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正文 59、青春就是贩卖情话呀
    2002年的大学生也没几个有手机,否则金洋明也不会想方设法炫耀了。今天陈汉升也当了这样的“恶臭少年”,不过还别说,感觉还真的挺爽。

    这种装逼来自另一个维度,无关职务和资历,左小力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

    另一个学生会女副主席穆文玲赶紧打圆场,让大家收拾情绪准备开会,左小力一边走向座位,一边把原来塞在裤子里的白衬衫拎出来,悄悄遮住腰间的bb机。

    “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主要是想商量一下新生晚会筹备的事情。”

    副主席胡修平说道:“新生晚会是人文社科系历来的传统,尤其今年还是建校50周年,说不定到时还有院校领导来观摩,大家更要认真筹办。”

    陈汉升还真不知道建校50周年的事,难怪学校这一阵子都在增加绿化面积,修葺假山石块,清理人工湖,到时可能还有教育系统的领导来参观。

    “既然是建校50周年,学校肯定也有庆典活动吧。”

    陈汉升悄悄和戚薇说话:“会不会和这个新生晚会冲突了。”

    “肯定冲突啊,说不定我们刚在大学生活动中心举办完新生晚会,院里的建校庆典就要接上了。”戚薇郁闷的说道。

    这时,左小力突然很严厉的说道:“外联部那边怎么回事,我们在上面开大会,你们在下面开小会,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观念?”

    戚薇是个做事稳重的女大学生,这种人一般都是自己想法的,她抿抿嘴站起来说道:“刚刚我和陈副部长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建校50周年院里肯定有庆典活动,我们会不会冲突了?”

    “你的意思是要暂停今年的新生晚会吗?”

    胡修平有些不快的问道。

    戚薇摇摇头:“我觉得今年系里的新生晚会应该一切从简,不要浪费太多时间,因为到时庆典活动说不定还要我们出力。”

    三个副主席对视一眼,他们心中各有想法。

    穆文玲是赞成戚薇意见的,胡修平觉得最好还是维持原来标准,左小力看了看陈汉升,发现他一脸无所谓的在拨弄手机。

    左小力冷笑一声:“我觉得不能从简,还得提高标准,如果马虎了事,院领导看到了会怎么评价我们系?”

    戚薇默默摇头,左小力这是公报私仇了,他轻巧的一句“提高标准”,到时苦的是外联部,又要出去当乞丐了。

    她看了一眼陈汉升,如果这个“刺头”能站出来当面反驳,说不定有骑兵效果,奈何陈汉升好像没接受到这个眼神。

    其实陈汉升已经察觉到了,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从创业项目落地开始,他就不是单纯的大学生了。

    胡修平本来就在犹豫,现在听到左小力这样支持,马上就说道:“即使标准不能提高,那至少不能降低,现在我们分配一下各部门职责,外联部主要负责拉赞助······”

    下面的内容陈汉升就没怎么听了,外联部最后的任务是拉到赞助3500元,而且这个3500元要实打实的,不是像周晓那样200元横幅加300元的优惠券。

    会议散场后,戚薇对陈汉升说道:“外联部现在的新人干事都招满了,你要不要见个面?”

    陈汉升虽然是副部长,不过戚薇招聘新人并没有让陈汉升去帮忙面试,当然他也不在意,耸耸肩的说道:“见见也好。”

    外联部一般都是学生会人数最多的部门,这一届有11个人,除了部长和副部长以外,还有3个大二的,5个大一的新生。

    他们都听过陈汉升但从来没见过,其实也不难辨认,活动室里唯一仰着椅子,翘着腿抽烟的男生应该就是他了。

    “陈部长,这些就是我们外联部的所有干事了。”戚薇走过来介绍道。

    陈汉升点头致意,他的形象倒是和事迹能对应起来,打招呼时手里的烟都懒得熄灭。

    下面戚薇就说起正事:“此次学生会给我们外联部的任务是3500元的赞助,我是部长负责1500元,两名副部长每人认领1000元,其他人从旁协助,大家有没有问题?”

    姚庆国苦着一张脸说道:“有问题也没办法啊,外联部就是这个命。”

    戚薇不搭理姚庆国的抱怨,转向陈汉升:“陈部长呢?”

    陈汉升轻飘飘的吐个烟圈:“3500元我一个人都没问题。”

    姚庆国嘴角动了动,本来他想说“吹牛”,可是又因为亲眼目睹过陈汉升要钱的手段,又把话咽下去了。

    戚薇点点头,她其实也是差不多的感受。

    明明自己1500元的任务都没什么把握完成,偏偏对陈汉升有一种莫名的信心,这大概也是当初极力推动陈汉升当外联部副部长的原因所在。

    “下面我们来分配协助的干事,以自愿为主,大家愿意跟哪位副部长或者我都可以。”

    戚薇整理情绪后说道。

    没想到的是,除了大二的2个跟了姚庆国,1个跟了戚薇,剩下的5个大一新生都想跟着陈汉升。

    陈汉升也很惊讶,本来他以为自己会是光杆司令。

    最后还是一个新生有些不好意思,重新选择了戚薇,所以陈汉升的队伍里有4个新生,2男2女。

    戚薇分配完毕也不啰嗦,提醒各支队伍及早完成任务就散掉了。

    “陈部长,我们明天要去商家要钱吗?”

    一个叫聂小雨的女生问道。

    “明天?”

    陈汉升还有事,摆摆手说道:“明天是双休,大家睡觉、上网、约会正常进行,有什么问题下周一再说。”

    几个新生面面相觑,不过陈副部长都这样决定,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

    回宿舍的路上,陈汉升掏出手机给自己老妈打个电话。

    “喂,哪位?”

    梁美娟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你儿子,我最近新买个手机,号码是133xxxxxxx,以后有事打我这个电话。”

    梁美娟一听就急了:“这个手机多少钱,你哪里来的钱买手机,最近做了什么事?”

    面对梁美娟的灵魂三问,陈汉升撇撇嘴把话筒拿远一点,然后大声说道:“喂,妈,你听到吗,喂,信号不好啊,我先挂了······”

    “嘟,嘟,嘟”

    另一端的梁美娟听着忙音怔怔发呆。

    陈兆军正在洗碗,察觉到动静走过来问道:“谁的电话?”

    “还不是那个狗东西,他说新买个手机,又不讲哪里找的钱,最后还挂了我的电话。”

    梁美娟越说越担心,最后一拍大腿:“不行,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一定要去建邺看看这小子。”

    陈兆军也有些不放心,手机现在好几千块钱,自己和梁美娟还在用小灵通,结果儿子先用上了手机。

    “汉升虽然性格野,但他做事还是有杆秤的,违法的事情应该不会触及。”

    陈兆军正在慢慢分析,不过看到妻子梁美娟不善的目光,连忙改口说道:“但是我也同意去看看,毕竟他大学还不知道在哪里,但是也不能明天就去,我们计划一下,干脆请个年假好好在建邺玩一下。”

    梁美娟觉得这主意不错,也不用匆匆忙忙的来回。

    陈汉升浑然不知自己爹妈已经计划突击检查了,他还悠哉的给沈幼楚打个电话。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133xxxxxxx,你以后打这个电话找我。”

    “说,说慢一点,我想去拿张纸。”

    “快去,快去。”

    陈汉升不耐烦的说道。

    “噢,噢,你等一下。”

    沈幼楚说完就跑去拿纸了,可能担心动作太慢又被凶,还不小心撞翻了什么东西,话筒里“当啷,当啷”作响。

    过了好一会儿,沈幼楚的声音出现在话筒里:“你,你还在吗?”

    “刚刚是不是撞到东西了?”

    陈汉升问道。

    “嗯······”

    沈幼楚小声的承认。

    陈汉升叹一口气:“笨死了,有没有撞疼?”

    “没,没事,只是澡盆翻了。”

    沈幼楚结结巴巴解释道。

    陈汉升放下心,又把号码复述一遍,并叮嘱她记在心里。

    挂了电话后,沈幼楚先把纸上的号码默诵三遍,然后折叠起来夹进书里,端着澡盆去浴室了。

    不过放水之前,她又拿出纸条背诵一遍;脱衣服之前又拿出纸条背诵一遍;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赶紧拿出纸条再背诵一遍。

    直到完全记住以后,她才放心的把纸条夹进书里放好。

    至于陈汉升和萧容鱼的电话内容就要欢脱多了。

    “小陈,你真的买手机了吗?”

    “这有什么稀奇的。”

    陈汉升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你明天带给我看看。”

    “明天啊。”

    陈汉升正想和萧容鱼说这个事:“明天我想去辅导员家里,有些事和他商量下。”

    陈汉升把郭中云当成项目指导老师,他准备带点水果去沟通下,虽然郭中云肯定不会反对的。

    萧容鱼有些不高兴:“你都答应陪我逛街了。”

    “我有事情嘛,这样说定了。”

    陈汉升准备挂电话。

    “那一会我打电话给我爸和梁姨,就说你亲我。”

    陈汉升叹一口气:“要不要一起去?”

    “可以啊,明早见。”

    萧容鱼开心的说道,不过她又想起一个事。

    “小陈,你换手机是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吗?”

    “那当然了,我都没来得及给我妈打电话,好了好了先不说了,我要给我妈汇报下。”

    按掉通话键以后,陈汉升嘀咕一句:“女人真是麻烦。”

    萧容鱼那边心情不错,她打开衣柜准备挑选明天逛街的搭配,室友就在旁边问道:“小鱼儿,你选修课确定了吗?”

    “确定了,商务法律。”

    “为什么选商务法律啊,国贸应该选小语种才对。”

    萧容鱼莞尔一笑:“没关系啊,我想多了解一点。”

    ······ 今天有点事,只有一大章了,所以字数也比较多。另外,我想申明的是:渣的是陈汉升,关我老柳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