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无名古卷 > 第一卷 少年历险篇 第五百三十六章 水

第一卷 少年历险篇 第五百三十六章 水

 热门推荐:
    >下一刻,无奇的身子猛地一颤,只觉得一股强大到自己根本无法抵抗的威压瞬间袭来,“砰砰砰砰”之下,不断将自己的身体往下压,往下按。

    与此同时,他身下的地面仿佛瞬间变成了松软无比的棉花一般,不断的收缩,下沉,再收缩,再下沉,好似永远都没有底一般,带着自己的身子不断的向下坠落。

    无奇的眼前顿时一黑,然后,就也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了,唯一能看到的,只是黑暗,当然,还有在黑暗中的泥土以及一直死死贴在自己头顶,仿佛永远都不会离开的巨型手掌。

    幸好无奇所站的地面,因为之前下过暴雨,又出现过空间裂缝的缘故,土质变得极为松软,否则,在巴尔克威能如此恐怖的一掌之下,别说是陷入地面了,恐怕无奇还没陷入地面,就会被巴尔克直接拍死。

    一念及此,无奇的眼前此刻虽然一片漆黑,但脸上却欣慰的露出一丝微笑,暗自庆幸起自己的幸运来。

    然后,就在无奇以为自己的身子将会一直如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下陷,直至永远的时候,一种不祥的预感却莫名其妙的爬上了心头。无奇的眉头不由得一皱,脸上顿时现出淡淡的忧色,下意识思考起来,想找出不祥之兆的源头,以此来解开心中的担忧。

    可不知为什么,无奇就是百思而不得其解。

    到底是怎么回事?无奇想不明白。于是,他只好不想,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丝不安强行的压下。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祥的预感,竟然突然变成了现实,来得毫无预兆,让人防不胜防。

    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忽然猛地从耳边传来,无奇立刻就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再也无法下陷一分,直到这时,他才终于彻底明白,之前自己担心的不祥之兆到底是什么了。原来,自己已经到达地底了。

    啊!不好!

    一念及此,无奇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内心不由自主的惊叫起来,与此同时,他全力运功,想找到机会逃开这一劫。可却还是晚了。因为此刻无奇的四周到处都是泥土,他又哪里还有可逃的空间。

    于是,就在一声沉闷的巨响再一次猛地响起之际,无奇的身子剧烈的一颤,然后,整条独臂就仿佛一只被人抽光了气的气球一般,完全干瘪了下去。

    与此同时,“咔咔……咔咔……”随着一阵清脆的断骨之声紧接着响起,不仅是无奇的独臂,就连他整个上半身的骨头都迅速的断裂起来。

    下一刻,“砰!”当一声闷响再次蓦然间响起,无奇的身子一颤之下,嗓子顿时一甜,身不由己的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无论是心脏,肺部,还是肝脏和所有的筋脉都在这一刻,同时碎裂,被那威能强大的一掌,直接击成了粉碎,就连头部都没能幸免。

    霎时间,鲜血四溅,到处都是浓烈刺鼻的血腥之气,无论是毛孔,还是伤口,亦或者是七窍,都有喷泉一般的鲜血,大量的喷洒而出。

    黑暗之中,终于多出了一道色彩,却不是无奇希望看到的光明颜色,而是代表着死亡的颜色:红。浓郁到极致的红色,鲜艳无比,却又令人毛骨悚然,心神震颤。

    没过多久,无奇的意识就再也无法支撑如此严重的伤势,从清醒变成了模糊,游离在清醒与昏迷之间,越来越小,越来越弱。但并没有就此崩溃,只要无奇还有一口气,他就不会放弃求生的愿望。因为,师父沃尔森的大仇未报,他又怎么能够如此轻易的死去?

    当然,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地上的情况无奇还不知道如何,要是他现在轻易放弃,就这样轻易的死在这里,那上面的伙伴和干爹怎么办?如果他们死了,自己能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吗?显然不能。

    一念及此,无奇猛地晃了晃鲜血淋漓的脑海,浑身上下的伤势虽然没有因此恢复,反而还牵动伤口,加重了一些,但他的意识却就此从朦朦胧胧,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我还不能死!就这点伤!不算什么。就算我能复活,可也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时间。若是我现在就死了,在复活的时间内,罗德和娜可露露不听我的话,不主动逃跑,反而去攻击巴尔克,那怎么办?不行!我必须撑住!一定要……一定要……一定……呃……

    一定要想办法从这里上去。如果不能上去,那就瞬间施展医疗术为自己医治伤势的同时,顺便为自己补充消耗殆尽的体力。然后,对罗德等人传音,让他们不能冲动,不要攻击巴尔克,先跑。

    这是无奇在一瞬间脑海之中闪过的念头,也是唯一支撑他坚持不倒的最后一丝动力。

    一念及此,无奇立刻就按照心中所想,开始了行动。

    可他万万都没想到,巴尔克的攻击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没结束,刚才那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一掌,居然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奄奄一息,濒临死亡而就此停止,反而再一次加力,把自己几乎已然干瘪的身体,向下再次重重的一按。

    不!

    下一刻,随着无奇心中不甘至极的嘶吼瞬间飘起,一股强大到根本无法抵抗的威压立刻再一次出现,蓦然间降临,回荡在地底的最深处,迅速扩散,使得四周的泥土一阵翻动,整个地面都好似突然间地震了一般,微微的摇晃起来。

    这还没完。“咔咔咔咔……咔咔咔咔……”随着一阵急促的脆响忽然接连不断的响起,无奇身下的地底,竟然也一瞬间多出了无数道蜘蛛网形状的裂缝。

    就在这时,巴尔克那如同山峰一般的手掌突然高高的向上一抬,然后猛地向下一按,“砰!”的一声过后,虽然这一掌结结实实,又毫无偏差的按在了无奇身上,可却也因为瞬间发力过猛,一按之下,竟然直接把无奇身子以下的地底裂缝扩大数倍不止。

    下一刻,“噗通!!!”当一声闷响传来,巴尔克的这一掌,竟直接把地底打出了一个大洞,然后顺势再一按之下,直接把无奇连同无奇身下地底的岩石一并按到了水里。

    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湿了,巴尔克的眉头一皱之下,脸上这才现出浓浓的诧异之色。

    这里竟然有水?

    巴尔克事前根本没想过这一点。但,很快,他脸上那诧异不已的神色就被一丝冰冷的笑意取代。

    有水又如何?我这一掌可是没有距离限制的,只要顺势按下去,直接把无奇按到水底,不就能把他击毙了吗?哼!就算不能击毙,淹死他不也行吗?

    一念及此,巴尔克深吸了一口气,立刻运功,再次向下重重的一按。他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无奇。可仅仅片刻,巴尔克的脸色就变了,脸上竟然突然现出一丝难以掩饰的骇然之色与恐惧。

    什么!!!?这水!!!这水竟然这么凉!我!我可是圣域强者啊!实力达到如此高的境界,又进入了大地元素觉醒状态,身体的防御力应该远远超出了一般人。可……这水居然能无视我的防御,凉的让我难以忍受!

    三秒钟后,巴尔克低哼了一声,虽然心有不甘,对无法亲手击杀无奇这件事很不高兴,但没有办法,在水底坚持三秒钟已经是他的极限。若是继续固执行事,那他相信,自己的手臂绝对还没来得及收回,就会先一步毁了。

    会这么做,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在那一刻,巴尔克忽然有种感觉,若是自己再坚持下去,哪怕只是一秒,他的手臂就会立刻血液凝固,肌肉结冻,最终完全成为一条冰臂,而不再听自己的使唤。

    一念及此,巴尔克即便气的牙根直痒,怒火滔天,却还是没有办法,只得放弃。

    罢了,反正无奇也离死不远了。掉进这么凉的水里!他一定比我坚持的时间更短,算我倒霉。

    不过,巴尔克实在气不过,深呼吸了好几次,又在心底自我安慰了好一番,这才将心底对无奇的不甘,全部驱散。然后,他嘴角一挑之下,脸上这才再一次泛起了得意至极的笑容。

    若是让他知道,这些让他忌惮万分的水,并非是真正的水,而是由大量密密麻麻的水元素之气和无数修炼者死后的能量凝结而成的水的话,巴尔克的脸色与心情绝对无法恢复的这么快,而是一定会气得直跺脚,甚至是暴跳如雷,当然,他更会后悔。

    因为,这些水不是别的东西,来源虽然不同,可性质却和曾经那片被无奇吸收的一干二净的寒冰池之水,一模一样。

    无奇置身其中,不但不会就此丧命,反而还会如鱼得水。

    不过,这么说明显太乐观了。无奇此刻实在太虚弱了,若是放在平常,他没有受伤之时,那他完全可以慢慢的把这些和寒冰池之水性质一致的水,全部吸收,让自己的实力再上一个台阶。

    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别说无奇现在神智模糊,没有辨认出这些水的性质了,就算他此刻头脑清醒,辨认出来了,也无法做到如鱼得水,因为现在的情况不同。在寒冰池之时,无奇至少还可以找到呼吸的地方,就算没有,他也能依靠四肢游出水面,找到呼吸的机会。

    可是现在,这里不但到处都是水,根本没有任何一处可以栖息之地,而且,这里的水面几乎与其上的地底平行,想要找到呼吸的机会,那只有凝神聚气,学着巴尔克那样,把水面之上的地面直接打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才行。

    但这显然是妄想,此刻的无奇根本做不到。所以,很快,无奇的意识就彻底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距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

    不过,他的身体却没有如同当初在寒冰池中一般,迅速冰冻,成为一具永恒的冰雕,而是受到体内寒冰池之水同化的缘故,没有结冻,只是不断的往下沉,往下沉,好似一块落入水中的岩石一般,下沉之势,无法改变。

    ptw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