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庆荣华 > 正文 第六十六章、感同身受(二更)

正文 第六十六章、感同身受(二更)

    这天下工后,因着是第一次领工钱,曾荣去街里有名的五香居买了点酱肉,出来后看见路边的水蜜桃十分新鲜,又买了几个水蜜桃。

    谁知当她兴冲冲地回到家时,正好碰见徐靖也带着两个小厮上门,见心的手里也拎着一个篮子,里面也是几个水蜜桃,外加一个大西瓜。

    “阿荣姐姐,你才回家?”徐靖立住了,规规矩矩地问好。

    这是自端午那日放风筝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快一个月了,曾荣说半点不想念他是假的,只是她现在的身份委实没法去找他见他。

    这时的她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一句话,相见不如怀念。

    见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既会害了对方也会害了自己,不见,还能凭着自己的毅力慢慢去化解这种思念。

    其实,重活一世,因着年龄和阅历以及心境的改变,曾荣对徐靖的感情也在逐渐沉淀,这一世,她更多的是把对方当成自己的亲人而不是爱人,毕竟此时的徐靖还是一个懵懂的十岁小少年,和曾荣产生不了共鸣。

    因而,怕自己一时心绪激荡再次吓到徐靖,曾荣只礼节性地点了个头,先一步推开了大门,听到动静的曾华掀了门帘出来。

    “大姐,你和徐公子一起来的?”曾华的眼睛在曾荣和徐靖两人脸上溜来溜去。

    “不是,在街口碰上的徐公子。这样吧,你陪徐公子说说话,我来准备晚饭。”曾华说完自顾自地进屋放下手里的东西。

    徐靖一听松了口气,“好啊,阿华妹妹,这是我给你们带的桃和西瓜,是我们家庄子上送来的。”

    说完,大概是怕曾荣误会,又补充道:“是祖母让我送来的,祖母还说让阿荣姐姐有空去看看她。”

    曾荣一听这话顿住了,徐老夫人不太可能会无缘无故让徐靖来传话的,想必是真有什么事情问她。

    “这样吧,正好我在绣坊吃过晚饭了,不如这会就去见她。”曾荣说完人已走到了门口,她可不敢让对方等她。

    徐靖对此未置可否,曾华倒是颇为忧心地看着她,曾荣上前摸了摸她的头,“没事的,大姐去去就来。对了,我今天给你买了点酱肉,你别不舍得吃,天热,放不住。”

    “阿荣姐去吧,我留下来陪阿华妹妹说说话。”徐靖见曾荣没有让他也跟着走,这才一脸灿烂冲她挥了挥手。

    彼时徐靖正站在门口的海棠树下,夕阳透过树叶的间隙给这个一袭蓝衣的少年涂上了一层金光,沐浴在金光中的少年再次击中了曾荣柔软的内心,她连正常的交代都来不及说,转身飞快地逃了出来,留下一脸惊愕的众人。

    “你大姐怎么了?”徐靖问曾华。

    那种怪怪的感觉又来了。

    “应该是担心你祖母找她有什么事情吧?”曾华暗自叹了口气,仓促间倒也找了个好理由。

    她不是不清楚大姐对徐靖的心思,只是她也不看好这两人,毕竟这一世的大姐出身太低,而换身份重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外人是很难相信的,因此,即便她们说出来,外人也只会把她们归到鬼附身一类去,而鬼附身一旦被发现,不是人人喊打也是会被鄙视被唾弃的。

    事实上,曾华也说不好自己和大姐算不算鬼附身,以前在乡下时倒是听人说过,那些神婆之类的人基本是鬼附身的,可她和大姐两个却不是神婆,也没有神婆能掐会算的本事,因此,她也不好定义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但有一点她清楚,这个秘密是绝对不能轻易说出口的,重则危及到性命,轻则被人唾弃被人赶走,到时连个落脚地只怕都找不到。

    既然重生的秘密没法说出来,大姐就没法和徐靖相认,因此,这种情形下两人见面无疑是对大姐的一种折磨,这种感觉曾华太熟悉了,因为她自己就不止一次在面对欧阳思时,有太多的话想告诉对方,可每每未曾开口眼泪先落了下来,把对方给吓得不知所措。

    “喂,不是吧,你大姐不正常,你怎么也不正常了?”徐靖见曾华眼睛虽看着他,心思却明显没在他身上,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不期然却发现曾华的眼里似有泪光。

    “阿华妹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徐靖拉着曾华问,主要是曾华的年龄实在太小,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的举动会有什么不妥。

    曾华一下就把他甩开了,“没有,徐公子你说话归说话,别拉拉扯扯的。”

    谁知徐靖听了这话非但没生气,反而拿起扇子在曾华头上敲了一下,“你才多大,谁教你这些?”

    说完,徐靖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较为愚蠢的问题,还能是谁教的,肯定是曾荣呗。

    “好了,吃饭吧,你大姐不是说她已经吃过了吗?你别饿着了,她去见我祖母肯定没这么快回来。”说完,徐靖推着曾华进了屋,自来熟地坐到炕上翻起了炕桌上的书籍和习字本。

    因着事先没想到徐靖会来,所以曾华也就没有收起这些东西,她倒是不怕自己的字被徐靖看到,而是怕徐靖会认出大姐的字体来。

    其实曾华也是关心则乱,忘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大姐是重活一世的,可徐靖不是啊,他怎么会认出大姐的字体?

    因而,曾华一看徐靖翻这些东西忙扑了上去想从他手里抢过来,“不许乱动。”

    “不乱动,我就是看看你写的字。”徐靖好奇心一起,越发不肯还给曾华了,反倒站到炕上拿着曾华的练字帖一张张看起来,边看还边点评,哪个字歪了,哪个字笔画不对等。

    “这是你大姐写的字?”徐靖指着每一行的第一个字问道。

    这些字体很是端正雅秀,可以说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比他这个正式进过学拜过师且练习过五年习字贴的人写出来的字还要端正大方。

    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她才刚跟着一位先生学会认字的吗?好像也才几个月不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