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重生空间之七零 > 正文 第639章,侍寝的真相

正文 第639章,侍寝的真相

    说完,贵妃娘娘有意看了一眼玉宝林,看到她谨小慎微她就畅快。

    得宠一夜又如何?还不是得看自己脸色行事。

    看到华贵妃那怨恨的眼神,玉宝林后悔了。

    她不该为了自己的面子,装着一脸恩宠不尽的样子。

    昨晚到底如何,她比谁都清楚。

    她在偏殿睡了一夜,而皇上,他除去叫人把自己带来后,她连面都没能见上。

    要不是为了那点面上的虚荣,她真想好好发泄一通,可惜,她不能。

    看着贵妃误会自己,现下人又多,她不可能上前去解释,心下有了主意后,玉宝林整个人都乖觉起来。

    当然,也有看她不顺眼的人,知晓她的荣宠怎么来的,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就讽刺起来。

    “玉姐姐昨晚累着了,伺候娘娘的事情就让臣妾来吧。”张小仪挡住玉宝林的去路。

    她的品级只比宝林低一级,宝林下边就是小仪,所以张小仪到是不怕玉宝林,心中还嫉妒她。

    而走在她们身后还有几位小媛、才人、美人。

    没办法,皇帝后宫的人现下还很少。

    玉宝林被挡,脸上愤恨得瞪了一眼张小仪,正要开口的时候,前头贵人们都各自找位置坐了下来。

    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林婕妤如何不知华贵妃正气着呢,她张嘴道“张小仪到是个懂事的。”

    也算是把这事定了下来。

    要知晓,婕妤可是从二品妃位,跟宝林小仪之中的差别可大着呢,她一张嘴,也无人反对。

    就连华贵妃都笑了,对着张小仪招了招手“过来吧,难得你有这个心。”

    看都没看玉宝林一眼。

    玉宝林也是个能吃下气的,见到被隔离,她也不多话,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吃饭。

    一顿饭有说有笑,反正别人不知晓,林婕妤是吃的饱饱的。

    所有人离开后,玉宝林留了下来,华贵妃看了她一眼“进来。”说完,她就转身进了偏殿。

    这里是平时华贵妃待人接客的地方,金秋十月起微风,窗户微开,轻风扶过。

    华贵妃斜靠在炕上,盯着玉宝林,眼神中带着怨恨“说吧,她们都走了,你留下来何事。”

    玉宝林一听贵妃问自己,连忙跪了下来,‘嘭’的一声跪倒在地,这一声响吓到了四周伺候的人。

    “哟,这是什么事让玉宝林给我行这么大礼?”华贵妃正了正身子说道。

    玉宝林颤颤抖抖得道“请贵妃娘娘开恩啊,臣安昨晚并未侍寝,臣妾真不是有意下娘娘的面子。”

    说完,玉宝林就委屈得哭了出来。

    不过,她这话一出,华贵妃到是笑了起来,心中很是高兴,想道‘看来皇上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给玉宝林撑腰呢。’

    想到这,她的气就消了。

    “哦,还有这事?”语言中透露着欣喜。

    玉宝林能在后宫生存到如今,当然也有两把刷子,“是,皇上昨夜一直勤忙政务。”

    “既然如此,也是你的福份,起来吧。”

    贵妃身边的人也因贵妃心情的转变放松下来,只要不威胁他们的生命就好。

    “多谢娘娘,臣妾定以娘娘马首是瞻。”玉宝林是个聪明人。

    “呵呵,那本宫就不客气了。”说完,贵妃指着不远处的软凳“从吧,站着本宫还得仰头看着你。”

    “是,是臣妾思虑不周,让娘娘劳累了。”玉宝林坐下。

    而另一边,以出临华殿的宫妃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笑意。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玉宝林得宠当然不是她们所希望看到的,更愿得宠的是自己。

    可惜,她们没有玉宝林那样的福份。

    “张小仪今天很有眼色。”林婕妤走在前头,她身后跟着一位昭仪,她愤恨得看了一眼身后,轻声对着林婕妤说道。

    林婕妤轻笑,道“如果有心,你也可以。”

    “可臣妾是个愚笨之人,心思也没张小仪转的快,不然,还真说不定能帮上贵妃娘娘。”高昭仪笑说道。

    出头,不,她们不会。

    羡慕是一回事,可出头又是另一回事。

    有些人啊,就是想两边都得好处。

    林婕妤又如何看不清,如不是为了皇后之事,她又怎会站到贵妃这边。

    说来,也是她自己不得宠的原因。

    要不然,定会报她丧子之痛。

    林婕妤痛恨皇后,只因她刚进门的时候害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王府那时还处处仰仗着白相,如没有白相,现如今的帝位上的人还不知道是不是这位呢。

    大婚当天,她因肚子疼,想请太医,可府中管事哪里肯为了她一个小小妾妃得罪得宠的王妃。

    直言说,大喜之日,不得见医。

    还让她别到处走动,免得冲撞到王妃。

    就这样,经过一晚,她的孩子没保住,流了。

    当夜出了多少血,她清醒得记得,嬷嬷一盆一盆得往外端。

    粗数盆啊,那可血水中可是她的孩子啊,她如何不恨,如何不想让她为自己的孩子赔命。

    可惜,她的出身不好,那怕后来进宫也未得高位,只得一个婕妤。

    还是用她的恩宠换来的,之后,皇上来她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她也想再怀上一个。

    像淑妃清妃,或是和纯婕妤一样,得一公主也是慰寄。

    可天不随人愿,她怀不上,再也怀不上了,伤了身子,误服的狼虎之药,断了她母亲的资格。

    可谁又能想到,当初如何得宠,进宫后就如何失势。

    之后又出了一个宠惯后宫的华贵妃,呵呵,她不管谁得宠,只要一报自己那早早流逝的孩儿仇即可。

    她再无怨,再无恨,再无悔,那怕为此付出生命。

    不过,最近皇后那里到是没有信传来。

    林婕妤心有所思,快步向自己的长秋殿里走去。

    跟在她身后的高昭仪还未说完话,只见林婕妤就快步离开了主道,往自己长秋殿方向而去。

    “哼,得意什么。”高昭仪跺了跺脚,随后也往自己寝殿走去。

    张小仪因得贵妃夸赞和赏赐,整个人高兴得不行。

    身边也有人恭维着,她很享受这个时刻。

    她可不知,玉宝林可是得了贵妃的原谅。

    日子一天天过去,莲花也在自己的坤宁宫里养着胎,无人打扰的日子不要太清闲。

    加上她的调养,原主又不丑,半个月的时间硬让莲花把原主调成了一个大美人。

    “主子,你这肌肤真是如玉般肌滑温润。”紫惜帮着自家主子穿着衣衫,笑说道。

    只见如今的莲花是大变样,红扑扑的鹅蛋脸,白净的尖下巴,莹然有光的眼睛,乌油油的青丝,当真是皎若秋月啊。

    身穿淡粉色月季花综裙,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朵娇艳的花骨朵一样,让人舍不得移开眼。

    “你啊,头发简单些,我们又不出去,用不着带那些头饰,重的很。”莲花没好气瞪了一眼紫惜说道。

    紫惜是个能干的,样样都会,样样都精。

    而她带过来的那三个人也个个不差,先不说武功,光她们那一身手艺就讨喜的很。

    紫惜不必多说,样样都能,现在管着坤宁宫中大小事物,跟周福海算是合作愉快的很。

    而紫情最得莲花喜爱,只因她那一手厨艺当真不比御厨差啊。

    自小厨房开通后,莲花每日三餐都由她打理着,让莲花天天吃着不重样,还都是一些孕妇可食之物。

    做出来当真是色香味俱全,如果可以的话,她都想把她打抱带回自己的世界里去。

    而紫怜,她那一手医术真真让莲花惊叹的很,她入住坤宁宫的第二天,就把整个坤宁宫中的物品都给清理了一遍。

    不得不说,原主还真让人痛恨,里头那害人的物品可不少。

    有些是她自己带进宫来的,有些是别人安放在坤宁宫中的。

    大大小小不下数百样。

    还好整个坤宁宫大,没有全都放到她的主殿之中。

    不然原主只怕早早就死在这阴私之下,说不定等不到她的到来。

    而紫怡,她看上去最纯洁,也是最无害的,可她那一身武功可不比周福海差。

    半个月的时候,她跟坤宁宫中的人都相处的最是愉快,那怕是宫外的人,她都个个得人喜爱。

    上到延福宫,下到夜庭,没有她不认识的人。

    对此,莲花听到了不少的故事,每天还让她给自己讲故事听。

    让莲花身边伺候的人都无语的很。、

    反应最大的就是紫惜,说会教会小皇子。

    “就娘娘嫌弃这些东西,要是其她妃嫔,只怕全都带上都来不急呢。”相处久了,紫惜也放开了许多。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们四人都吃下了皇后娘娘给的药丸。

    一开始不情愿,可经历多了后,她们反到个个都争着上前,只想得到周福海的待遇。

    没错,莲花对手下从来不吝啬,她经过修仙世界的洗礼,一手御下可玩的那叫一个精。

    “她们喜欢也没办法得到,谁让皇上就宠我一人呢。”莲花傲娇道。

    看到主子这样,刚进来的紫情就笑了志来,“主子,可别让别人听了去,不然会被气死的。”

    看到紫情进来,莲花知晓,早膳好了“不怕不怕,就怕气不死她们。”说完,莲花快步走了出去。

    “紫情,今天早上吃什么啊?”

    对吃,莲花觉得来到这个古代也挺好。

    “都是主子爱吃的。”紫情一笑脸上就有两个酒窝,可能是因为爱吃,所以她也比紫惜她们几人要胖上一点。

    不过很可爱。

    “那成,要是一会不好吃看我不收拾你。”跟她们相处久了,莲花的性子也放开了许多。

    很快就走到偏殿,看到桌上的饭食后,莲花就笑了“还是紫情最了解我啊。”

    桌上摆放的都是一些莲花喜爱的吃食,就连辣椒菜都有,早上喝点粥,吃点小抄的菜,当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莲花本就是南省人,爱吃辣。

    而这个世界里也有辣椒这东西,所以莲花才不会委屈自己呢。

    “主子,少吃点,要是上火了就不好了。”紫惜瞪了一眼紫情。

    莲花哪里会听紫惜的,立马摆手“紫惜啊,好像大海找你,你去看看他找你有什么事。”先把紫惜给打发出去,不然早膳没法吃的痛快了。

    紫情捂嘴笑着,而紫惜又如何不知主子的意思,很是无奈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听话得走了出去。

    以主子的本事,她定不会让肚里的小主子有事的。

    看着紫惜出去,紫情害怕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后怕道“还是主子有办法,要不然今天一定会被紫惜姐姐给念叨一天的。”

    她自己也喜欢吃,而她早早就试吃过,这点辣度不管是对主子还是对主子肚里的孩子都不会有影响的。

    她做饭前就去问过紫怜了,紫怜说没事她才做的。

    当然,紫怜的原话是“只要你不怕紫惜姐姐念叨你的话,你可以做。”

    她们三人最怕的就是紫惜姐姐开口念了,真跟个和尚一样,没完没了。

    听着头晕的很。

    “是吧,我也觉得我很历害,好了,我开吃了。”莲花拿起筷子就开吃起来。

    吃的那叫一个香啊。

    晃眼十月过去了。

    十一月来到,天是越来越凉,坤宁宫也差不多闭宫半个月了。

    十一月初一的早上,卯时三刻左右,莲花就被紫惜给叫醒了起来。

    “主子,今天是初一,后宫要过来请安。”紫惜拉开床帘道。

    莲花睡觉沉不错,但她的警觉性也强,紫惜一靠近她就知晓了。

    一听到她的话,没好气睁开眼睛“就不能免了吗?”她不想起床啊。

    “不行,主子,祖宗家法不能破,这对主子不好。”不光紫惜来了,其她三人也端着洗漱的东西走了进来。

    “就是,主子要是睡不够,一会回来再补眠也是一样的。”紫怜走过来帮着紫惜一起扶着主子起身。

    莲花最终投降,因为,她敌不过四人之手。

    收拾好后,莲花也不急着出去,她先填填肚子的好,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她得好好看个戏。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也不知道这后宫里有多少台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