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无名古卷 > 第一卷 少年历险篇 第五百一十章 推断

第一卷 少年历险篇 第五百一十章 推断

 热门推荐:
    >“哈哈哈哈……罗德,你想杀我?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快给我退后一百米!否则,我立刻杀了他!”

    此言一出,巴尔克的神色更为得意,双目飞扬间,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一变,仿佛他此刻已然不是一个即将死亡的虚弱之人,而是又变成了那个飞扬跋扈,实力强大,自信无比的王子一般。

    不过,巴尔克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此刻的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久,若是再继续拖延下去,那只会让自己在临死之前得意几秒钟而已。

    回光返照毕竟是回光返照,这种超越了生与死,让人的潜力瞬间爆发而出的极致状态根本维持不了多久,死亡仍旧还是会毫不留情的夺走自己的生命。

    一念及此,巴尔克心头一动,想到了无奇。

    对!现在只有无奇的医疗术能救我。

    下一刻,巴尔克得意的目光之下,微不可查的闪过了一丝的兴奋之色。然而,就在他想到无奇那神奇无比,几乎连死人都能救活的医疗术是自己此刻唯一的续命手段之时,巴尔克却心思一转,忽然又想到了沃尔森。

    啊!

    一想起沃尔森,巴尔克的神色顿时一变,眼中的得意与狂妄瞬间消失,被越来越强的焦急之色取代,与此同时,他的额头更是立刻渗出了密集如雨的冷汗。

    在这一刻,明明希望已经在手,罗德也不敢再对他动手,可巴尔克的心头却是一片冰凉。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忽然从沃尔森的脖颈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

    难道这老头已经死了?

    一念及此,巴尔克的内心顿时一惊,毫不犹豫的放出气息,查探起沃尔森的气息来。片刻之后,巴尔克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沃尔森没死,还有一口气在。但沃尔森此刻的气息却是虚弱到了极点,几乎已经到了濒临死亡的境地,甚至比巴尔克自己都要危险。

    同时,沃尔森能坚持的时间也不多了,以对方此刻的状况,若是无人替他输入能量暂时维持生命,恐怕别说是撑一分钟了,就连三十秒也危险。

    巴尔克看着气息奄奄的沃尔森,沉思片刻,“呲啦”一声,二话没说,直接一下撕破了沃尔森后背上的衣服。

    下一刻,一片又一片,好似无数密密麻麻,成群结队的蚂蚁同时附身的伤口顿时触目惊心的一一显现。

    一看到这些伤口,巴尔克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极为熟悉的感觉,下意识的回忆一番,顿时恍然。原来这些伤口都是拜自己所赐,这些伤口都是自己抓住沃尔森之后,为了报杀父之仇而在对方身上特地留下的仇恨烙印。

    不过,如果单单只是这些伤口,那沃尔森的气息还不至于如此虚弱,面色更不至于如此苍白,人也不至于比自己都更接近死亡一步。真正让沃尔森一脸苍白,浑身上下一片冰凉,造成他体内和体外到处都是死气的原因,并不是外伤,而是内伤。

    别看沃尔森此刻穿着衣服,外表和一个普通人毫无区别,其实,他的内脏已然破损了无数处,甚至还有好多部位都已然被巴尔克完全掏空,这才是沃尔森此刻比巴尔克更为虚弱的真正原因。

    看到沃尔森背后那熟悉的伤口,巴尔克这才想起自己曾经对沃尔森百般毒打,用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沃尔森的那段经历,无奇上次在临时监牢中看到的那根手指,就是巴尔克亲自下刀,从沃尔森手上剁下来的。

    不过,剁手指只是他对沃尔森所有折磨中,最轻的一种。

    一念及此,巴尔克这才终于想明白了一切。

    下一刻,他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不能让沃尔森比自己先一步死去,所以,巴尔克心下一动,立刻做出决定。

    将空出的那只手轻轻一掌拍在沃尔森后背之上的同时,凝神运功,毫无保留的将体内所剩不多的能量输入到了对方的体内。

    一秒钟后,沃尔森脸上的死气立刻随之减弱了一些,苍白如纸的脸上也逐渐多出了一丝淡淡的红润,但还是太少。巴尔克见状,没有停止,继续将自身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注入沃尔森的体内。

    两秒钟后,沃尔森的脸色终于逐渐由白转红,死气也变得越来越不明显了,但却仍旧没有完全不见。巴尔克的眉头一皱,再一次加快能量灌输的速度,丝毫都不顾及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距离回光返照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

    五秒钟后,沃尔森脸上的死气终于完全看不到了,但却并不是就此消失不见,而是被巴尔克输入的能量强行压制到了看不见的程度。只要这股能量从沃尔森的体内消耗殆尽,那么沃尔森还是必须迎接死亡的到来。

    不过,让沃尔森的意识能够清醒,维持虚弱的生命一分钟的时间,还是够了。

    果不其然,当巴尔克收回手掌之后,沃尔森一直仿若僵尸一般一动不动的身子立刻微微一颤,动了。

    先是僵硬无比,冷若冰霜的双手,然后是虚弱无力的双腿,最后才是脑袋。脑袋转动的同时,沃尔森一直紧闭的双眼,也终于在这一刻,缓缓的睁开,可眼睛能睁开,他的眼神却空洞无光,好似一个垂死的老人一般,没有任何的神采。

    若是还有充裕的时间,巴尔克绝对会继续发功,让沃尔森的双目也恢复神采,可他此刻已经没有时间了。如果继续发功,那沃尔森的双目否能恢复神采他不知道,但他一定知道,自己必定先走一步。

    巴尔克尽心竭力给沃尔森输入能量,为的就是要救他自己,如果最终本末倒置,事情的轻重缓急完全颠倒,那就得不偿失了,巴尔克可不会做。

    所以,一看到小白将无奇和贺小天两人一并带来,巴尔克就不等对方仔细观察沃尔森,直接目光一偏,看了一眼身前不远处,那名侥幸和自己一同活到现在,刚才却敢违背自己意思,差点让自己丧命的狼骑士,怒吼着命令道:“你给我过来!”

    狼骑士闻言,顿时一惊,原本还想不顾巴尔克的命令,转身就逃,可下意识的一扫四周,到处都是敌人,而且,巴尔克此刻的目光凶恶无比,眼中的怒火滔天而起,一双虎目瞪得仿佛能够杀人。

    他和巴尔克目光一触之下,立刻涌起一种感觉,仿佛此刻自己要是敢再违抗对方的命令,那对方就会不惜任何代价,送自己归西一般,就算对方会因此粉身碎骨,也会拖着自己陪葬。

    一念及此,这名最后的狼骑士身子顿时一颤,犹豫片刻后,终于还是低下了头。

    下一刻,他身形一转,立刻化作一道速度极快的黑光,重新回到了巴尔克的身边。

    巴尔克见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无奇一步上前,人还没靠近沃尔森,就先一步开口,对巴尔克双目喷火的喝道:“放了我师父!!!”

    巴尔克缓缓转头,目光和无奇对上,先冷哼一声了,随后,他微微一笑,一边点头,一边得意的说道:“可以。”不过,话却只说了一半,就话锋突然一转,道:“但,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只要你放了我师父,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无奇本来不假思索就要如此回答巴尔克,可他却才刚刚张口,内心就立刻听到了云智豪的传音:矮子。不要冲动!你想想,巴尔克如果早就握有你师父这张底牌,他为什么之前还要逃呢?

    也许是他刚才仓促应战,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忘记了。

    无奇闻言,连忙停住脚步,对云智豪发出传音,回答道。

    呵。真的是这样吗?矮子,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是巴尔克,你手中握有一张能把不利的局势瞬间扭转的底牌,你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掉吗?如果是我,那我绝对不会忘记,反而还会在最危险的关头想起来。

    无奇点头,但内心却生出不赞同的心思,又回道:你说的对。可现在不就是他巴尔克最危险的关头吗?

    对。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巴尔克真的一直握有你师父这张底牌,那他在华容道中看到罗德之后,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逃,而不是将你师父直接从他的那根驯兽鞭中放出来?难道那个时候把你师父放出来,不比现在好吗?

    你再想一想,若是他那个时候就放你师父出来,而且,还和刚才一样,他现在不是早就成功的从罗德手中逃走了吗?何必还要被罗德一击打伤,弄得现在离死不远了呢?

    一听此言,无奇顿时皱起眉头,可很快他就想到了答案,下意识的回音,又道:可是那个时候他在华容道,我根本看不到师父啊。

    呵。看不到,难道他不会故意喊出来吗?你觉得巴尔克刚才故意放声大喊,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听到吗?

    听到这里,无奇立刻恍然大悟。

    对啊。如果巴尔克一直有我师父这张底牌,他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拿出来?难道说师父他已经……

    一念及此,无奇的内心顿时猛地一沉,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立刻油然而生。与此同时,无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为了确认心中这股突然涌起的不安是否准确,急忙第一时间向云智豪再一次传音,问道:竹子,那你的意思是?

    呵!矮子,你既然这么问我,想必也已经猜到了吧?我知道你还想怀疑一下,我能理解。不过,作为你的朋友,你最可靠的队友,你的军师,智囊,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要告诉你。

    对,你的猜测没错,我和你想的一样。巴尔克之所以直到现在才把你师父放出来,原因只有一个,你师父很有可能已经死了。或者说,就算不死,也离死不远了,至少巴尔克自己无法确定沃尔森是生还是死。

    所以,他直到自己快死的时候才把沃尔森放出来,他这么做,并不是心中有什么把握,而是在赌。他在赌你会救他。

    此言一出,无奇的内心顿时一颤,刚刚被医疗术修复完毕的伤口险些再一次撕裂。可最终,无奇即便再不愿承认云智豪的推断,但也无法反驳。

    于是,当无奇目光重新落回巴尔克脸上后,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没有急着上前,而是仔细看了一眼距离自己足有一百多米远的沃尔森,将自身的气息瞬间释放而出,然后,故作平静的拒绝道:“不行!想让我答应你的条件,我必须先确认,我师父,是否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