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121】云梦涧
    “啊!”

    突然间被人断了一臂,如此突然,此人立马鬼哭狼嚎的痛呼了起来。

    看的四周山贼们无不纷纷背后一凉。

    自己今天该不会是遇到了一个虐人狂魔了吧。

    “我要听实话。”秦月生冷声说道。

    如果此人交待红刀寨与我来也有过接触,秦月生还会相信他所言,但百姓坊都说了我来也与红刀寨有过密切来往,他还这么满口谎言欺骗自己,秦月生就不能忍了。

    相比较于这些山寨,秦月生还是比较相信徐长给自己推荐的百姓坊。

    “还有没有新的想要补充的?”秦月生持刀对着此人问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

    秦月生用刀背将其拍晕过去,随即对着另外一位红刀寨当家询问:“现在你们红刀寨现在已经死了一位当家,只要我再把这个给杀了,以后红刀寨就全由你来做主,如果你不说,我保你跟那个老头一样,见不到今晚的月亮,怎么样,有没有考虑好。”

    “我,我……”最后一位当家异常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在担心些什么?怕我来也?”

    秦月生笑吟吟道:“不要担心,只要你跟我说出我来也的下落,我去把他给解决掉,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秦月生突然变脸:“但你现在要是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话了,你可要好好想清楚这里面的好坏。”

    在秦月生的镇邪刀抵住脖子,寒刃贴着自己的脖子散发出凉凉冰意,这个山贼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下一句说出让秦月生感到不满意的回答,他立马就会手起刀落,斩下自己的脖子。

    犹豫再三,此人终于脱口说道:“云梦涧,我来也就居住在那个里面。”

    “他为什么会与你们红刀寨有交集?原因是什么?”秦月生再问道。

    “物资,是物资,他经常会到我们山寨里来买油烟,以及让我们帮他去青阳城代买一些食物。”

    秦月生纳了闷:“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为什么你们山寨要帮他做,把他直接抓了去见官不是更好,赚到的钱也多。”

    此人默默的擦了一把额前的冷汗:“那我来也出手极其阔绰,一袋五斤的米他直接花一百两购买,更甚至还拿出过黄金让我们帮他去购买美酒,每次都能让我们山寨小赚一笔,长此以往下来,收益却是要比官府的悬赏金多上不少。”

    秦月生:“你这些所言,句句属实?”

    “属实,绝对属实,少侠我命都在你的手上了,我可不敢骗你啊。”

    秦月生点点头:“信你一次。”

    直接伸手就将这个人给打晕了。

    出门在外,哪能单信一人之言,秦月生随即就将刚刚被自己斩断了手臂的红刀寨当家给唤醒了过来,为了防止他因为大出血而起,秦月生还特意用内力帮他止住了伤口的血液溢出。

    看着此人缓缓醒来的呆滞眼神,秦月生直接给了他一个巴掌说道:“清醒点,你的兄弟刚刚已经把关于我来也的情况都告诉我了,现在我再跟你核实一次,若你们两个人的说法对上了,我今天便放过这里所有的人,若是你的说辞和他不同,那么今天,此地每个人都得死。”

    秦月生这话说的斩钉截铁,顿时听得周边山贼们心里一颤,纷纷出声劝道:“吴当家的,你就跟这位少侠说实话吧,别再狡辩了。”

    “吴当家的,你就实话实说吧,替那我来也隐瞒没有任何好处啊,性命攸关,就算是亲兄弟、亲老子该抛弃都得抛弃啊。”

    在众人的声音之下,此人终于咬咬牙,将自己知道的情报给说了出来。

    “我来也,他人在云梦涧。”

    听到这个熟悉的地名,周围山贼们顿时忍不住松了口气。

    这厮没有骗人,自己的性命终于是保住了,谢天谢地。

    “云梦涧。”秦月生随即抓起那个被自己打昏过去的红刀寨当家,提着他便大步冲到内院墙边,一脚就跃过了高达一丈的石墙,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呼……”

    非常默契的,所有人同时都不禁松了口气,却是在为自己从秦月生这个家伙的刀下逃脱而感到庆幸。

    所谓的劫后余生、大难不死,不过也就如此了吧。

    “走吧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没想到红刀老爷的寿宴喜宴竟然会变成丧宴,真是令人唏嘘。”

    “大婚之日亦是大难临头之日,红刀老爷这次的运势是真的背啊。”

    一群山贼议论纷纷,便朝着内院大门走去。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秦月生那种高超轻功的,大部分山贼连外锻武者都不是,想要离开这内院,却是只能从唯一的出入口离开。

    但这扇内门的门栓都被秦月生拍的嵌入了门板当中,再加上这扇内门巨厚无比,想要将其破开,却是得花费上一番工夫和力气。

    便见一群山贼层层围在内门旁边,显得极其拥挤。

    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就凉。

    原本红刀寨在这十里八地可以算是一方巨头的存在。

    但如今大当家已死,二当家被秦月生带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仅剩的一个三当家被断了一臂,以后实力大减是必然结局。

    这样的红刀寨,自是已经走到了尽头,从今以后不仅再没有巨头地位,说不定反倒要受到不少山寨的暗中针对、嘲讽。

    没有一位宾客在此刻去靠近三当家吴帅的身边,给予他安慰。

    隐隐间,吴帅似乎还听到了不少夹杂于抱怨当中的嘲笑。

    “红刀寨,这次算是完喽……”

    “他们平日里也算是够威风的了,红刀老爷过个破大寿,一句话下来老子也得屁颠屁颠的准备好东西赶过来给他祝寿,还得看他新娶一房美妾,呸,什么玩意,死得活该。”

    在各种声音当中,吴帅恨的暗暗咬牙,但他知道自己眼下伤势严重,又势单薄弱,一旦出手,绝对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到时候不仅出不了气,反而还有可能被人杀之。

    眼下的情况,没有人打算对自己动手,就已经算是最好的消息了。

    吴帅缓缓起身,走到死去多时的阮灵洪身旁跪下。

    “大当家的,当年我这条命是被你救下的,我发誓,今生今世,我一定竭尽所能替你报仇。”

    吴帅暗暗说道,但说完心中就浮现出了一股无力感。

    他亲眼见过秦月生的实力,很清楚也很明白自己与秦月生之间存在着多大的差距。

    报仇?

    机会简直渺茫。

    就在这时,吴帅突然瞄到了阮灵洪的左手,只见他的左手食指上,正佩戴着一枚黑色的戒指。

    这枚戒指宛若拥有着某种迷人的魅力,让吴帅不由自主的就伸手将戒指从阮灵洪手上摘了下来,然后借助着嘴巴的帮助,吴帅将戒指给戴在了自己手上。

    整个过程当中,吴帅的表情都是非常迷离的,就像是陷入到了某种魔障当中一般,无法自拔。

    当黑色戒指戴在了吴帅手指上的瞬间,他整个顿时浑身一震,双眼中变得漆黑无比。

    “帮我杀人,作为代价,我会给你想要的力量。”

    一个极其蛊惑的声音在吴帅耳边响起,

    就像是一个非男非女的人在吴帅耳边做着低语。

    吴帅根本就没有思考的余地,他只感觉自己体内突然涌现出一股全新的力量,这股力量无比强大,同时又无比的狂暴。

    吴帅脑海当中充斥着疯狂的嗜血之意,他缓缓起身,转头看着不远处那群打算离开内院的山贼。

    此时此刻,吴帅脑海当中只充斥着一个念头。

    杀人,杀光眼前看到的所有人。

    一个不留!

    低吼一声,吴帅立马就冲了出去。

    半柱香后。

    内院里一地残肢断臂,血流成河。

    一眼望去,只有一个人还站立于原地。

    正是吴帅。

    “云梦涧,我要去云梦涧报仇!”吴帅丢掉手中拿着的手臂,直接朝着内门一头撞了过去。

    轰!

    当尘埃散尽,吴帅的身影已经消失了,而那扇内门上,则多出了一个人型大洞。

    ……

    秦月生提着红刀寨二当家在密林当中飞奔,他就像是一只灵活的大鸟,不停的在各个树梢上跳跃。

    变为二流武学后的灵燕身法,相比较于之前,却是更加灵活快速。

    找到一处适合落脚的地方,秦月生将此人给放了下来,随即开始对他扇巴掌,活生生的将这个二当家给打醒了过来。

    “喂,云梦涧位置在哪里,你给我带路。”秦月生喝道。

    “这里是……”赵鼎茫然的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把你从红刀寨里带出来了,只要你带我去云梦涧,我就放你回去。”秦月生淡淡说道。

    赵鼎一脸怀疑的看着秦月生,却是猜不准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秦月生:“你叫什么。”

    “赵鼎。”

    “起来吧,给我带路,反正你现在如果赖在这里不走,也会被我打死。”

    赵鼎:“……”

    妈嘞,今天真是碰到了一个狠人。

    这让我怎么整,完全顶不住啊。

    没有办法,赵鼎为了活命,只能选择答应秦月生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