候绝对往你这头上戴顶王八帽。”

    “你!”男子怒道,不过看秦月生手中有刀,似乎还是习武之人,他便硬是忍下了这口气,愤甩衣袖,转身便拉着那位小娘子快速跑出了寒山寺。

    见二人离开,秦月生欣慰的笑道:“佛家总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今日这救人的功德可大了。”

    寒山寺内异客众多,秦月生寻思着到时候与他们交起手来难免伤人,便想了个主意要将这寺里的香客全都给赶走。

    但这人啊,你好言相劝他是听不进去的,碰了几次壁下来,秦月生只得牺牲掉自己的形象,而去采取一些特殊手段。

    见到女人,就上前去假装纨绔子弟要调戏非礼。

    见到男人,就上前去故意找茬将对方轻揍一顿。

    双管齐下,效果倒是不错,就这么一会,他已经成功赶走了十多个香客了。

    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路过一处也不知道供奉着什么佛陀菩萨的偏殿。

    秦月生便见一名老妇人正站在殿外的香炉旁边上香。

    他立马走了过去,以刀准备拍对方的……算了,还是拍肩膀好了。

    “老婆婆,怎么一个人来上香啊。”秦月生故作一脸恶相问道。

    啪!啪!啪!

    镇邪刀在老妇人肩膀上拍的略响。

    “你,你要做什么。”老妇人一脸怪异的说道。

    “嘿嘿嘿,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说我要做什么,现在赶紧给我离开寒山寺,不然有你好看的。”

    “这……”老妇人突然有些犹豫。

    “没听到啊?还不给我走,小心我打劫你啊。”

    “你长得好像人家的梦中情人喔,人家还想要再被你打一下。”

    “嘶!”秦月生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惊了!

    “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都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这么为老不尊,没个正经,不知羞耻!赶紧给我滚出寒山寺。”

    “小伙子,我可以给钱……”

    “滚!”秦月生抽刀。

    见到对方竟然都动刀了,老妇人顿时就吓得掉头就跑,屁颠屁颠的跑出了寒山寺大门。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秦月生摇了摇头。

    ……

    尸鹰尸熊从藏身之处走出以后,立马就朝着罗汉殿方向跑去,既然尸蛇外出是去查看他的内丹了,那会去的地方只能是存放着内丹的罗汉殿。

    但是当来到罗汉殿时,他们却未看到尸蛇的踪影,只能发现到殿内那些非常明显的打斗痕迹。

    “看来尸蛇和别人在这里交手了。”尸鹰说道。

    “人族那边的外锻武者根本不可能是尸蛇的对手,难道这次来的真是青阳城里那位七星监官员?”尸熊一脸严肃。

    “看看再说,不过我们也无需担心,就算真是那个家伙,以我们三人之力,也足以将其斩杀此地。”尸鹰摘下自己戴在头上的斗笠,顿时就露出了一颗长有褐色羽毛的鹰头。

    只见他双眼忽然亮起一团蓝色,顿时在他眼中,地面上便出现了很多零碎的脚印,其中以两种不同的脚印最为明显。

    “这是那个人的,这是尸蛇的,咦!尸蛇的脚印竟然到这里就没了,他直接被那个人给打出了真身。”尸鹰异常惊讶。

    青阳城里的那个官员,情报他多少知道一些,是个铁蟾。

    但就算是铁蟾官员,也不可能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将尸蛇给打成这么惨吧。

    尸鹰继续往尸蛇的逃跑路线看去,便见对方的逃跑路线,竟然到大殿外就没了,戛然而止。

    这岂不是说明,尸蛇已经死了?

    “连尸体都不见了。”尸鹰脸色沉重。

    “怎么样?找得到尸蛇去了哪里吗。”尸熊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尸蛇应该已经死了。”

    “什么?”尸熊一惊。

    尸蛇的实力他可清楚,怎么可能会随便被人给杀死。

    “走,有条脚印从这边离开了,我们追上去。”尸鹰看着秦月生离开的路径,立马就走了过去,尸熊紧随其后。

    ……

    好不容易将寒山寺内的香客们给赶走,但很快秦月生的这种搞事行为就被寺内的大和尚小沙弥们给发现了。

    他们联合将秦月生给围了起来,怒视道:“这位施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赶走来我寒山寺上香拜佛的香客?”

    秦月生淡然道:“你这地方有问题,非常危险,我劝你们最好也赶紧离开,以免遭惹杀身之祸。”

    “胡言乱语,各位师兄,我们一起将他赶出寒山寺,以免让他继续在此扰乱佛门清静。”一名大和尚拿出禅棍喝道。

    顿时所有和尚纷纷拿出自己的禅棍,打算将秦月生逼出寒山寺。

    老实说秦月生并不想与这些无关人员动手,毕竟他们是无辜的,但寒山寺内部如此戾气冲天,他身为七星监成员,又是青阳城人士,今日必须要为家乡将此地怪异荡清干净。

    还青阳城一个平平安安,再无威胁。

    面对众和尚携棍而来,秦月生动了,刀未出鞘,只以刀鞘为武器。

    砰!砰!砰!

    在秦月生以鞘当棍的敲砸之下,一个个和尚相继倒地,昏迷不醒了过去。

    “好好睡一觉吧,我来帮你们清理寺内邪物。”当最后一个僧人倒地,秦月生淡然说道。

    “好大的口气!”

    秦月生话音刚落,忽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秦月生扭头望去,便见一名老僧正缓缓走来。

    此人倒是长得眉慈目善,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施主来者不善,也不怕把性命留在此地。”

    秦月生眼神一凛,连忙拿出灵狐心眼放到眼前,就见在这个高僧头部,竟然有一个牛头的虚影。

    “你也是异客。”秦月生瞬间拔刀而出,选择先下手为强。

    数尺刀气笔直砍出,朝着老僧头部斩下。

    “哞!哞!”

    老僧牛叫一声,便见一串肉眼可见的橙黄色音波从他口中涌出,竟形成一股气浪强行遏制住了秦月生的前进动势。

    咔咔咔咔咔!

    为了稳定住自己的身体,不被吹飞出去,秦月生双腿有如钢锥般扎入地面的青石板当中,硬是活生生的踩出了两个大坑。

    但老僧口中的音浪却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后劲盖前劲,让秦月生依旧很难完全稳定住自己的身形。

    突然间,秦月生脑海当中灵光一现,张嘴便发出了荡魂吼。

    “吼!!!”

    怒吼天尊重现,荡魂吼的音浪瞬间就与老僧的音浪碰撞在了一起,虽然对方的吼声很强,但秦月生这边却是也弱不到哪里去。

    轰轰轰!

    两股音浪相交接的地方,地面纷纷开裂崩坏,大量的碎石子在音波之中硬生生被碾碎成了粉末。

    若是有人身处于其中,可想下场之凄惨。

    “嗯?”尸牛诧异。

    如尸蛇会喷涂毒雾,尸鹰能够看到别人的脚印,这些都是先天的天赋。

    而他的音波就是他的天赋。

    像人族有武学、心法等等手段,他们鬼族的实力手段就是本能天赋。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像秦月生这样能够在音波方面与自己相抗衡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