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逼迫与饥饿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逼迫与饥饿

    恐惧,是一种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心理活动状态,属于情绪的一种,泛指人们在身陷某种危险情境,企图摆脱而又无能为力时所产生的担惊受怕心理,乃一种强烈压抑情绪,恐惧心理就是平常所说的害怕,按照心理学观点,当某件事超出人的常规思考逻辑乃至超出现实规则定律时,恐惧就会产生。

    一般而言,除直接威胁性命的外在压力外,恐惧还往往来源于细节,来源于某些不同寻常的反正常细节。

    ………

    此时此刻,赵平发现了异常,发现了面前4人的反常之处,所以,他,陷入恐惧状态,整个人颤栗连连无法自拔。

    他,想逃,想马上逃走。

    可惜,他却又不能逃,因为……除恐惧外,目前仍能勉强维持些许镇定的他还知道逃跑等于找死,对方极有可能不是人,就如同最初的孟祥旭那样。

    至于那孟祥旭到底有多可怕赵平可谓是深有体会,不单力量大的惊人速度更是快到难以置信,当初要不是紧要关头用灵异照相机将其定住,想必他赵平早就死亡多时了,就算如此,逃跑中他的一条右臂还是被对方打断,道理是相通的,既然断定眼前4人同孟祥旭类似,既然断定对方不是人,一旦逃走……百分之百会被抓住杀死!

    是的,待快速分析完眼前形势后,眼镜男突然发现自己竟已陷入绝境,陷入逃无可逃的绝境之中!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不过正是由于大脑快速运转,除发现身陷绝境外,赵平还额外发现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对方,貌似没有立即攻击他,反而伪装成普通人向他发出邀请。

    (仍在伪装吗?伪装的目的又是什么?还是说这些‘人’很希望我进入饭馆?)

    想到这里,又见对方暂时还没有撕去伪装的打算,强行镇定心神,赵平亦当即有所回应,先是朝对面4名男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接着便用一副日本人所常见的客气口吻回答道:“啊,几位先生真是抱歉,我们不能同诸位一起去店内吃饭,因为我们二人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所以就不进去了。”

    撂下这段话,眼镜男一把抓住身旁仍茫然未觉的钱学玲旋即抬腿就走,不曾想,还没来得及迈出脚步,下一秒,那名最先说话的高瘦男却抢先一步闪身挡住二人去路,然后用一种突兀变冷的语气朝二人道:“哦?有事吗?看来两位是不愿接受我等邀请了?”

    沙……

    说话的同时,不仅高瘦男表情渐冷,旁边三个人也一起有了动作,纷纷散开将二人围在中央!

    咯噔!

    察觉到对方言语变化又见几人举动愈发不善,赵平心脏顿时跳到嗓子眼!仅剩的一条左手更是下意识伸入衣兜,不过,待看清对方几人目前已置身在周遭不同方位后,待确认他哪怕使用照相机也办不到将所有人一起套入镜头后,终于,随着面色愈渐变白,随着冷汗接连滴落,加之对方暂未撕下伪装,强行克制住恐惧,眼镜男无奈选择了妥协,他,认清了现实。

    非常明显,甚至可以预料,一旦他继续拒绝,那么围住他和钱学玲的4个男人就会立即发动攻击,到时他就算能用照相机抵抗也绝对办不到短时间内将4人一起纳入镜头拍摄,最多只能定住一两个,剩下的男人则会瞬间杀死他,结局可以预料,只要他敢再次拒绝,等待他和钱学玲的最终下场只有死!

    (看来只好如此了……)

    最终,抱着能多活一会是一会的心理,抱着最后一丝渺茫希望,刚被几人包围,眼镜男就以刹那间做出决定。

    “额,既然几位先生如此客气,那,那我俩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赵平选择了妥协,表现得很识时务。

    果然,一听对方同意,原本面露不善的4个男人这才纷纷满意点头,后面的事就简单了,回身折转方向,很快,在4名不知是人是螝的陌生男子胁迫下,在无可奈何的悲观情绪下,赵平和钱学玲随对方一同走向身后房屋,走进那栋诡异莫名的荒野饭馆。

    行走过程中,钱学玲全身颤栗,一只手紧抓赵平衣角,自始至终未曾松开。

    ………

    吱嘎。

    叮铃铃!

    随着日式横向门被人用力拉开,随着门口铃铛受外力作用发出一串清脆铃响,很快,一行人径直进入饭馆内部。

    迈入饭馆,就见整间饭厅灯光通明,复古的经典日式布局则也紧随其后映入眼帘,不单布局复古,内中装饰亦颇显风雅,不可否认饭馆环境较佳,但这种时候不管是赵平还是钱学玲二人任谁都没那心情观赏环境欣赏装修,而是不停扫视身旁,偷偷观察着将他俩夹在中间的4名陌生男人。

    “欢迎光临!”

    与此同时,众人走进饭厅之际,一道略显苍老的招呼声也已径直从前方传来,随着声音发出,很快,一名身穿和服的老太婆从后厅走出,老太婆年约60左右,脸上皱纹颇多,听到铃声赶忙出来迎接客人,走至身前,一边朝众人鞠躬一边询问道:“几位客人吃点什么?”

    “随意,来点招牌菜就好。”

    “好的,请稍等。”

    许是以往常来之故,几个男人同老太婆之间交流很是随意,话归正题,待老太婆离开后,面色苍白的赵平与钱学玲二人则也不可避免同这些人围坐在一张日式短腿桌前。

    俯身坐定,执行者本以为陌生男子们会说些什么,不料刚一坐定,同钱学玲并排坐在一起的赵平便发周遭4人竟是一动不动毫无反应,是的,此时此刻,对面,4名男子皆如木偶般跪坐桌前久无动静。

    见此情景,不单赵平心中愈发不安,连一开始茫然未觉的钱学玲都察觉到了现场气氛诡异,加之太过紧张,心脏狂跳之余那本就紧抓赵平衣角的手亦攥的更紧。

    ………

    沉默,仍在继续,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饭厅内,二人就这样心惊胆颤的陪着4个陌生男人坐于桌前,过了大约十分钟后,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那名之前去后厨忙碌的老太婆重返客厅,而这一次,手中还端着块托盘。

    “客人们请慢用。”

    放下托盘,老太婆告辞离开,众人则低头看向餐桌,就见盘内食物非常丰盛,除日式清酒外还有四盘菜色,算得上鸡鸭鱼肉一应俱全,饭菜刚一落桌,原本毫无动静的几名男子这才机械般拿起筷子缓缓开吃。

    这一切的一切是那么自然,可是,对于正置身此地的赵平和钱学玲来说却等同煎熬!无与伦比的死亡煎熬!

    此刻,深知其中可怕的赵平如坐针毡一动不敢动,见男人如此,同样顿觉诡异的钱学玲亦静若寒蝉,近乎凝固不动,一时间二人就这样盯着对面,盯着四名男子吃饭,吃着碗里那不管怎么看都香气扑鼻的热腾饭食。

    时间,继续流逝,直到不知不觉间视野朦胧,直到一股饥饿感席卷胃部,直到这股饥饿感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