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经验不足?要不等会儿我示范给你看看?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经验不足?要不等会儿我示范给你看看?

    舞倾城的调侃在小丹看来特别不是时候,魔王如论怎么唤都唤不醒的情况下,它都快着急上火了,她怎么还有心思打趣。

    立马连拽带拉,愣是将舞倾城给拖得脚下踉跄了几步,曦尧一行人纷纷跟了上去。

    “主子,你快来看!赶快来看看小黑子,我不过就将他打了一顿,现在无论我怎么叫他都没反应,他会不会……”

    小丹一会子上前查看魔王是否有无动静,一会子又蹿会舞倾城的怀里好一通比划,若不是时机不对,没准曦尧都能笑出声来。

    “死了!”

    “什么?主子,你说什么?死、死、死了?”

    啪嗒!

    闻言小丹从舞倾城的肩膀上,一个轱辘滴溜溜的滚落下去,傻傻的囔囔失语。

    “可不么,不就是你将他给打死的!”

    舞倾城见状眉梢微抬,转头再次确定魔王内丹是否完好,轻松安然的脸色在扭过头来时,却变得满是凌厉与责怪。

    嗨……

    这个小丹也真是的,下手可真够狠的!

    虽然魔族皮糙肉厚经得起敲打,但它怎么也不想一想小黑的内丹刚刚归体,终究没有与本体契合得很好,硬生生抗下它那一顿暴揍岂能受得了?

    幸好内丹无碍,若真救不会来了,否则指不定它躲在那个犄角旮旯里偷偷抹鼻子!

    话说……

    小黑,真情话大告白什么的,咋不能挑挑时间斟酌准备一番?

    冒冒然的表明心迹,再付诸于行动真的好么?

    一个,两个,都不是让人省心的料!

    “我、我、我……他怎么那么不经打?才……”

    “你还好意思说?小黑不就是被你给打成这样的么?”

    舞倾城出言打断小丹的辩解,直言魔王身上的哪一处伤不是出自它手,然后见它心虚的低着头,无意识用龙爪划拉着地上的土。

    “我……谁知道他怎么都不挡一下,我、我、我……”

    “小丹,那枚内丹你可是亲眼看我从小黑的眉心解封的,然后他便化身为蛟蹿上天际,再吞下内丹与你一块亲昵的嬉戏对是不对?”

    “……”

    “简而言之,小黑的修为并未完全觉醒,以你现在的实力揍他一顿,他又能承受几分?更何况这傻小子连挡都不挡,你还没发觉自己个将他的话给曲解了么?”

    舞倾城不愿这一世魔王还要跟小丹蹉跎下去,不由得为他多说上两句。

    要和咬,当真是两个不同的意思啊!

    “啊?曲解?曲解什么?”

    小丹一脸懵的呆坐在地上,脑海里使劲的想啊想,方才魔王与它都说了些什么,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因为所以然来。

    结果……是因为那小黑子开始咬它的嘴,它这才生气揍他的嘛!

    难不成它会错意了?

    “你个笨丹丹!”

    “啊咧?无妄,你怎么骂人呢?”

    “骂你又怎么样?”无妄想也不想的反驳,又道“因为你欠骂!”

    “哎……你……”

    “还有你不是人,顶了天我算是在骂龙,等你幻化成人了以后,再来跟我反驳那句话!”

    “……”

    无妄一句接一句的话,怼得小丹哑口无言,默!

    你不是人,这句话好像是骂人的,用在它身上该死的契合,真真是……

    凸凸,你个大凸凸!

    “好了,丫头,你别再说小丹了,很多事情它还不懂,跟它说通透就好了!”

    曦尧轻拍无妄的肩,示意她凡事适可而止切莫太过,于小黑亦或是小丹而言,都好!

    “啊?曦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迷糊?”

    小丹的视线在曦尧和无妄之间来回流转,蒙蒙眨巴眨巴眼睛,耸耸肩,表示无法理解他说话的含义,一副求甚解的样子。

    “呆子,你瞧!唤它是笨丹丹没错吧?”

    “你说的……都对!”

    “……”小丹咬牙切齿,默!

    它招谁惹谁了?

    曦尧和无妄则是怎么了,感觉他俩都怪怪的,莫名其妙!

    小丹的思维没一会儿就被曦尧和无妄带跑偏了,他们敢如此挖苦它,无非是为魔王争取一点点应有的“福利”!

    再者,舞倾城适才说过魔王无碍,他们俩自然不急,反正如今的主子神魂归位之后,她能耐大着呢!

    “娘亲!”

    “娘亲!”

    “嗯?宝宝,凝儿,有事么?”

    凤凝对于晶莹剔透的金玉之物并没有过多的热情,不过龙天佑喜欢那些,她觉得自然也要往一块去才行。

    套用一句她的话佑佑喜欢的,凝儿必须喜欢!

    两小无猜的纯质情感……真好!

    “娘亲,刚刚被小丹从上面踹下来的黑蛟,他不是魔王么?怎么会那么弱?被小丹敲打敲打就不省人事了?”

    龙天佑的一连三问,直把魔王给贬低成为修为不济,风一吹就倒的假把式。

    “宝宝,那是因为……”

    “娘亲,凝儿知道!”凤凝举着小手打断了舞倾城的话道。

    “凝儿,你知道?”

    “嗯!他跟凝儿很像!”

    “很像?说来听听!”

    舞倾城觉得自己突然有些跟不上两小娃子的思维,跳跃式的曲线太长,竟然说她万万年前的爱宠像她?

    “喜欢香香的东西!”

    “……继续!”

    香香的东西?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佑佑的嘴儿香香的,凝儿就是很喜欢跟他玩亲亲!”

    “……”

    舞倾城瞬间石化,她都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事?

    宝宝的嘴儿香香的,凝儿喜欢跟他玩亲亲,这事儿子从未跟她提起过……

    完了!完了!

    宝宝,你的贞洁迟早不保!

    “凝儿猜魔王也想与小丹玩亲亲,但没有注意力道让它误以为他在咬它,这才将他一顿虐打的,嗯……大致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具体的应该问魔王去!”

    “……”

    “……”

    “……”

    ……

    一群人神情异样的听完凤凝的话,个别借故扭过头掩饰羞涩的脸色,因为……

    凤凝的话实在太过直白,更何况她年岁小小的一个小女孩,他们竟然还不如她看得透彻,岂不是燥得慌么?

    “小凝儿,你是说小黑子不是咬我,是在与我玩亲亲?”小丹飞到凤凝的肩上蹲着疑惑的问。

    “看起来是这样的。”

    “经验不足?”

    经验不足几个字从小丹的嘴里说出来,外加上它探索的神情,舞倾城觉得小黑即便被她给救醒了,估计还会燥得厥过去。

    “没错!”凤凝想也不想的点点头,想了想又道“要不等会儿我示范给你看看!”

    “好!”

    “不行!”

    ------题外话------

    哎呦我去,昨晚特别困,眼睛都快睁不开眼了,说好小眯一会再发文,结果直接睡过头了,嗨……

    今早猛然惊醒,打开助手正准备操作,却又见苍穹宝贝豪赏来了,谢谢你的支持与鼓励,自我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吼吼吼……

    先嚎两嗓子,解解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