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穆爷又在给自己挖坑 > 正文 166:怒气(一更)

正文 166:怒气(一更)

    唐初若轻声唱了生日歌,然后看向霍云澈甜甜的笑道:“霍大哥,生日快乐,许个愿吧!”

    霍云澈温雅一笑开口:“今天这个生日已经让我很感动很意外了,不敢再有别的奢求,还是不要太贪心的好。”

    唐初若笑了,霍云澈给人的感觉的确是那种不染凡尘,无欲无求的感觉,犹如谪仙,真不知这样一个男人,怎会选择经商,真的没有商场上人的那种算计和利欲熏心的感觉。

    吹灭蜡烛之后,服务生将灯打开,然后悄悄出去了,不打扰他们用餐。

    “初若,今天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用心的帮我过这个生日。”霍云澈看着她由衷道。

    这个女孩子,总是能让他感动,不管是她对父母的孝顺,还是对工作的认真热爱,还是今晚的体贴周到,都让他很感动。

    “霍大哥不必客气,你之前帮过我很大的忙,我不过是请你吃顿饭,订个蛋糕,也没做什么。”唐初若觉得这就是举手之劳的事,可她却不知,这对于一个从小就很孤独的人来说,这份温暖有多可贵。

    “可这个生日对我来说却有很特殊的意义。一个人孤身在这里,本想着这个生日就不过了,没想到会收到这个意外惊喜,初若,谢谢你。”看着女孩的眼神温柔极了,好像多看一眼,便可让人深陷进去。

    唐初若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发丝别到耳后,笑道:“霍大哥再这样一直道谢,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霍云澈被她的话逗笑了:“那好,我不说了,吃饭吧!”

    唐初若点点头,拿起筷子吃饭,并推荐道:“霍大哥,你尝尝这道菜,味道很好,在国外可吃不到的。”

    霍云澈赞同道:“的确,这里的菜很棒。比起西餐,我更喜欢吃华国菜。”

    “真的?那太好了,我还担心自作主张带你来这里吃饭,你会吃不惯呢!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唐初若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落在霍云澈眸中,觉得甚是可爱。

    穆谨言陪儿子用过晚餐之后,便陪着儿子拼乐高,可却有些心不在焉,几次都拼错了,不免被儿子嘲笑。

    穆谨言只能让自己专心下来。

    突然手机响了几声,不是来电声音,而是微信的消息声。

    看到发信息的人居然是陆美姿,不免让他有些反感。

    因为从小认识,之前又都在国外,每次见到陆老爷子都会让自己多照顾他家孙女。

    有一年陆老爷子去国外看孙女,让他出来一起吃顿饭,席间,不知怎么就把话题扯到通讯上了,陆美姿说还没有他的微信号,陆老爷子便让他们加了彼此的微信,说是联系方便。

    当着老人家的面也不好拒绝,何况老人家也没说别的,只说都认识,没事的时候可以多联系一下。

    穆谨言平时很少用微信,注册微信号,还是被席明勋和墨煜两个小子硬拉着注册的,因为他们建了个群,让他也必须入群,无奈,只能注册了个账号,平时就见这两小子在里面蹦哒的欢,阿琛偶尔也会说几句,他几乎没用过这个功能,所以有这个功能也只是摆设。

    陆美姿想加就加吧!他平时也懒得理会。

    加上微信后,一开始几天,陆美姿的确经常发东西,但他从来不回,久而久之,陆美姿便不再发,因为发微信根本找不到他的人,消息更是永远石沉大海,后来想找他都是直接打电话,但他每次都冷漠的拒绝,所以有时她会跑去他住的别墅堵他。

    几年没用微信联系过了,不解她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与自己微信联系,难道是因为回国后大家都喜欢用微信,所以她也习惯了?

    本不想理会,可看到发来的不是文字,而是照片,带着一丝疑惑点开,当看到照片上的人之后,穆谨言的脸色阴沉的犹如狂风暴雨来临前。

    起身朝外走去,立刻给陆美姿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穆谨言直接开口质问:“照片哪里来的?”

    从那些照片的拍摄角度看,应该是偷拍的,陆美姿难道派人跟踪小若?

    还是她和小若在一起?

    陆美姿如实说道:“我今天陪爷爷来京馆子吃饭,正好看到了唐初若和一个男人来这里,不知道他们做什么,便让他们包间里的服务生留意一下,顺便偷拍几张照片,谁知道会发现她背着谨言哥给另一个男人过生日。

    谨言哥,唐初若的人品绝对有问题,明明和你在一起,背着你却和别的男人来往,还如此用心的给别的男人过生日,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和你在一起,也不过是看中了你的钱。”

    陆美姿对唐初若的印象不好,因为一开始便认定她是情敌,所以不管看到什么,都会往不好的方向想。

    “住口,她是我的女人,她是怎样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评价。”说完这句话,不给陆美姿再说话的机会,挂断了电话。

    陆美姿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气的跺脚,但想到谨言哥看到了那些照片,一定不会放过唐初若的。

    哼!唐初若,你竟敢玩弄谨言哥的感情,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心里为谨言哥感到愤怒不值,能被谨言哥看上是何其的荣幸,可是她却不珍惜,还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不识好歹。

    穆谨言怒火中烧,想打电话过去质问,最终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但却驱车来到了京馆酒店外。

    看着进进出出的人,足以说明这家酒店的生意很好。

    穆谨言并未下车,就坐在车里。

    大概半个小时候,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从酒店里走出来,身边跟着的人果然是霍云澈。

    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握紧,阴沉,眸子猩红,足以说明他此刻的愤怒。

    这个小女人不但将他的话当耳旁风,还敢欺骗他与霍云澈来这里吃饭过生日,这个该死的女人,眼里到底有没有他这个老公。

    老公?穆谨言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或许打从一开始,对于这段婚姻,不过是自己的一向情愿罢了,强行将她留在身边,用一纸婚约束缚住她,让她无法逃离,可身体可以控制,心又岂是自己能控制住的。

    “初若,我送你回去吧!”霍云澈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说。

    此时司机将车子开了过来。

    从穆谨言的角度看,唐初若要跟着霍云澈上车离开。

    不管这段婚姻是否是她乐意的,既然她是自己的妻子,他就不会云允许她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蓦地打开车门下车,身高腿长的他,几步便走到了他们身边,一把拉过唐初若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