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八十年代之悍妻有点闲 > 第768章 福兮祸兮,祸兮福兮

第768章 福兮祸兮,祸兮福兮

    ,

    方玉兰见华大伯一指正就慌了。

    她都忘记了,当时自己都是头脸裹得紧紧的,还从村后头走的,怎么会有人看见呢?

    但心虚使她身子紧紧缩起来,随口一句“我,我,我们就是去村委会商店打,打酱油!”

    唐志新轻蔑的一笑,说“那简单,同样的问题,我们也有人在问你丈夫呢!来,那个小郭,方玉兰的丈夫怎么说的,二十五号傍晚六点半,他们在哪儿?”

    小郭配合的出来大声说“方玉兰的丈夫李义生说,二十五号傍晚六点半,方玉兰叫他去杀人,杀叶静贞。”

    小郭话音刚落,看热闹的人群大声“嗡嗡”的议论,方玉兰尖叫起来“李义生你个杀千刀的,我哪有叫你杀人,我只是叫你吓唬吓唬她弄点钱……”

    唐志新马上问道“哦?吓唬人弄点钱,把人吓唬得从坡上滚下去,严重脑震荡?”

    “我,我,不是,我……”

    忽然意识到不对的方玉兰愣在当地,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至此,便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唐志新当即带走了方玉兰和李义生。

    人们跟在警察身后,好奇的跟了一路。

    叶铭阳在人群身后漠然的看着。

    心理素质这么差,三两下就能诳出真话的人,到底哪儿来的胆子,竟然敢害叶静贞?

    嫉妒竟然这么的能蒙蔽人心啊!

    方玉兰和李义生当晚就被正式拘留了。

    唐志新第二天告诉叶铭阳说,主要是李义生胆子小,又不懂法,以为只要招认吓唬吓唬这样的事是没关系的,最多赔点钱了事,却忘记了自己当时是带着刀的事实。

    持械抢劫,可是大罪。

    现在严打时期,这种事怎么能姑息了?

    除了赔偿,坐牢是坐定了。

    ***

    魔都医院里,何季成包下了一个病房,主要还是怕孩子手术后太疼,影响别人不说,陪着的人也休息不好。

    叶静贞和小美并排躺在床上。

    小美刚做了手术,断骨之痛,大人都承受不住,何况孩子?

    小美的脸蜡黄,痛苦的低低呻吟。

    几个大人围着,一个个脸揪着,既不敢大声说话,又不舍得离开,只觉得心焦。

    叶静贞到现在也不能坐起来,坐起来就头晕,只能微微侧躺,心疼的看着女儿,眼睛哭成烂桃子。

    康彩珍是性子刚直的人,坐了一会儿,不禁在病房里兜圈子,也擂墙“气死人,气死人,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吓唬的孩子,我一定打她个半死!”

    郑金娥只是抹泪“真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坏心肠,有什么事冲我来,我老胳膊老腿的没事,怎么能吓唬孩子呢?我的心啊!”

    李婶叹气,轻轻的摸着孩子的头发“我可怜的孩子啊,要是我能帮你疼就好了。”

    何季成看着这样子,悄悄的出门,买了几个热腾腾香喷喷的鸡蛋糕,一个个的送,一个个的劝

    “康大婶,来来,咱们自己个生气没用,吃点,吃点;小美她外婆,别哭了,一哭啊,孩子心里不好受,别哭了,先吃个鸡蛋糕;静贞,往宽处想,总算的,别的地方没伤着,会好起来的,你自己也得养起来,要不然可怎么陪小美呢,是不是?”

    叶静贞本不想吃,可对着何季成,心中感激,也不好意思太过娇弱,便接了。

    何季成贴心的在她头下方铺上一层毛巾,又给放几张细纸,温声温语“慢慢吃,面包屑掉了也不要紧。”

    叶静贞抬头看他一眼,他满目温柔和怜惜。

    叶静贞脸就红了,默默的吃了一点。

    何季成又递上一个,叶静贞说“我不要了,我吃不下,何经理你吃。”

    何季成说“我在外面吃了,这些是给你们的,吃好养好,精神就好,医生说了,过几天头里面的出血吸收了,就会康复的。”

    “嗯,我知道,这次多亏了你。”

    “快别说客气话了,只要能好起来,别的都不是事。”

    “何经理,现在小美做完手术了,不敢耽误你上班,你快去吧。”

    “没事,我请了几天假,等铭阳来,我再走。”

    “唉,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没事没事,小美是我女儿……干女儿,我帮忙,不是应该的嘛!”

    两人在床头低低的说话,顿时,整个房间都安静了。

    叶静贞往旁边一瞟,见郑金娥康彩珍几个正双眼放光的看着他们,叶静贞脸腾的红了,不敢再说话了。

    而另一边,小美刚刚眯着了一会儿,但手一动,就疼醒了。

    她痛苦的“嘶”了一声,张开眼四处看看,可怜巴巴的喊何季成“何伯伯……”

    何季成立马转了过去,看着小美的样子眼睛就红了“哎哎,小美啊,何伯伯在,爸爸在,你要什么,爸爸都给你买,啊?”

    “何伯伯,爸爸,魔都爸爸,我以后还能跳绳吗?哇……”

    “别哭别哭,可以的,手好了就可以的,放心放心,哎唷,别哭啊,等你好了,爸爸就陪你跳,小美要做勇敢的好孩子,爸爸给你讲一下,骨头断了,是怎么长好的,你就不怕了,好不好?”

    小美抽抽嗒嗒的“好。”

    何季成就拿着本书,细细的讲开了。

    一病房的人,听着都挺认真,还学了科学的护理知识。

    叶静贞看着何季成的拿着书的侧影,再看着女儿认真听着的样子,轻轻眨了眨眼,一滴泪没入枕头,嘴角却翘了起来。

    至于爸爸什么的,这会儿再也没有了心情非要纠正孩子。

    ***

    林霜霜是过小年的时候离开帝都的。

    在抓住铁镇山的第三天,他的余党估计是按耐不住了,再次到火车站想要拿回寄存的东西,被守着的武潇等人一网打尽了。

    就此,还揪出来了豹哥。

    武潇把墩子已死的消息告诉豹哥,豹哥心有余悸,把和铁镇山有关的事情都说了。

    武潇又带着人去搜查了铁镇山的一个秘密老巢,找到了不少隐秘资料,异门借助这些资料,把铁镇山在别的地方的余党或相关人员全部抓了。

    这次,是真的彻底的清楚了这个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