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荒野异象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荒野异象

    贞子!!!

    这只仇恨世间一切,憎恨世间一切,只会杀戮,只会向世人报复的无解恶灵出现了,目前正朝自己缓缓走过。

    既深陷空间禁锢又被无数条手臂死死抓着的叶薇如今已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能眼睁睁看着女螝接近自己,只能眼睁睁注视着死亡降临。

    这一刻,叶薇双目圆睁,姣好容颜浮现出恐惧,万没想到女螝竟如此迫切,如此想要弄死自己!

    原因?没有原因,理由?没有理由,山村贞子本就是一只怨气极深之螝,加之生前就是超能力者死后变得更加神通广大,大到不死不灭的地步,大到本身都已化为诅咒的地步。

    沾染诅咒者无路可逃,必死无疑,哪怕是死了……都要永远处在女螝操纵下继而遭受折磨,承受无止境折磨。

    贞子杀人,不需要理由!

    近了,更近了,夜幕下,随着贞子接近,女螝尽是血污的身体愈发明显,随着距离缩短,扭曲摆动的模样亦逐渐清晰,走动间,周围刮过寒风吹动发丝,露出了其脸庞,同身体一样,女螝脸孔亦尽是扭曲,唯独眼睛,唯独那双睁大到近乎突出眼眶的黑洞般的眼睛至始至终没有从叶薇身上移开过,以至于单凭这双眼睛的注视就足以把一般人活活吓死。

    叶薇并非普通人也并非寻常人,所以她没有崩溃,仅能一边忍受恐惧折磨一边等待死亡降临。

    当然,期间她也并非什么都没做,至少不甘死亡的她大脑仍快速运转着,她试图在此种绝境中找到生路,试图像以往那样挣脱钳制,可惜,仓促下她想不出办法,贞子,贞子太过强大了,强大到无丝毫弱点,强大到不死不灭,强大到令人绝望,直到女螝缓缓走至身前,直到表情扭曲的贞子朝自己伸出双手,直到此时,深知一旦被触碰会是何种下场的叶薇此刻才终于再无保留!

    御姐独有的美丽脸孔瞬间一片狰狞,大大的眼睛里骤然迸射出无与伦比的疯狂!

    接下来……

    晃!

    就在女螝手掌还差几厘米就要触碰身体那一刻,就在即将被拉进异空间死无全尸的最后一刻,随着一道突兀发出的细微震动声,随着一道转瞬即逝的刺眼白光,下一秒,白光笼罩全身,叶薇消失了,凭空失去踪迹,瞬间无影无踪。

    不错,虽有心保留光芒传送卷轴最后一次瞬移机会,但在无数条手臂钳制束缚下,在绝对无法逃离的空间禁锢下,更是在贞子的死亡逼迫下,叶薇只好再次使用光芒传送卷轴,女队长瞬移不见,摆脱了人手钳制,突破了空间禁锢,逃离商业街继而瞬移出这片区域。

    同样的,至此为止,光芒传送卷轴的两次使用次数亦在这场灵异任务里彻底用光,这不仅意味着接下来的任务时限中她本人不再具备抵抗力,还意味着她至此失去保命手段,属于叶薇不愿看到的结果,毕竟光芒存送卷轴对她来说可是目前唯一一个能有效摆脱贞子空间攻击的道具,接下来一旦再次遭遇女螝瞬移攻击或空间攻击……

    虽是不甘,虽是愤怒,但道具终究无法与性命相比,最终,为了摆脱着近在咫尺的死亡杀戮,女队长使用了卷轴,她消失了,消失了踪迹,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咯啦,咯啦……

    与此同时,察觉到眼前活人消失,有些很奇怪的是,贞子竟毫无反应,没有像人类那样懊恼也没有预料中的那样环顾四周展开寻找,反而在发出一串类似骨骼摩擦的渗人声响后仰头大笑起来,面朝着高空圆月肆意大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螝啸如同来自地狱,犹如来至深不见底的幽冥深渊,注视间,女螝双目尽数被红色圆月所占据,视野中,天空圆月依旧高挂,瞳孔则像漩涡般快速旋转,变换着,像是泥潭,形似深渊,足足过了良久,一动不动的女螝才再次有所动作,不,非是动作,非是移动,而是消失不见,不同于叶薇受白光笼罩随后消失,而是凭空消失不见,毫无痕迹,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周围那近乎布满整条大街的惨白手臂,最后,唯一留下的就仅有那台电视,那台虽依旧呲呲作响可又在随后时间里愈发透明的诡异电视机。

    如仔细观察,假如此刻有执行者置身现场目睹这一切,那么便会看到似曾相似的一幕:

    这台最初凭空出现的电视机目前正以肉眼可见速度逐渐消失着,和最开始视频预览里的录像店非常类似……

    逐渐从实体转换为虚幻,逐渐从清晰转化为模糊,逐渐半透明,直至彻底消失。

    ………

    时间,凌晨1点35分,安平县东郊,某荒野。

    哒,哒哒,哒哒哒……

    “呼!呼!呼!”

    呼吸急促,脚步蹒跚,借助月亮定位方向,加之过程中未曾停歇,赵平终于来到靠近市区的一处边缘地带,相同的,有得必有失,虽以抵达荒野边缘,远方亦确实出现了都市才有的闪烁灯光,但在荒野中行走数小时的赵平目前体能也已达极限,他,汗流浃背,疲惫不堪,单单疲敝倒也罢了,身体提素质还算可以的眼镜男其实并不怎么在乎,所以,就算将疲惫忽略掉,事实上,按照实际情况来说他的状态依旧不好。

    非常不好。

    他受伤了,在不久前救援钱学玲的过程中被不知是人是螝的孟祥旭打成了骨折,臂膀传来的阵阵剧痛始终环绕着他,疼得他额头冒汗,痛得他难以忍受,眼镜男后悔了,直到现在赵平都在后悔,后悔当初大脑为何要被回忆占据,后悔自己受回忆刺激继而失去理智跑去救那女人,没错,他赵平是个很现实之人,更是一个习惯于面对现实之人,仅仅一个和自己女友外貌相似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冒险去救,更何况在他的个人主观意识里,那名叫钱学玲的女人既和他非亲非故且本身胆小如鼠,这种新人死了也就死了,完全不值得自己对其产生丝毫同情。

    这也正应了眼镜男长久以来在诅咒空间的生存准则,即,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对团队毫无利用价值的新人大可任凭其自身自灭,在他眼里这些人都是垃圾,基本没有活下去的必要,有些时侯他甚至可以出手送这些废物一程,当然了,送这些废物一程的同时最后仍有必要榨取其最后一丝价值,探路石就是个不错选择。

    这才是物尽其用,这才是生存法则。

    冷酷,残忍,绝对理智,理智到近乎没有人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说是这么说,长久以来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不料谁曾想,今日,他居然在那股突如其来的混乱思绪下情绪失控了,随后竟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一个没用的垃圾新人!?

    (小雅,看来你对我的影响实在太深了啊……)

    哒哒哒哒……

    行走间,眼镜男表情冷漠,一边行走一边自我反思,至于后方,还存在着第二道脚步声,是的,随着镜逐渐拉近以及后方那道身影持续前行,就见一名容貌不亚于叶薇的漂亮女人正步履蹒跚,亦步亦趋尾随于眼镜男身后。

    女人名叫钱学玲。

    行走间,钱学玲脚步虚浮,走路一瘸一拐,行走间豆大的汗珠不时从额前划过,饶是如此,可她依然紧咬牙关持续前行,非常明显,这位脚裸受伤的女性新人毅力颇佳,不仅强行忍受住了腿部阵阵痛感,还可在这种状态下维持行走继而不被前方眼镜男甩掉。

    “呼!呼,赵平,等等我啊,不要走那么快啊,我的脚好痛!”

    许是脚裸那愈演愈烈的剧痛越发严重又或是实在无法承受下去,见前方眼镜男仍自顾自继续行走,钱学玲发出哀求,发出呼唤,她希望对方能过来扶一扶自己,最不济也要放慢些行走速度,然而……

    如同变了个人似的,或者说自打那名叫赵平的男人将自己救下后,随后时间里男人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大转变,变得冷漠,变得无情,不再理睬,不再搭理,就好像自己不存在那般。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之前明明还曾冒险救过我,怎么……)

    是的,数小时前赵平将她从孟祥旭手里救下后,钱学玲就一直紧紧跟随着赵平,这个男人不仅给予了她极大安全感同时她也深信只有跟着此人自己才可活下去,不过,令她纳闷乃至无法理解的是………

    不久前赵平曾情绪激动拼命去救自己,为了救她将自身陷入危险当中,这一点钱学玲可谓感动不已,然,奇怪的是……自打赵平用照相机将孟宪旭定住并逃跑后,随后时间里眼镜男对她的态度就变了,一路上对方走得快不说,且至始至终对她爱理不理的,她脚踝受伤走路困难对方也一样不闻不问。

    虽不太理解,可当脑海闪过‘小雅’这一人名时钱学玲倒也能隐隐察觉到什么,但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走不动了,实在是走不动了!无奈之下只好哀求对方尽可能放缓些速度,尽可能能够稍微等下自己。

    至于赵平本人,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则更容易解释,其实早在钱学玲最初登车时见到女人样貌的他就曾当场惊愕过,是的,没想到这名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女人竟拥有一张和女友小雅极为相似的脸!不提别的,单单那张脸就已经很像了,那时的他恍惚间还以为是女友小雅正站在自己身前,这也是为何一开始初见几名新人时赵平会原地发呆甚至久未回神的主要原因,由于少见发呆最后还曾引起过何飞询问,话虽如此,可转念一想也不对,毕竟他赵平深爱着的女友小雅早已离开人世死去多时,所以绝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她!果然,当钱学玲向资深者介绍完自己后,赵平才最终确信眼前这名同自己女友相貌极相似的女人叫钱学玲,仅仅只是个相貌相近的女性新人,其余再无其他。

    之前说过,赵平是一个很懂面对现实之人同时也是一个绝对理智之人,毕竟他一生最爱的女人早已不在人世,就算有另一个相貌类似之人出现眼前又有什么用?又有何意义?相似终归只是相似,对方终究不是小雅,而是实打实的另一个人,也是自打那一刻起他便熄灭了最初激动心情,对钱学玲的态度继而也变得同其他登车新人一般无二。

    不,不能说完全毫不在意,至少在随后时间里他亦曾略微在意过,恍惚过,茫然过,亦或是在茫然思绪中情不自禁过……

    比如……

    众人进入任务世界后,钱学玲脚踝受伤无法走路,虽说赵平冷酷的性格使他在任务里万事皆以自身存活为主要第一要务,可当发现这名同他深爱女友相貌近乎一样的女人露出痛苦表情后,不知为什么,男人内心仍是莫名一颤,那时的他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产生这种心理,继而受这股复杂思绪驱使支开彭虎主动去背无法行走的钱学玲,眼镜男这一举动不仅让身旁熟悉其性格的资深者们吃惊不小,就连赵平自己都无法解释他为何要这么做,这,这还是那个自己吗?还是那个除在意自身死活外对一切事物都漠不关心的自己吗?

    我,到底是怎么了?

    随着事态进一步发展,如果说后来钱学玲伤口恶化急需药物,他去为其买药时还可以拿计划来辩驳自己的话,那么……当亲眼看到孟祥旭袭击钱学玲以及即将把女人杀死之时,终于,赵平那隐藏已久的内心情绪,那对死去女友小雅深深的爱意终于无法控制彻底爆发!如上所言,那时的他根本无法克制自身情绪,他不由自主冲了出去,奋不顾身冲了出去,继而成功救下潜意识里被其当成小雅的钱学玲一命,顺便还搭上了自己一条胳膊,这一举动根本不符合他赵平一贯行事风格。

    所以很自然的,当胳膊被打断的那一刻,当受剧痛刺激致使他挣脱混乱思绪的那一刻,赵平清醒了,彻底清醒了!恢复清醒的同时也重新恢复成了之前那个赵平,一路上他对尾随其后的钱学玲不理不睬,漠不关心,是的,这才是他赵平应该有的样子,应有的作风,绝不会乱发善心以免被新人拖累,为了活下去可以不折手段,乃至不惜一切代价做出寻常人无法做出的丧心病狂之事,否则他也不会单单只为一个猜测就去电影院拉着数千名无辜观众当垫背。

    而之前那番生冒死相救……仅仅只是在感情回忆中认错了人而已,仅此而已,对于清醒且认清现实的他来说以后不会也不可能再次发生了。

    或者说,自从女友离开后,眼镜男便将自身性命永远放于首位。

    男人的心早已死去,早已随着一生挚爱的离去而死去,他不仅变得冷酷,同时也不会再去正眼瞧第二个女人,哪怕对方美若天仙,哪怕对方拥有一张和挚爱非常相似的脸。

    话归正题,行走间,听着身后女人不断哀求,饶是对方哀求中都隐隐带有些许哭腔,前方眼镜男至始至终面无表情,至始至终自顾自行走着,他的目的地即将抵达,他很快就可以脱离这片荒野从而进入市区,至于身后那跟着自己的女人,他又凭什么去帮对方?一个毫无利用价值的新人值得他去帮助吗?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哒哒哒哒……

    无视了对方苦苦哀求,无视了在自己眼里已没有价值的女人呼喊,眼镜男仍自顾自朝前行走着,可以预料,以这种速度相信再过不久便可甩掉女人从而径直进入前方市区,只是,谁又会想到,正当他即将脱离荒野,就在他距离前方市区亦剩最后一小段路程之际,发生了一件事,一件让赵平意料不到的变故发生了,或可以理解为莫名出现一副以目前环境来说绝无可能出现的场景:

    走着走着,随着脚步不断移动,就见前方黑暗中出现一栋房子,一栋不算大的普通房屋。

    咯噔!

    见状,赵平心脏骤然一颤的同时原本行走不停的双腿瞬间停止,除移动终止外,本就绷着的神经更是紧张到顶点。

    很明显,以眼镜男那丰富的任务经验判断,前方房屋十有**不是什么好地方,要知道这里可是荒野,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郊区荒野,这里居然存在一栋房屋?别说他赵平了,相信只要稍稍有些任务经验的执行者皆可以察觉到其中古怪。

    见此情景,赵平警惕心提升到最大值,镜片后,一双眼睛亦径直观察起前方,打量起那栋在夜幕中莫名浮现的诡异房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