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九零年代小甜妻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愿万无一失(一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愿万无一失(一更)

    “叶妹子?”王姐叫了一声。

    “黎子?”薜雪也叫。

    叶黎看向她们,对上她们视线,笑了笑。

    *

    袁大婶女儿的事情过后,王姐说要扮鬼吓刘姐的老公,她不再等了,派去跟着刘姐老公的人一直没有消息,不可能一直等下去。

    跟着的人发现刘姐老公偶尔会回家去,前阵子还换一下酒店旅馆,也许还是怕人跟着他,规矩得很,每天很规律,做生意见客户喝酒再睡觉吃饭。

    现在又在同一家酒店住了几天了。

    她们要扮鬼直接去他住的这家酒店。

    “好啊,好啊,早该扮了,王姐,说了又过去好几天了,你没发现吗?那天黎子还说我,之后一直没有听你提起,袁大婶女儿不见又弄了几天,到现在才提起,我们可是一直等着抓到真凶,安慰刘姐在天之灵,王姐,找谁扮啊?”薜雪一听说起来。

    “嗯。”王姐嗯了一声。

    叶黎“还是你啊,薜雪你来扮?”她又看薜雪。

    “黎子,不是说了,我害怕,怕。”薜雪一听看黎子,说过了,王姐一说,黎子又提起她。

    王姐也想起来,笑了笑,她问了问“就我们三人,能不能办到?”要是不行,就再找人,要是可以就她们三人。

    怎么做呢,要具体说一说了。

    刘姐去了后因为被杀,警察调查,轰动全县,因为没有调查出来,再调查不出来——刘姐的老公一直想尽快办葬礼,早点草草把事情了结了。

    叶黎在想她们三个行吗?

    “我不行,不要找我扮,王姐。”薜雪还是说,表明她的态度,叶黎“我们三人也可以,只需要扮鬼,行动快,也不会有人知道,找人的话要看找什么人。”

    “那就再看看,找人我也在想,我们去就怕不行。”王姐又说了她担心。

    “薜雪,我们一起,你不是不怕吗?”叶黎又看薜雪“我们三人一块。”

    薜雪一听,啊一声“这样吗,这还差不多,怎么扮?”怎么操作?她有了兴趣还有胆子了,想要听计划。

    她是说过有人一起,她们一起她就不怕。

    “怎么样薜雪?”王姐也看过来问,笑着。

    薜雪点头,说可以“我可以,要是这样我能行,让我来就是,我们一起来查清刘姐的死。”

    “薜妹你真是够义气,真是。”王姐夸起来。

    “我们薜雪就是这样的。”叶黎也道,薜雪有点不好意思,不久前她还不乐意扮呢“我是这样的。”

    王姐叶黎笑了笑,接着继续说。

    “薜雪同意了。”叶黎道。

    “那就薜妹子,谢谢薜妹子。”王姐很感谢薜妹子,这样干脆,怕正常,说几人一起就敢,也是很胆大很勇敢了,换成她们都不一定敢,找别的人不一定愿意。

    而且还要和对方说清楚,说刘姐的事,她们想做什么,对方听了不一定愿意,就是愿意怎么扮也要商量,不一定能成功,她还是对她们三人有信心。

    叶黎王姐对视着,叶黎觉得要万无一失,王姐也想万无一失。

    她们没说话又想着。

    “我们做的话,更容易成功,我来扮可以,黎子你和王姐呢?”薜雪这会又说了,再说,再问。

    “我们想要万无一失。”叶黎王姐不再想说出来。

    “我扮鬼,扮成刘姐,我和刘姐高矮差不多,胖瘦不一样,要好好化妆,扮得像。”薜雪说起来。

    “我来帮你化。”王姐说。

    叶黎也帮忙,薜雪不再说了。

    “接着行动的时候我负责盯着人,负责弄清楚安不安全,还有让人进去,等着刘姐老公回来,叶妹子,在行动前我们还要再观察下。”王姐接着再说起来。

    薜雪点头。

    叶黎“我可以接应薜雪,只是扮成鬼出现还好说,有王姐你的安排提前到地方,想办法进他的房间,或者订旁边的房间,看能不能进去,就是扮完鬼吓到了怎么离开?你能安排好吗,王姐?”这点要注意。

    王姐也在想,听了点头“对,叶妹子说得没错,我也在想着这一点,想个办法还是有可能办到的。”

    “那怎么办,王姐?”薜雪问。

    叶黎“不用急,我们想好再说。”王姐说是啊,接下来。

    “我们还要让刘姐老公相信,怎么让他相信,还有就是让他说真话,只有吓到他才有可能说真话,可惜没有录音的,不然录下来交给警察就是。”

    “下药还是趁他喝了酒,他身边现在都没人?”薜雪开口“哪里来的录音用的。”

    “不是叶妹子说有录音的吗?”王姐看向叶妹子,薜雪也看向黎子“黎子你说的录音笔?”

    “听说还是有的。”叶黎记得这个时代好像也有,但在外国,好像都是很老旧的。

    王姐摇着头。

    “下药下什么药?”叶黎接着问薜雪,觉得要是这样就好,后世是有录音笔的,而且手机也自带了录音的功能,如今不可能。

    后世很多东西都很方便,想做什么都好办,如今不行。

    她也恨不得有录音笔,还有另一个办法。

    “找别的人扮我们不会有危险,只要远远看着,遥控指挥就是了,就怕走漏消息,一般还是不会。”王姐想了想,说起这个,又有了另外想法。

    叶黎“是这样。”

    王姐“要不我找人。”为了刘姐被杀的真相,她可以冒险,叶妹子薜妹子不能。

    她也不想冒险,自己的命也重要。

    “我们先还是不要决定,再是想调查刘姐的死,可是自己的安全也要注意,我们自身也重要,冒险要冒,最好还是安全。”

    王姐压下心中急迫,又说了说,不想叶妹子薜妹子有任何不好。

    叶黎没有出声。

    “那到底是怎么样啊,到底是我们上还是找人啊,不是定下来了吗,又这样说,这个还没定下来吗?还要再说说?”薜雪闻言,不过。

    “刘姐的老公要是杀人犯,我们去会不会有解除险?”薜雪想到再说起来,说不怕是不可能的,只是为刘姐查清真相让她有了勇气。

    王姐叶黎听罢,一样想法一样担心,就是找人,要是找的人出了事也是她们的错!

    也不能大意!

    “我们的行动他不知道,就不可能提前防备,也不可能提前做什么。”

    “杀人犯可不是一般人。”薜雪道。

    “杀人犯。”叶黎也开口,后面没有说。

    “我们先。”王姐想到一件事,薜雪和叶黎不知道她想说什么,看着她。

    “我们先这样做,给刘姐老公发短信,先吓一吓他,提前让他觉得刘姐变成鬼在找他,再扮成鬼出现在他面前?”薜雪却想到了,说了。

    王姐看向薜妹子“薜妹子说的也不无道理。”

    “怎么操作,王姐,薜雪,而且也容易让刘姐老公起戒心。”叶黎说了。

    *

    最终,王姐叶黎薜雪她们还是照着计划,行动了,该提前安排的已经提前安排,还需要安排确订的王姐用大哥大打电话,安排确认,王姐没有找几个人,都是信得过的。

    她们先悄悄在天刚黑下来的时候到刘姐老公住的酒店开了两间房间,尽力不让人发现。

    刘姐老公开的房间没退,找人想办法进去看过,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派去跟着的人也说刘姐老公没有带什么危险物在身上。

    就是因为确认过,她们才敢来。

    至于为什么开两间房是为了以防万一,到时候好躲起来或离开。

    她们一起等在房间里,叶黎薜雪等着。

    跟着刘姐老公的人说了刘姐老公在别人面前还是会表现得死了老婆很难过,伤心,王姐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刘姐老公这两天都喝了酒差不多半夜才回酒店,回到酒店倒头就睡,倒是没有找人来陪,正好她们行动,今天不知道会不会喝?

    看着外面的夜色,晚饭都是在酒店随便吃的,等到现在快半夜,要到时间了吧。

    三人看了电视睡了休息了到此时都醒过来。

    薜雪在王姐叶黎换手上打扮成刘姐的样子,不过怎么也不是太像,灯很亮,还是不如白天的,王姐左看右看,觉得还是可以了,夜晚就是这样,还是行的,叶黎点点头。

    还差一些东西,到时候再弄上就行了,她想着没有说,王姐也在想最好把头发披散开,埋一下头,然后再猛的抬起头来,直起身子就可以了。

    想到那个场景她想笑,她也不由微微笑了出来。

    叶黎看到了想问一下为什么笑,王姐。

    薜雪听她们说差不多,再照了一下镜子,可是看着镜中的自己还是不像刘姐,黎子王姐就觉得可以了。

    她想要说话也说了。

    “真的可以了吗?要不要再加点什么?”薜雪问起来,看到王姐在笑,不知道王姐笑什么,就问了,黎子也好像想到什么。

    “没有笑什么,薜妹子,就是想着你这样很不错,很像了。”王姐道,叶黎同意。

    薜雪再叫她们一声“我还想再打扮一下呢。”也不去管王姐笑什么了。

    “不用了。”王姐摇头,叶黎也跟着一起摇头,薜雪见她们都这样也不再说什么了,看着镜中自己,坐了下来,等着。

    目光一下看向外面,一下看向门口,等着有人提醒,怎么时间过得这么慢,人还没有回来?刘姐那个杀人犯老公!

    “到时候黑暗中就像了。”王姐这时道。

    叶黎“嗯。”她也想象了一下。

    “黑暗中都看不见,那我就等着了。”薜雪说道,王姐“我又确认了几次没有危险,确认了没有危险物,刘姐老公身后也有我们的人,会一直跟着,跟到房间里,守在门外,也会帮我们一起盯着。”

    “嗯嗯。”薜雪就是这样才放心,此时更放心了。

    叶黎也更安心,她也怕薜雪有什么,只有一次次砍认没有什么才能不担心。

    王姐“在行动前还会确认,跟着刘姐老公的人也会和我们说,一定要成功。”

    薜雪又是点头,点了好多次头了,叶黎“好。”

    “我们的录音笔。”王姐这个时候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到她们的面前,告诉她们,她准备的录音机。

    录音笔不是录音机?薜雪一看认出来,这个时候王姐拿它出来做,还是从包里拿出来,好像好的就放在里面“录音机怎么录?”

    王姐还说是她们的录音笔,王姐没有昏头吧,没有傻吧?怎么会这样说。

    她理解不了。

    叶黎同样看着录音机再看王姐,大概知道王姐说的是什么。

    “录音机不是录音笔,王姐,怎么录?”薜雪说了,叶黎还是不说话。

    “我只找到这个。”王姐道。

    *

    没有到半夜,王姐大哥大响起,她接了,刘姐的老公回来了,回酒店了,可以行动了,三人看着对方。

    叶黎让王姐给薜雪身上加上血腥味还有红色的血,王姐记着,又和薜雪说了到时候要埋头么怎么的。

    效果更好。

    还有手中的光源也要拿好,到时候照到脸上,电她们没办法停。

    然后各自行动,薜雪先出了门,一点不怕,叶黎王姐陪着,去了隔壁,有人接应。

    叶黎王姐回去,叶黎“他真的做了亏心事,杀了刘姐,再怎么也会怕。”

    “也只能指望这了,那边通知了,好不容易才叫来,再等下去不行了。”幸好没有再等下去,王姐想。

    不久之前,有脚步声响起。

    王姐又确认了一声,叶黎看着,薜雪躲着也好像听到了声音。

    刘姐老公回到酒店的房间门口,打开了门,准备进去,他喝了不少酒,只有这样他才能把这日子混过去,那个婆娘死了。

    他想着还是有点怕的,怎么会不怕,死了人,连外面的女人他也好多天没找了,推开门他走了进去,回身关上门。

    也没有打开灯,直接走到床前躺下睡觉。

    他一下子睡了过去,窗那里,窗帘后面站着的人探头看了看,然后,等了一会,等到差不多,她走了出来。

    扮起鬼来。

    “老,公,老公。”她埋头再抬头直起身体,甩了一下头发,走到床边用渗得慌的声音叫起来,学着电视里的那些——

    她慢慢的走来走去,就像是在滑一样。

    她可是看过不少鬼片的,也学过,相信自己学得很像。

    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刘姐的老公,本困就要睡沉了,忽然听到了什么,不知道是什么声音,他想说吵什么吵。

    不要打扰他睡觉,他没管,又睡了,只是又听到声音,好像还是在叫他老公,谁啊?好像是……他觉得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不然怎么会听到——

    “老公,老公,我来找你了,老公醒一醒,我来了,我死得好惨,我知道是你。”

    薜雪觉得自己学得更好了。

    自己都觉得有点怕了,好像有风吹进来,吹在她的身上还有衣服上,衣服也是被吹了起来,凉凉的不有点可怕。

    周围黑得不行,为了有效果窗帘也放下来了。

    她告诉自己不怕,她才是来吓人的。

    又靠近刘姐老公“老公,我死得好惨,是你杀了我,我知道,我来找你了。”

    只要刘姐老公说了会有人听到的。

    “是谁!”这一刻刘姐老公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向四周,也想坐起来,只是醉了没坐起来。

    薜雪又说,声音更渗人,拉得很长,拿起带着光源的东西,一下子照到脸上,凑近刘姐的老公。

    伸出手要掐他。

    “老公,你害死了我!“

    “什么东西,是你是不是刘大花?我既然能杀了你,现在也不会怕你!想要和我分钱,想要我的钱,和我分财产,还不准我和别的女人一起,去死,我当然要杀了你!”

    薜雪又怕又喜,刘大花就是刘姐。

    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