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无名古卷 > 第一卷 少年历险篇 第二十章 取名

第一卷 少年历险篇 第二十章 取名

 热门推荐:
    >轰鸣声后,是久久的平静,光点爆发的位置因为光圈的扩散变得模糊了起来,远处的沃尔森只隐约的能看出三个人的身影站在了一起。又过了许久,当光圈扩散到了极点,完全从空气中消散后,三人模糊的身影才越来越清晰起来。巴尔文两眼呆滞的看着胸前突破圣域铠甲,刺入自己身体的圣剑,圣剑直接贯穿了他的前胸和后背。从背后破甲而出的剑刃之上带着一抹明显的红色,鲜血顺着剑刃滑落至剑尖处自上而下慢慢的滴落,落在地面上发出“噗”的一声轻响。

    我。。。。。。我不甘心。。。

    在巴尔文不甘心的眼神中,亚伯拔出了他贯穿对方全身的圣剑,与此同时背后的乌金斯也抽出了嵌入在巴尔文体内的黑色长斧。随着两声轻微的肌肉撕裂声接连响起后,巴尔文的身体随之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眼中的目光已经完全黯淡,再也看不出一丝生命的迹象,一位纵横于兰法大陆,甚至是兰法大陆三大王国中实力最为强劲的圣域强者,就这样无声的陨落了。自此,兰法大陆三大王国的势力之中,处在西北的休斯米中立国势力大为削减。

    “巴尔文竟然死了?我们真的赢了?”看着远处轰然坠地的巴尔文,沃尔森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他甚至兴奋的跑到了巴尔文的身体旁用手反复的推动已经全身僵硬的尸体。

    死中求生,终于获得了成功,沃尔森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重生的感觉。可是当他兴奋的跑向亚伯和乌金斯的方向后,却看到两人也如同巴尔文一样的从半空突然坠落,惊喜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他急忙上前用手去接,却已经晚了。亚伯和乌金斯同时坠落,他只有一双手,到底该去救谁呢?沃尔森的心中满是犹豫,但时间并不允许他有过多的思考,就在他还犹豫不觉的时候,两声轰鸣从他耳中突地想起,他猛然间回过神来,才发现亚伯和乌金斯两人已经如同倒葱栽般插在了地上。

    “这。。。。。。怎么会这样!竟然。。。。。。竟然连你们都死了?”看着眼前两具倒插在地底,纹丝不动的身体,沃尔森的心中突然一沉,他下意识的摸了摸两人的身体,一阵的冰凉,脑中随即闪过一个让他不能接受的念头,失神的自言自语了起来。

    “最后反而是我这个只有大师级程度的人活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三具尸体,沃尔森缓缓的抱起口咬无名古卷的婴儿,不舍的朝着巫山的方向远去,心中不免升起了一股惋惜之意。虽然他和亚伯,乌金斯这两位圣域强者之前并无多大的交情,也只是有过几面之缘而已,但今天他却与这两位圣域强者并肩作战过,对付的人物还是巴尔文这个实力已经达到恐怖程度的圣域强者。即便之前不是朋友,但此时也已经成为了生死与共的战友,至少在沃尔森的心中,他已经把剑圣亚伯和斗圣乌金斯视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但可惜是,他才刚刚有了两人能够共生死的朋友,却又在同一天失去了。

    “砰!”“砰!”

    在沃尔森离开三具尸体百步左右的距离后,他的耳中传来了两声碎石爆裂般的声响,下意识的回头对着已经没有生气的三具尸体看了一眼,却差点没让他吓掉半条命。原来倒插在地面的亚伯和乌金斯那两具尸体竟然凭空消失了。两具尸体原来所在的位置,只有一堆大小不一的碎石,如果不是碎石边还躺着巴尔文的尸体的话,沃尔森差点就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事实却是,他根本就没有看错,亚伯和乌金斯倒**地下的身体就那么突然消失了。

    抬头对着尸体上方的半空看去,却也没有看到两人的身影,沃尔森的心中不解起来。

    突然,就在他愣神的同时,一只手掌突然拍到了他的肩上,“怎么了?老东西,你不会以为,我们俩就这么轻易的死掉了吧?”

    直到听清这是乌金斯的一句玩笑话后,沃尔森猛地回头,一眼便看到了那熟悉的两张面孔正在对着他咧嘴大笑。亚伯更是在看到沃尔森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后,捧腹不止。

    “吓死我了。我以为看到的是鬼呢!”切切实实的从肩上的手掌中感受到一丝微热后,沃尔森才确定面前的两人并没有死去,而是活生生站在自己的眼前,他这才大松一口气。

    “哈哈哈哈!”乌金斯又大笑着拍了拍沃尔森的肩膀,“刚才啊,确实有些危险。幸好我们两人在落地前用圣域能量保护住了各自的头部,不然啊,这脑袋真的就要开花了。”

    他说的轻松,其实在落地前两人的身体之中能量都已经所剩不多的情况下,还要抽空身体中最后的一丝能量,在头部设下一道看不见的能量防护罩,当时的情况到底有多么的危险,只有亲身经历过此事的亚伯和乌金斯两人才最清楚,那是连身为圣域强者的他们都为之颤栗的情况,真正的生死一线。

    “我真是不敢相信,我们竟然真的把巴尔文给杀了。这简直就是奇迹啊。”沃尔森激动的看着亚伯,

    亚伯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动作却显得非常吃力,“是啊。确实太不容易了,我们真的做到了,把百分之一的希望化为了现实。”

    大师级巫师沃尔森,剑圣亚伯和斗圣乌金斯,都在这一刻体会到了伙伴的重要性,他们也深深地对彼此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另外两人的帮助,只凭单人的力量,要打倒巴尔文,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只能是空想。

    原来,有伙伴的感觉,是那么的好。

    三人的心中都同时升起了同样感觉,几个小时过后,当亚伯再一次包扎完断裂的伤口,止住鲜血后,沃尔森才微笑的指着面前的巫山,对两人发出了邀请:“巫山就是我家。剑圣大人和斗圣大人,介意不介意上了巫山再到我家谈谈无名古卷的事?”

    1个多小时前,他已经从亚伯和乌金斯的口中得知了无名古卷的事,两人也都倾心相告,把之所以三大王国会追查无名古卷这么多年的原因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沃尔森,他们并不介意沃尔森学习无名古卷中的修炼法门。但出乎二人意料的是,在得知无名古卷中深藏强大能量的修炼法门后,沃尔森却表现出了一副毫不关心的模样。亚伯和乌金斯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沃尔森后,沃尔森才老脸一红,尴尬的把其中的原因告诉了两人。

    “有些不好意思啊。其实,我对你们追求的强大力量并不感兴趣。不然我也不会修炼这根本对人造成不了任何伤害的巫术了。”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又为什么要救这个婴儿呢?”亚伯不解的指了指沃尔森怀中已经咬着无名古卷睡着的婴儿。

    沃尔森尴尬的笑了笑,“说出来,你们可不能笑话我啊。其实我平生只对一件事感兴趣。那就是年轻女人的身体。”说着,沃尔森的脸上还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好色的表情,连口水都不自觉的从一侧嘴角流了下来。那种对年轻女孩身体痴迷的眼神,让亚伯和乌金斯两人顿时一楞,不约而同的起了好一阵的鸡皮疙瘩,过了好久,他们才从沃尔森这让人哭笑不得的回答中回过神来,发出恍然大悟的哈哈大笑之声。

    想起沃尔森先前的回答,亚伯的心里又是一阵发毛,他摆了摆手说:“不了,不了。我和乌金斯还有国事要处理,这次前来也只是为了无名古卷的事,既然巴尔文已死,直接在这里把如何处理无名古卷的事谈完,我们就要回去的。”

    “嗯。正好我也有事要急着回去处理,事不宜迟,现在就谈吧。”乌金斯同意的点了点头,

    “好。”沃尔森缓缓的点了点头,面容一正看着两人,认真的说:“这无名古卷从你们刚才的话推断,它现在应该是认了这个婴儿为主人。任何人都拿不动它,也毁坏不了。巴尔文之所以要杀死婴儿,我想它一定是为了让无名古卷失去主人,然后重新认他为主,才这么做的。既然你们刚才已经答应我不杀这个婴儿,那么我有一个提议。”

    “直说无妨。”乌金斯接着沃尔森的话表示了自己的态度,没有发言的亚伯同时点了点头。

    “因为他无父无母,所以就由我来把他养育**。当他到了懂事的年纪,再让这个婴儿带着无名古卷分别去亚伯你的奥托曼帝国和乌金斯你的罗萨王国找你们。等他和你们见了面,再让他把无名古卷中有关于强大力量的修炼方法告诉给大家就行了。这件事,我会在他下山前嘱咐好,你们觉得怎么样?”

    乌金斯缓缓的点了点头,不过亚伯却是不认同的摇了摇头,他缓缓的开口道:“我不同意。这样的话,那婴儿懂事后,他能有自保的实力吗?兰法大陆这么大,从巫山到我的奥托曼帝国和乌金斯的罗萨王国中间会遇到许多魔兽和对无名古卷抱有贪心的危险之人,让他一个孩子下山,这太危险了。如果被人或是被魔兽袭击了,怎么办?”

    “那这样。”沃尔森认同的点了点头,网道:“在婴儿懂事前6,7岁左右的时候,你们可以分别带他去你们自己的国家进行训练,或者是培养。只要他具备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在他懂事后,让他单独的来找你们也就没什么问题了。而且让一个孩子带着无名古卷这么重要的东西旅行,这绝对是没人会想得到的。当然,如果你们谁想收他为弟子,这也是可以的,双方都收我也不介意。但如果他没有什么资质,你们都不愿意传授他技艺的话,就算我来当他师父,也没关系。虽然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攻击技能的巫师,但大师级的实力还是足够当老师的吧?”

    “行。”听了沃尔森这一次的提议,亚伯和乌金斯微笑着纷纷点头,他们对沃尔森的建议非常的满意。

    “那就这么说定了!为了便于证明身份,这孩子还没有名字,我们现在就给他取一个。”说着,沃尔森静静的看向亚伯和乌金斯两人,询问他们的意思,可二人给他的回答,却都是一样的摆手摇头,沃尔森只能暗自苦笑了两声后,低头仔细的看着熟睡中的婴儿面相。

    通过亚伯和乌金斯两人的诉说,他已经知道这婴儿是从一具老鼠的躯体中诞生的,他也很想给婴儿取一个不凡的名字,但自己脑袋中的知识量实在少得可怜,想要让亚伯和乌金斯帮忙,却看到两张比自己还苦的苦瓜脸,沃尔森的心中只能暗自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沉默了半晌过后,绞尽脑汁的沃尔森只得选择放弃,他随口说道:“既然这婴儿长相平凡,又不英俊,看上去和普通的婴儿一样,平平无奇的。干脆,就叫他无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