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九零年代小甜妻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为何而哭(一更)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为何而哭(一更)

    靳北森“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完美。”

    “我从来没有以为你多完美。”叶黎也开口“可以说了吗?”

    “我在你眼里从来都不完美,你在我眼里却很完美。”靳北森听了有些没想到,却了。

    “靳北森,我也不完美,也有缺点,是人都有缺点。”叶黎没想到靳北森会这样说,她望着他。

    “是人都有缺点,可是在我眼里你那些都不是缺点。”

    “你。”叶黎说不出话。

    “情人眼里出西施。”靳北森又摸了一下她的头,轻笑一声。

    叶黎别开头,说正事。

    “你有什么猜测?”靳北森问她。

    “猜测,你是问我有什么猜测,我一无所知,什么也不知道,问你也不说,只看到了想知道?”叶黎上次就发现他好像很难出口,难以启齿,靳北森!

    “很难。”靳北森直接的“你做好准备接受我的过去还有我说的了?”

    “那。”叶黎点了点头,又等着,靳北森摸着她头还有脸的手收了回来“我曾经染上毒瘾。”他说了,用很平常的语气。

    “你说,你说什么?”

    叶黎听了就像没有听清楚一样,想再听一遍,让他再说一次,整个人坐正转头看向他,毒瘾,她没有听错?

    毒瘾是什么?

    靳北森对上她的目光,一下子捂住她的双眼“你没有听错,听我说。”

    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忽然不想看到她的目光,也不想知道她是怎么看他的,不想让她看到他的样子,一下子用手捂住了她的双眼,让她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他说,就这样说吧。

    “靳北森。”叶黎叫了一声,手放到他的手上。

    “不要看我,听我和你慢慢说。”靳北森再次按住她的手、

    叶黎慢慢回过神来,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感觉到他不想她看他,不想对视,那么,她也不想看了,静静的听着他的呼吸还有话。

    感受着他捂着她眼晴的手,感受着他的一切。

    “我很久以前染上的毒瘾,因为年少时的轻狂,知道的只有我身边的人,都封了口,我不说没有人会说,其余人都不知道,算是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只是偶尔还是会再犯。”

    靳北森继续。

    叶黎有很多想问,但一个字也没有说,她终于知道了,脑中很乱,想着。

    “你看到的就是留下的东西。”靳北森忽然来一句。

    叶黎到了此时终于了解了,知道了,她想说话。

    “你看到的就是它留下来的。”靳北森不知道想什么,叶黎没有出声。

    他接着“所以我不想说,不想告诉你,不想让你知道,你却生我的气,让我不得不说。”

    “靳北森。”

    靳北森接着往下说“从小我就不缺什么,我的出身注定了我要什么有什么,这样的自大狂妄——由于对自己太过自信,可以说自负,觉得没有什么能难住自己,该玩的玩腻了,有一天,我便好奇的尝试了一次,没想到我低估了它的可怕,高估了自己,再也戒不掉了。”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厌烦,突然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因为那个女人做的,对女人的厌恶,然后想醉生梦死。

    想要放纵,这他还不想说,也不想她知道。

    虽然眼前少女知道很多,他的秘密也知道,可是他还是不想提起那个女人。

    叶黎也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样。

    但仔细回想也能理解,觉得说得通,她知道不少有钱有势的人喜欢尝鲜,什么样的新鲜都喜欢,也更喜欢刺激。

    能玩的都玩过,只有玩命。

    没想到靳北森也是,回想起来时梦到的,她和靳北森前世和今生是一样的。

    “早就有人说过不能碰,毒品的可怕天天都在说,我也知道,可是想尝试的还是会继续尝试,好奇的人都是这样,越是有钱有势的人得到的太多,不知道珍惜,什么也阻止不了自己,也许也是有人在旁边怂勇着,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试一下就行了,无妨,相信自己。”

    “……”

    “可有时候就是这一试,万劫不复!”

    “靳北森。”

    “我也万劫不复,再也回不到当初,曾经有多自信,后来就有多痛苦,后悔,可是后悔没有用,反而时不时觉得吸一吸也无妨,那个时候已经陷进去,再也想不到别的,还觉得自己有的是钱也不怕,没有想过要戒掉,等到想戒掉的时候已经晚了。”

    靳北森不想去想那些噩梦般的日子,他又用了多少心力,用了多少方法才像现在这样站起来。

    站在人前。

    虽然一直保持着理智,可陷进去了理智也没用,只会沉沦再沉沦,要不是老爷子,还有家族的重担以及自己心底那一点想要活在阳光下的心思可能还在沉沦。

    他看着眼前的少女。

    这件事算是他的秘密,到了如今他也不想有人知道,自己私底下也……毒品染上了,想要彻底戒掉很难,很难。

    他至今还在努力。

    这样的他,她还会喜欢,还会要吗?

    他并不像外表那么自信,曾经的自信在后来想要戒掉毒瘾的时候已经崩溃得不复存在,总有人觉得自己不一样。

    是不同的,染上毒瘾之后就知道了,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样的。

    尤其是在毒瘾犯了的时候,在忍不住只想沉沦的时候,还有什么也不想再想,只为了吸一口的时候,等到想要戒掉时,他和别的人没有不同!

    差点死了一样看似戒掉了,还是会有后遗症,不能听到也不能看到,只要再看到听到就会再吸,复吸!

    他也脱离不了这一点!

    “就算戒掉了,也会复吸。”

    “你呢。”叶黎觉得自己说不出话,说出口的话也是颤抖的,因为他说的,还有随着他的话她想到的。

    “我?”靳北森过了好一会才开口“戒掉好几年了。”后面的他不想再说。

    “对。”叶黎马上点头“然后呢。”

    “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是普通人,一个人。”靳北森说了,问她,叶黎沉默,沉默,再沉默“你复吸了吗?”她问得很轻,很轻。

    “对。”靳北森点头。

    “那你。”叶黎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说,靳北森“不过又戒断了。”

    “那你就没有想过不再复吸,没有想过真的彻底戒掉,真的不再去想不再去听,或者就是听到也不会再吸,还有。”

    就算世界上没有这个可能,也要,而且真的没有吗?

    “想过。”靳北森说了。

    “做了吗?”叶黎想着。

    “没有。”靳北森说了没有。

    “为什么不做?为什么?既然想了彻底戒掉,不再复吸,那就忍着,我相信只要想就能做到,靳北森,你是靳北森,怎么能复吸?”

    叶黎再次开口,手再次翻转放到他的手上,她要看他,要看着他的眼晴和他说了,不想再这样什么也看不到了。

    “我也想做到。”靳北森还是按着她的手,可是这是想就能做到的?他在心中想着,让他再抱一下她。

    “那就做到,靳北森。”

    叶黎让他把手拿来,她要看他,靳北森“看我做什么?不是说了,不要看着我。”

    “放开我的手。”

    “不放。”靳北森直接回答了她,他还是要这样,他还是不放,就这样一直下去就行了。

    “我现在想看,我想看着你,我知道我可能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没有吸过不知道到底是如何万劫不复也不知道戒掉有多难,可是,靳北森,还是要彻底戒掉,知道了吗。”叶黎还是抓紧她的手,把他的手扯了下来。

    看到了他,她还在话说,还没有说完。

    靳北森手还要再放回去“好了,看到了,我知道了。”像是在哄她。

    “靳北森,你要做到。”叶黎出声再次强调“我真的没想到你要说的是这样一件事,吸毒,我以为是别的事,以为是别的,直到你说,听了还是不相信,你怎么会吸毒,这件事——”

    她说不下去了。

    她只想靳北森好好的。

    “你以为是什么事?”靳北森的手还是放到了她的眼晴上面,叶黎又看不见了。

    她的力气比不过他。

    “我不知道。”叶黎还是摇头“你认真一点,我希望你认真回答我。”

    “好了,知道了,不过你听了我说的这些,一点也没有嫌弃失望?没有想过离开我?不再见我?”靳北森说了,问她。

    看着她的表情,虽然被他捂住了眼晴,他不知道想到什么,又慢慢放开手,看着她的眼晴。

    叶黎也再次睁着眼看他,眼前的他如此的清晰“什么时候你成了这么没自信的人了?”

    “面对你,总是少一点自信。”

    “靳北森。”

    “我以为你知道了后会厌恶,会烦,必竟不是别的事,是毒瘾,我吸过毒,有毒瘾,还复吸了,没有彻底戒掉,不是该听了就离开不想再留在我身边,再和我接触,再和我这样的毒瘾犯一起?”

    靳北森放开了她,站了起来,走到一边去倒酒了。

    一般人听到都不会再留下,会离开。

    他以为眼前的少女也不会意外,他想过了,说的时候就做好准备,想好了,他不会放手,不会放过她。

    没想到说了才发现她的反应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竟然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她没有马上厌烦,不再让他碰,直接起身离开!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需要好好想一想,倒好了酒又端了回去。

    叶黎没有如别的人一样,是她重新活了一次,看法和别的人不一样,要是换个人可能就会如靳北森所说。

    “你什么时候开始彻底戒掉?”叶黎问,靳北森把手中的酒递了一杯给她,自己一档“放心,我一直在努力,自从遇到你,你在我身边,我想和你一起,不想让你介意后,一直想要彻底不再复吸,不然你也不会看到!”

    他喝了一口。

    一大口,没有慢慢的抿,叶黎把手中的高脚杯放到茶几上面没有喝。

    靳北森喝完了手中的酒,放下高脚杯,又转身倒了一杯,才走过来,坐了下来,没有和叶黎坐在一起,坐了另一边。

    一个人坐着端着高脚杯喝。

    叶黎看着他“为什么坐那里?”

    靳北森“怕你介意。”

    “我说了介意?”叶黎问她。

    “没有。”靳北森点头。

    “那就好。”叶黎走了过去,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然后坐在他的身边,让他往一边移一移,靳北森心情更好,凝着她,果然是不在意,笑了笑

    “我们一起吧,一起彻底不要再复吸,我会看着你。”叶黎又说起来,靳北森不说她一点也没有在他身上看出吸毒的痕迹,不是说吸毒的人都会变,也会留下痕迹。

    她取过他手上的酒“不要喝多了。”

    靳北森因为她的话放开了酒杯“连酒也不能喝了?”

    “嗯。”

    “为什么我没有在你身上看出任何一点像是吸过毒的痕迹?”叶黎问了起来,靳北森“因为我戒掉几年,就算复吸,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复吸了,我能忍着。”

    “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没日没夜的,只是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只要不提起不看到我也会一直忍着,你不相信我?”

    “相信。”

    “有时候情绪不稳,不好的时候就是想,我会找别的事情来替代,要是能忍过去就好了,就不会再想,时间久了就好了,一直等到下一次,我身边的人没有人敢提,只是。”

    “靳北森。”

    他们俩人对视,叶黎主动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一点点收紧,握得很紧,然后靳北森看着她,手也动了动。

    抽出来,叶黎不知道他为什么抽出手。

    靳北森抓住她的手,十指相扣,举起来。

    “我会在你身边,一直陪你,直到完全戒掉。”叶黎又说。

    “这是你说的,一再的说,我没有说。”靳北森道。

    “是我说的。”叶黎说。

    “你可不能离开我。”

    “我不离开。”靳北森又单手伸着揽过叶黎,把她抱到怀里,叶黎也心情复杂的抱住他。

    靳北森亲下去,叶黎也回亲他,事后。

    叶黎去了浴室,靳北森走了出去,和外面的人说一声,他想休息一下,让叶黎陪他休息,一回赶回来,都没有休息过。

    外面的人看到靳总叫了一声“我休息一下,没事不要找我。”

    “是,靳总。”

    对方回答了。

    靳北森就要进去,关上门。

    旁边另一个接了叶小姐来的人“靳总,叶小姐来的路上不知道梦到什么哭了。”

    “你说什么?看清楚了?怎么哭?”

    靳北森听了后,一下子回头,也不关门了,盯过去,让对方好好说一下,对方回想着说了,他也不知道,就是想着还是和靳总提了提。

    “睡着了哭,哭醒的,好像梦到什么?”

    有什么值得她哭?靳北森想着,没有让对方回答,因为对方也不知道,他就是一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之前问你们,说是没有发生什么,可是为什么哭?”

    “没有啊,靳总。”确实没有发生什么。

    “我知道了,我会问她。”

    靳北森转身关上了门。

    叶黎还在浴室,他走了过去,打开门走进去,看到了叶黎,叶黎在洗脸,洗好后,按了一下。

    “为什么哭了?”他走进她,走到她身后,从镜子里面看着她,看着她的脸。

    “什么哭?”

    叶黎没有听清楚。

    “哭了。”靳北森手放到她的眼晴上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