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正文 309、中国式内向家庭关系
    陈汉升看了几张小星星上面的故事,有些自己早就没印象了,不过一点不影响他边看边笑,原来自己还考过班级前二十啊。

    “难怪我妈总对我现在的成绩难以释怀,12分和20分的高数差点杖毙了我。”

    不过笑完,陈汉升又叹一口气,从高中写到大学啊,既有16岁的友情和回忆,也有19岁的爱情和憧憬。

    “喂,小鱼儿,刚刚想起来,其实我也有准备圣诞礼物的。”

    陈汉升又来到东大女生宿舍楼下,萧容鱼一听有礼物,穿着拖鞋就跑下楼,不过左瞧瞧右看看,陈汉升手里什么都没有。

    “咦,礼物呢?”小鱼儿问道。

    陈汉升把钱包掏出来,掏出一张邮政储蓄卡说道:“这个给你。”

    “给我卡做什么噢?”

    小鱼儿翻来翻去看一遍,只是一张普通的银行卡,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这个卡还配有一张存折,那张存折我留着,卡给你,密码是你生日。”

    陈汉升笑嘻嘻说道:“吕姨不是要1000万嘛,后来我就办了这张卡,原来想着等哪天存满了1000万,我就······”

    “你就什么怎么样?”

    萧容鱼眼睛弯弯的,迷人的梨涡又出来了,听着陈汉升下一步回答,好像是个自己期待的事情。

    “存满了1000万,我就让你妈数一下有几个零,然后再把卡要回来。”

    陈汉升一本正经的说道:“这钱我要留着娶老婆的。”

    “呸,不还!”

    要不是宿舍楼下人多,小鱼儿忍不住又想咬陈汉升了,太气人了!

    “回去了回去了,我要是往卡里里面存钱,你可不要乱用啊,娶不上老婆我就赖上你。”

    陈汉升挥挥手,这才开车回财院。

    路上还给王梓博挂了个电话,说起那罐小星星上的往事。

    王梓博陪着他笑了一会,可能也是勾起了回忆:“其实以前在高中,我这样班级十几名的学生才是最煎熬。”

    “怎么说?”

    陈汉升一时也没理解。

    王梓博沉默半响:“以前遇到听不懂的知识点,你心里着急吗,你会和老师请教吗?”

    陈汉升摇摇头:“怎么可能,我有这时间宁愿打两次桌球,你应该懂的啊。”

    “那你会想着努力一把考进前十,但是却在努力的过程中逐渐放弃吗?”王梓博继续问道。

    陈汉升实话实说:“没想过,我没有因为学习特别努力过。”

    “这就是了。”

    王梓博很感慨:“我既不是小鱼儿那种稳定前五的学霸,也不是班级倒数的学渣,听不懂知识点心里着急的想哭,曾经多少次发誓要考进班级前十,不过总在各种压力下失败了,有时候想破罐子破摔,可是又舍不得已有的成绩。”

    “羡慕像你一样在学校内外都认识很多人,也曾经三分钟热度制定了很多计划想改变,可是最后都无奈的安于现状了,我只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埋没在人群中,这种不上不下的日子最煎熬了。”

    王梓博表达完毕,心情有些激动,粗重的呼吸声打在话筒上。

    陈汉升脸色平静,眼里倒影着两边的路灯。

    “小陈,你怎么不吱声了?”

    “我在想,你最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按理说这一罐小星星不会给你这么大反思。”

    “没有。”

    王梓博犹豫了一下:“其实今天我去请一个人帮忙了。”

    “什么忙还需要别人帮,你认识比我能量更大的人嘛。”

    “没有你能量大,但是我不敢和你说。”

    “切,矫情。”

    陈汉升笑着挂了电话,他都不是很好奇王梓博的问题所在。

    王梓博听着“嘟嘟嘟”的忙音,在宿舍阳台安静的点上一根烟:“因为,她答应帮我转达了。”

    ······

    第二天早上,陈汉升拎着早餐来到教室,从口袋里掏出饭卡、钥匙、手机、烟和打火机随意扔到桌子上。

    这些就是陈汉升的出门标配了。

    没多久任课老师走进教室,走到陈汉升面前笑着说道:“知道今天是划考试重点的日子,所以特意来听听吗?”

    “瞧您说的。”

    陈汉升把面前的书本拿起来:“我都是在背后复习的,悄悄这书上全是整齐的笔记。”

    老师本来还不信,结果翻了翻发现居然是真的,书中标记了很多知识点。

    “这么说,你今年能及格了?”

    “不好说,考试还是要看状态的。”

    陈汉升谦虚的说道。

    老师走远以后,坐在后面的李圳南推了推陈汉升:“四哥,书能还我了吗?”

    陈汉升甩了甩肩膀:“急个几把,我们班有沈幼楚和白咏姗她们在,反正你也拿不了奖学金。”

    “就是。”

    金洋明也懒懒的插嘴:“阿南,咱宿舍就你既兼职,成绩又好,还从不旷课,条件太优秀可是会脱离群众的哦。”

    “是吧,四哥。”

    金洋明说完,还冲着陈汉升眨眨眼。

    陈汉升笑着点头,不过也把书还给了李圳南,下课后他来到沈幼楚旁边坐下:“昨晚给我发信息,让我中午一起吃饭,不会是有事吧。”

    沈幼楚没想到陈汉升直接坐过来了,不过她又不会撒谎,嘟着小脸认真的点着下巴:“嗯!”

    “那什么事啊?”

    陈汉升直接问道。

    “老,老师在前面。”

    沈幼楚悄摸抬头看了一眼,胡林语也走过来说道:“快上课了,回你自己那边,课堂上禁止秀恩爱。”

    “我有事要问,你去我那边坐。”

    陈汉升指着自己的位置。

    胡林语直接拒接:“一帮恶臭男生,我不去。”

    “那你就坐的腿上吧。”

    陈汉升把腿伸出来:“想坐左边还是右边,中间的······”

    “滚!”

    胡林语拿起书本直接走了,陈汉升那半句话都没说完。

    金洋明本来正在看戴振友借来的小说,身边的人突然从“无恶不作”的陈汉升变成了“团支书”胡林语,他很嫌弃的侧了侧身子。

    “我靠!”

    胡林语一看金洋明有什么资格嫌弃自己,她为了表达更厌恶的感情,不仅侧了身子,还竖起胳膊挡在中间。

    陈汉升看着金洋明和胡林语之间的“打情骂俏”,笑的眼睛都没缝了,然后才想起来沈幼楚好像有事和自己说。

    这件事应该不是两人之间的,否则沈幼楚不会发信息通知,不过这种方式也恰好说明有些棘手。

    陈汉升干脆拿过一张纸,在上面写道:“关于谁的。”

    沈幼楚桃花眼眨了眨,好像觉得这种沟通方式挺好,也在纸上写下一个名字。

    “王梓博。”

    “原来是他。”

    陈汉升突然反应过来了,想了想又在纸上“唰唰唰”写道:“关于女人?”

    沈幼楚刚要在纸上写出来,陈汉升不耐烦的说道:“我写,你点头就行了。”

    沈幼楚点点头,桃花眼里还有被凶了一下的委屈。

    “因为黄慧。”

    沈幼楚接着点点头,表情有些吃惊。

    “他们是不是和好了?”

    沈幼楚又点点头,桃花眼睁得圆溜溜的,她没意识到自家男朋友多狡猾。

    “王梓博担心被我骂,所以请你转达?”

    当看到这句话的是时候,沈幼楚甚至都忘记点头了。

    “他妈的,果然被老子猜对了,狗日的王梓博这操作真是下饭啊,居然找你说情。”

    陈汉升直接把废纸揉一揉塞进胡林语的书包里,顺便还从桌肚里摸出一个小镜子。

    “傻吊胡林语,上课居然还看镜子。”

    陈汉升一边骂,一边把镜子支起来,自己对着镜子臭美了。

    大学女生的包里似乎都有化妆镜,巴掌大小的样子,萧容鱼手包里也有一个。

    沈幼楚没有,她大概是舍不得花那2块钱。

    今天陈汉升起的特别早,头发还有些乱,他索性拿书本戳了下前面的商妍妍:“把你包里的梳子和啫喱水给我交了!”

    商妍妍一边掏梳子和啫喱水,一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些?”

    “嘿嘿,当长辈的什么不懂。”

    沈幼楚在旁边,陈汉升没好意思称呼“爸爸”。

    商妍妍趁着沈幼楚不注意,牙齿咬着红唇抛了个媚眼。

    陈汉升都没正眼瞧,反而是沈幼楚期期艾艾又写了一行字。

    “你要怎么办?”

    “我要怎么办?”

    陈汉升心想王梓博现在厉害了,居然还知道走夫人路线了。

    “下课后再说。”

    陈汉升简短答了一句,然后专心致志的涂着啫喱水。

    下课后,陈汉升没有立刻说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而是讲起了王梓博的家庭。

    “我和梓博幼儿园就认识了,小学、中学和高中都在一个学校,他出身在一个典型的中国内向家庭关系里,父母和子女之间不陪伴、不沟通、不了解,父母忙着辛苦挣钱,改善家庭条件,对子女的要求只有成绩,梓博遇到问题也从不和父母诉说。”

    “其实这样到最后,很可能父母去世以后,子女才发现原来是那么的深爱对方······”

    陈汉升正要展开叙述,一抬头看到胡林语坐在前面,也在认真听自己讲故事。

    “你在干嘛?”陈汉升问道。

    胡林语好像都没察觉自己多余,还在催促:“等幼楚一起吃饭啊,你继续讲啊,我觉得说的挺好,周围很多家庭都是这样。”

    陈汉升换个话题:“小胡,我外婆60多岁了,身体很好还整天在稻谷场忙里忙外,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因为平时注意检查身体?或者作息比较好?或者营养充足?”

    “都不是,因为我外婆从不八卦,也从不打听别人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