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恐怖悍刀行 > 正文 【0123】天星之下的露天矿场
    除了这三个男人以外,此处还关有十多名矿工。

    基本上每个人都是没有什么人样了,若是没有秦月生来拯救他们,估计不出半个月,这些人就得活活累死在这地底之下,连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矿洞距离地面足有两丈多高,没有对应工具,普通人根本就爬不上去,而平日里,在外面还有专门的监工负责监督,可以说这些矿工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成功逃生的。

    但随着秦月生的到来,监工已经被他给打死,守卫一无,此地自然是空门大开。

    一一将矿工们从矿洞地下带上来,这些重见天日的可怜人纷纷忍不住激动的流下了眼泪。

    本来他们都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要永远留在地底下了,没想到还能有再看到太阳的一天。

    “多谢恩公。”

    “多谢恩公。”

    秦月生摆了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目前你们还不能算得上是完全危险,毕竟我们这会还在陨星山当中。”

    “恩公不打算离开吗?”一名矿工问道。

    秦月生笑了笑:“我得找到刘知章才能离开,刘知章开采的那处金矿主脉在哪,你们谁知道。”

    一群矿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们都只是普通百姓,能知道刘贤的私生子刘知章在暗中带人开采金矿已经算是极限了。

    就在秦月生打算让他们待在这里,自己再去附近找找的时候,一名矿工突然说道:“我有次站在矿道里撒尿的时候,有听到离开之前的刘知章说过什么天星之地,调来更多的人之类的话。”

    “天星之地?”秦月生眉头一挑。

    陨星山之所以会被称之为陨星山,就是因为曾经有一颗天外流星坠落于此,而那颗流星都被百姓们称之为天星,这倒是一个极具价值的线索。

    “这里的守卫已经被我斩杀,暂时应该是安全的,你们就先在此地待着,等我回来后再来带你们离开。”秦月生做出交待,随即就离开了此地。

    十多名矿工得到了久违的自由,不需要再待在那暗无天日的地下每天不停歇的挖矿,这会自然是纷纷在小屋四周开始了自己对心中那口闷气的宣泄。

    想到自己即将就可以离开陨星山,回到家中,每个人心里都是激动不已。

    不多时后。

    远处密林当中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疑是有人靠近。

    矿工们立马就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期待是不是秦月生回来了。

    但接下来从林中走出的那道身影,他们却非常的陌生,并非秦月生,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

    他只有一条手臂,整个人杀气腾腾,身上衣服还沾满了鲜血。

    一看此人模样,众矿工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跑回木屋当中拿出各种工具,摆出警惕戒备的姿势注视着那缓缓走来的独臂之人。

    瞬间,他动了。

    以着相当快的速度,此人直接冲到了一名矿工身前,单手一把抓住对方脸颊,顿时就用力的捏爆了这名矿工的脸骨。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有的只是专挑死穴、一击致命。

    十几息下来,地上倒满了矿工的尸首。

    有的是喉咙被捏断,有的是胸口处被贯穿了一个血洞。

    有的是脑袋从脖子上扯了下来,有的天灵盖被拍碎。

    死法各异,全都是一击致命。

    吴帅看了看四周,突然自言自语的对着空气问道:“我怎么才能找到他?”

    也没有声音与他回应,吴帅就满意的点了点头,径直往附近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巧的是,秦月生离开的时候,走的正是这个方向。

    ……

    那颗天星的坠落之处,位于陨星山最深处,可以说是原始森林中的原始森林。

    据秦月生所知,很多世外高人、隐居高手就喜欢一个人不声不响的居住在这种地方。

    翻过几座高低起伏的山峦,攀上一座陡峭如锥的怪峰,秦月生站在峰顶眺望远方。

    就见山间云雾缭绕,远处一座座更高的大山伫立在地平线上。

    若放在别的地方,这处风景已经算得上是一绝了。

    但……

    但在那颗即使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够感受到其体积之巨大的圆石前,一切壮观风景都得烟消云散了。

    在这颗圆石面前,旁边的山峰全都矮了不止一头,可见其体积究竟有多大。

    站在远处望去,那颗圆石就像是镶嵌在群山中的一颗绿珍珠,格外显眼。

    “这就是天星。”秦月生震撼的说道。

    天星之地,巨量金矿所在。

    秦月生没有停顿,立马就从山边一跃而下,靠着灵燕身法的滞空能力在落地时稳稳地踩在了一根树梢之上,飞速于密林间朝着天星方向赶去。

    ……

    天下有奇人异士无数,具都掌握着某一行业、偏门的精华本事。

    这些人所为之事也许算不上主流正道,但只要运用的好了,同样能够迸发出不可想象的作用。

    有风水堪舆之人,可寻龙脉,辨宝地。

    有占卜算卦之人,可知以后,测天机。

    有下墓寻陵之人,可开皇陵,盗秘宝。

    刘贤身为扬州府刺史,手下门客上百,全都是奇人异士。

    其中又以‘地师’方玄龄最为特殊,此人擅长寻矿辨脉,曾经为刘贤发现到了很多条铁矿脉、铜矿脉,但都被刘贤给上报朝廷,让朝廷派人过来管理开采,自己却是丝毫不敢插手。

    在大唐,铁矿和盐、黄金,都是严禁私人开采的资源,敢动就是杀头大罪。

    天星落于陨星山中,早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其表面长满了各种植物树木,若再等上个千百年,估计就谁都看不出这东西曾经是一颗天外星辰了。

    在天星脚下,一个露天矿坑异常显眼,数十名光着膀子、拿着皮鞭的壮汉在矿场里到处巡逻,挖矿运矿的苦工但凡有偷懒的迹象,他们立马就会一鞭子狠狠抽中,以示惩罚。

    在矿场的正中央,建立着一座木楼高塔,上塔的道路只有一条,这个建筑既可以让看守者用来监视矿场上所有的苦工,也可以用来休息。

    木塔有两层,此刻一层入口处正站着大量持刀护卫,看他们太阳穴高凸的样子,应该都是高手。

    “少爷,最近的收成是真的不错,金矿石八百斤。”一名八字胡老人笑眯眯的摇着扇子说道。

    而在他眼前,一名青年正惬意的躺在竹椅上摇动,两名妙龄少女正一个给他扇风,一个喂他吃葡萄。

    此人就是刘贤之私生子,刘知章。

    也是青阳城人人惧怕,有人人恨不得噬其骨肉的淫贼‘我来也’。

    “不要总是跟我说好消息,来点坏的。”刘知章慵懒的说道。

    “这三日来,因为按照少爷你的命令,我们减少了苦工的睡觉和吃饭,这些省出来的工夫全让他们放在挖矿上了,虽然因此得到了不少金矿石,但却是累死了二十多个苦工。”

    “这算什么坏消息。”刘知章毫不在意:“这人是不值钱的,死了就去陨星山附近再抓些农户过来充数,瞬间把他们那些有些风韵的妻子和长得还行的女儿也给我一并绑回来。”

    老人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担忧:“少爷,这青阳城毕竟不是扬州府,我们秘密行动,大人也很难把手伸过来帮助我们,这么频繁的掳掠周边农户,会不会太危险了。”

    “怕什么,我们在扬州府又不是没人。”刘知章扭头对着坐在角落里正抱着一个女人亲亲搂搂的男人笑道:“你说是吧,项大人。”

    只见那人,竟是青阳城的城防校尉,项泉。

    “嘿嘿,刘公子尽管去抓人,最近衙门里的人说青阳城来了很多什么异客,从长安那边来的大人们都在追查着他们,无暇理会这些人口丢失的小事,你们只管抓,到时候我全将其推到那些异客头上就是了,保证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听到了吧,这就是靠谱。”刘知章看向那个老人:“这次多去抓点人回来,别搞得跟进货似。”

    没办法,老人只好应道:“我知道了少爷。”

    “近来京中局势有些不稳当,天子已经长达五日没有上朝了,各地大官小官多多少少心里都有些意见,再加上蜀中那边接连爆发了旱灾和蝗灾,粮食严重缺乏,朝廷又没拨款多少粮,少不得要生点变化,你这边给我抓紧开采,这种世道,人得手里有钱才能心里有底气。”

    老人连连点头:“小的明白。”

    屋中一共有九个人。

    除了刘知章、老人、项泉和三名女子以外,还坐着三个默默无言,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过的家伙。

    其中一个是穿着蓝色长袍的青年。

    剩余两个具都是劲装大汉,这二人看起来相貌平平,但实际上可了不得,乃是刘贤专门派给刘知章的贴身护卫。

    两名内力境一重武者。

    这配置不可谓不豪华。

    刘知章对着正在看书的那名中年男人问道:“方先生,你那边都布置好了吗?我们可不能耽误好时候啊。”

    青年抬头:“一百斤黑火药都分配好了,随时可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