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避不开的房屋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避不开的房屋

    相同速度下,直线距离移动永远比曲线距离移动要快,要更早抵达终点,这是正确且万年不变的物理定律,当然,现实中两种移动方式也要各自视情况而定,有些时候选择绕道或走弯路反而比走直线更合理,更安全,甚至关乎生死存亡。

    ………

    房屋,随着距离逐渐缩短,一栋房屋出现在了赵平与钱学玲眼中。

    借助月光,赵平驻足观察,身后,虽是新人可几天来经历过多次危机的钱学玲也不是傻子,趁眼镜男停下脚步,女人赶到对方身后的同时亦随之打量起房子来。

    目前房子距离二人约有百米左右,且通过观察,房子外形的确普通,和日本随处可见的民宅一般无二,不光是这样,随着目光进一步深入二人还发现房屋窗户显露出些许灯光,貌似……

    貌似里面有人住?似乎不是空屋?

    见此情景,先不谈立于原地的赵平如何狐疑警惕如何眉头紧锁,作为脚裸疼痛到几近无法行走的钱学玲却不由心中一喜,如果说初见房屋时女人还颇为坎坷,那么待发现房屋有光后,她就本能以为房子里有人,既然有人,那岂不意味着自己和赵平可以进去休息?进去治疗下伤势?

    想是这么想,疼痛疲惫的她现实也确实是这么做的,见民宿近在眼前,当即朝身前眼镜男建议道:“那个,这一路走了那么久好累,我的脚也实在太痛了,而且还有些饿,要不……要不咱们进去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顺便在向房屋主人要点药物包扎下我的脚踝以及你的手臂如何?”

    言罢,女性新人一脸期待看向眼镜男,正如上面所言,她目前确实是又累又饿,加之脚裸部位伤势严重导致她比任何人都急需休息,女人很希望对方可以答应,然赵平并未回答,而是在观察片刻后双眼微微一眯,先是用仅剩左手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最后才一边回头盯着女人一边语气冰冷回答道:

    “要进去你自己进去好了,我要绕过那栋民宿继续朝市区方向走。”

    言行如一,果然,下一刻,撂下这段话,眼镜男不再搭理钱学玲,迈开双腿径直朝民宿右侧方向大步走去,至于钱学玲则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为什么前方明明有一栋民宅却不进去呢?想是这么想,可看着眼镜男那越走越远的背影,咬了咬嘴唇,一脸委屈的女人也只能再次一瘸一拐跟了过去,一时间,两名执行者就这样以弧形方式前进,继而尽可能绕过民宅。

    哒哒哒……

    赵平不管怎么说都是名经历过多次大风大浪的资深者,或许他的任务经验不如叶薇那么丰富,又或许他的分析能力比不上何飞,但,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他赵平的谨慎程度不会输给任何人,灵异任务里他一向危机意识极强,就比如目前这样,他和钱学玲二人所处荒野上竟存在一栋民民宅?表面上看此地已接近市区边缘,有房屋建筑倒也能勉强说得过去,话是没错,可不管怎么说空旷无物的荒野中竖立一栋房子还是有些不太自然,或许正如刚刚钱学玲所言,他赵平其实也一样既累又饿,且废掉的右臂亦不时隐隐作痛,然而这又能怎样?又能代表什么?

    他依旧不敢冒险,依旧不敢拿自己身家性命去赌博,毕竟在累在饿也总比丢了性命要强,凡有些经验的执行者皆知任务世界里几乎到处藏有死亡陷阱,早已深有体会的他才不会被一名新人所影响。

    言归正传,目前赵平和紧随其后的钱学玲二人正一边环绕着民宅一边朝前走着,按照这种行进方式最多两三分钟即可完全绕过,不过……

    走着走着,数分钟后,赵平,停住了,原本走在前方的他猛然停下脚步,男人瞬间止步,停得毫无前兆,停得莫名其妙,同样的,尾随其后的钱学玲待发现眼镜男突兀举动后,除本能随对方一起停步外,嘴里亦下意识询问道:“怎么了?”

    漂亮女人试图从对方嘴里得知缘由,可惜赵平没有搭理她,不,并非不搭理,而是他正被某件事物吸引着注意力,或者说男人一双眼睛正死死盯着正前方。

    假如此刻将镜头拉近至赵平脸孔,定睛细看,那么便会看到……基于某种未知原因,就见眼镜男那张斯文脸孔现已满是恐慌,目光紧盯前方,盯着七八米开外正前方。

    因为……

    不知何时,他和钱学玲二人竟已直接走到了民宅大门口!

    (这,这是,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别人或许不明白,可他赵平却清楚的知道目前正发生着什么,之前他明明选择错开民宅绕道前行,按理说他和钱学玲二人只需一直行走就会自行绕过民宅继而赶往市区方向才对,按照此种行走方式无论如何都不会抵达民宅,可,为什么?为何走到最后两人还是双双来到民宅门口?

    (是黑暗导致方向判断错了?还是这栋房子以某种方式移动过?)

    暂且放下脑中疑惑,暂时压下心中恐慌,当抵达房屋门前的那一刻,加之距离过近,不管愿意与否,二人皆不可避免彻底看清了民宅样貌,正如早前所言,房屋确实没啥特殊,哪怕近距离观察其外形仍同寻常民宅大庭相径,唯一区别是,由于这次属于近距离观察,除彻底看清房屋外形外,二人还额外有所发现,发现门口竖立着一块木质招牌,上面印刻一行日文字体:

    旅行者饭馆。

    这栋房子不是民宅,而是一家饭馆?

    当然,是民宅还是饭馆这对目前已恐慌至极的赵平来说都已不重要,重点是他绝对不能进去!不出所料,看完牌匾,几乎同一时间,竖立门前的他当即转身就走,径直朝旁走去,是的,他赵平是绝对不会进店的,目前最需要做的是尽快离开这里,且越快越好,许是事发太过诡异,又许是房屋本身散发着古怪,见眼镜男二话不说转身就走,钱学玲亦隐隐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她虽不如赵平那样想的通透,但身体却也着实随对方一起折转方向,继而双双逃离,双双朝房屋相反方向快速远离。

    哒哒哒哒哒!

    这一次,两人移动速度比之前快上许多,二人亦尽可能以最快速度远远拉伸着同饭馆之间距离,要不是他俩个个带伤想必大步奔跑都有可能,决定是正确的,行动也是合理的,但,有句话说得好,叫变故往往发生在意料之外。

    沙,沙,沙……

    就在疾步而行的两人才刚朝右侧走了不足10米,忽然间,附近传来响动,一串脚步走动声由远及近,接着,数道黑色人影就这样自前方夜幕迎面走来!

    听此声音,又见原本空寂无人的荒野里竟出现了除二人以外的其他人,不论是赵平还是钱学玲皆双双大惊,出于本能,赵平正欲转身逃走,可谁曾想对方速度却极快无比,如同转瞬即逝般,两三秒后,几条黑影就已径直抵达二人身前,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些黑影并非螝怪或其他可怕事物,反而是几名陌生男子,一共4人,个个西装革履衣着讲究,清一色上班族装扮。

    透过月色,借助身后饭馆所传灯光,见对方是人,先不谈来不及逃走的眼镜男心里正想些什么,钱学玲倒是大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走到面前的4名男子则也纷纷用好奇目光打量起二人来,许是同样没料到能在此处碰到他人之故,打量片刻,其中一名高瘦男子率先朝同伴道:“咦?没想到半夜三更除咱们几个竟还有别人来这饭馆吃饭?”

    不可否认对方虽是陌生但确实都是人类,只是,不知为何,饶是看清对方是人,饶是对方看似没有恶意,可,赵平依旧神经紧绷,此时此刻,眼镜男大脑快速运转,眨眼间心中便有定计,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仍未等他说些什么,高瘦男话音方落,旁边另一名衬衫男就以大步来到赵平面前,然后一边手指饭馆一边面露微笑朝赵平和钱学玲发出邀请:“相逢即是有缘,二位不如跟随我们一起进去吃顿饭如何?”

    “不错,不错,半夜碰到也是缘分,大家一起进去吃顿饭嘛!”

    衬衫男邀请刚一发出,其他几人亦纷纷鼓噪起来,表面上看目前场景无非是几名上班族为缓解压力来此地喝酒吃饭,顺便又朝偶遇之人发出友善邀请,不过在这期间赵平却至始至终观察着几人,通过观察,他倒也着实有所发现,发现一个不同寻常的细节,亦或是……

    发现了一个足以令他汗毛倒竖乃至肝胆俱裂的惊人细节:

    即,借助高空月光,借助背后饭馆所传灯光,他看到……

    身前4名男子,4名不管怎么看模样都是人类,不管怎么看都是普通上班族的陌生男子,他们脚下,他们身后……没有影子!!!

    没有影子,那岂不是说……

    滴答。

    这一刻,眼镜男全身一片冰寒,豆大汗珠从额前冒出,继而从额头滑落地下,他,恐惧到极致,恨不得立刻转身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