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穆爷又在给自己挖坑 > 正文 167:让人畏惧的穆总(二更)

正文 167:让人畏惧的穆总(二更)

    唐初若一惊,立刻侧头看向拉住自己的人,惊得瞪圆了眼睛:“谨,谨言。”

    穆谨言什么话都没说,拉着她就走。

    霍云澈见状,一把拉住了唐初若的另一只手腕:“穆总,你这是做什么?”

    穆谨言怒视他冷声道:“我们夫妻间的事,还轮不到霍总插手。”

    “夫妻?”霍云澈一脸的震惊,不敢置信的看向唐初若:“初若,你和穆总——”下面:是夫妻?三个字竟问不出口。

    穆谨言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拉走。

    唐初若回头看了眼霍云澈,点了下头,用眼神回答了他的问题。

    看到她点头,霍云澈的一颗心隐隐的痛起来,这一反应,连他自己都被吓到了,他居然会为了这个女人而心痛,这点真的出乎他的意料。

    穆谨言将唐初若塞进车子里之后,自己坐上驾驶座,狠踩油门,车子疾驰出去。

    唐初若被吓到了,赶紧抓紧头上方的扶手,看向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他肯定误会了,现在心情一定很愤怒,自己选在这个时候解释,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穆谨言驾着车子一路疾驰,朝锦园的方向驶去。

    看着匆匆闪过的街道和身边的车辆,唐初若担心的提醒:“你开慢点,这样很危险。”

    穆谨言充耳不闻,依旧快速的开着。

    唐初若知道他现在很愤怒,不敢再说话,希望回去后他能冷静下来,自己再好好与他解释。

    车子开进锦园的车库,他打开车门下车,重重的拍上车门,朝别墅走去。

    唐初若赶紧下车跟过去:“谨言,你听我说。”

    穆谨言的步子很大,她一路小跑着追他。

    走进客厅,见小瑜从楼上下来,看到他们回来,开心的跑过去:“爹地,姐姐,你们回来了,爹地,原来你去接姐姐了,难怪我找不到你。”

    “小瑜。”唐初若走过去笑着伸出手,想去摸摸他的头。

    穆谨言却走上前,一把将儿子抱起,努力让声音听上去与平常无异:“很晚了,早点去睡觉。”

    唐初若的手僵在半空,很尴尬。

    他这是不准自己接触小瑜,看来他真的误会了。

    “姐姐晚安。”小瑜奶萌的声音传来,拉回唐初若游走的思绪。

    勾起唇角柔声道:“晚安。”

    唐初若先回了房间等他,一定要向他好好解释,真的好后悔之前没有找机会告诉他自己和霍氏集团合作的事,若是提前说了,今天给霍大哥过生日也不必瞒着他,也不会有这个误会。

    心里好自责,好内疚。

    穆谨言抱着儿子回到房间后,小家伙看着他问:“爹地,你是不是和姐姐吵架了?”

    小家伙很敏感,可能因为从小单亲家庭的原因,让他比一般孩子要敏感很多。

    穆谨言心疼的抚摸了下儿子的头,温声道:“没有,爹地和姐姐很好,别瞎想,爹地带你洗澡睡觉。”

    不管大人发生什么事,孩子是无辜的,不能将这种不悦连累到孩子。

    小家伙没再多问,乖乖的跟着爹地去了浴室。

    唐初若心中忐忑不安,一会儿坐下,一会儿起身走走,看向门口方向。

    期间霍云澈发来过一条信息,问她到家没有?穆总是不是误会了?需不需要他解释一下?

    唐初若简单了恢复了一句:到家了,没事。

    在唐初若惴惴不安中,穆谨言终于推门走了进来。

    唐初若见状,立刻朝他走过去:“谨言,你听我解释。”

    穆谨言此刻的情绪已经比之前好多了,走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

    唐初若立刻来到他面前,低着头自责道:“对不起!今晚没有与你说实话是我不对,因为担心你误会,所以想着回来再告诉你。”

    “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你回来会告诉我吗?”穆谨言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这话是问她,也是在问自己。

    如果自己不发现,她真的会主动坦白吗?

    “我会的,就算你没有出现,我也想好了,回来后一定会告诉你的。”唐初若语气坚定道。

    “如此说来你还挺在乎我的感受?”穆谨言的声音虽然平静,嘴角却勾起一抹讥笑。

    唐初若在他面前蹲下来,仰着小脸看着他,伸手去拉他的大手:“谨言,我们是夫妻,我自然在乎你的感受。我——”

    穆谨言蓦地看向他,眸中隐忍着怒气:“夫妻?夫妻你会瞒着我和别的男人一起过生日?夫妻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何不告诉我是给霍云澈过生日?若你心中真把我当丈夫,我之前警告过你,不要与霍云澈来往,你为何不听?”

    他的怒气把她吓得愣住了,这么多年,虽然他一直都很冰冷,但像这般愤怒训斥她的时候却没有,此刻的他,眸中盛满了冰冷和愤怒,好像自己是个十恶不赦做了无法原谅错事的人。

    她承认瞒着他去给霍大哥过生日不对,可若不是他之前的警告,自己也不会瞒着他。

    唐初若回过神来慢慢站起身,倔强和自尊被他的一番训斥激起,解释道歉的话竟不想再说,看着他,委屈的埋怨:“为什么你总是用命令,警告这样的字对我说话?你说我没有把你当丈夫,那你将我当妻子了吗?

    夫妻在婚姻中是平等的,可是你不觉得有时候你禁锢了我吗?我是成年人了,难道连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吗?

    若不是你之前警告我不准与霍大哥来往,我又何苦隐瞒你今晚之事。”

    她不想抱怨,可二人之间在这点上好像很难打成共识,两个人看待事情的三观存在很大问题。

    他出差前二人闹不开心,就是因为他太过霸道,后来那个矛盾并没有解决,彼此也都没再提起,今晚的争吵,虽然是自己隐瞒不对在先,可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对自己的管控太严格,限制自己交友,才会有今晚的隐瞒。

    穆谨言听到这话冷冷的笑了:“如此说来,这事倒是我的不对了?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霍云澈比我好?所以你一再的与他密切来往。”话落,穆谨言将今天离开公司前收到的一摞照片扔到了面前的小茶几上,还有手机上的几张她给霍云澈过生日的照片。

    下班前收到的那个快递,并不是什么文件,而是她和霍云澈在一起的照片。

    有她出入霍氏集团的,有她坐上霍云澈车子的,有她和霍云澈一起去旋转餐厅吃饭的,还有去西餐厅吃饭的,很多,他竟不知道,他的小妻子瞒着他一直在与霍云澈来往,而且关系还越来越密切,越来越亲近。

    唐初若看到这些东西后震惊不已,手机上的那几张照片是别人用微信发给他的,微信头像是一个卡通头像,名字只是一个简单的英文字母。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穆谨言愤怒的瞪着她质问。

    唐初若震惊之后,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原来你派人跟踪我?”否则他怎么会有这些照片。

    “现在是我在质问你,你和霍云澈到底是什么关系?”穆谨言现在根本没有心情解释,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如此亲密,还去旋转餐厅那种地方,他的心便痛的颤抖。

    唐初若却一脸坦荡道:“我和霍大哥是朋友,我与——”

    “朋友?”穆谨言不等她把话说完,冷冷的打断了她:“朋友会一起去旋转餐厅那种地方吃饭?”

    唐初若本想再解释的,可想到这些照片有可能是他派人跟踪自己拍的,说明他对自己根本就不信任,彼此间没有信任,就是自己解释了,他也不会相信。

    “谁规定朋友就不能一起去旋转餐厅?今晚我欺骗你是我不对,但我和霍大哥是清白的,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不想解释太多。

    如果夫妻间连信任都没有,连自由都没有,一举一动都要被限制,都要被监视,这样的婚姻,真的很累,我们现在都在气头上,不是沟通的好时机,我们都冷静一下吧!”唐初若用平静的语气说道,然后迈步离开了房间。

    穆谨言看着她走出的背影,心底的怒气怎么也无法平复。

    自认为自己一向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可说是泰山崩定而面不改色,可该死的,每次遇到有关她的事情,自己却怎么也无法冷静,而她却可以做到镇定自若,是自己不如她的定力吗?

    自嘲一笑,或许这与控制力无关。

    这只能说明在这段感情中,谁爱的多,谁爱的少。

    爱的多的人,因为重视,所以会在乎对方的任何事,而不爱的那一个,不管你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她都可以不在乎,平静的面对。

    想到她的心里根本不爱自己,甚至没有自己,心里的愤怒和不甘不停的蔓延。

    自己做了这么多,可以放下四年前她抛弃小瑜的过错,与她从头开始,改变自己,尽量用爱去温暖她,让她接受这段婚姻,接受自己,结果只是徒劳吗?

    先爱的那个人注定是输的吗?

    穆谨言不甘心,蓦地起身,朝外走去。

    唐初若离开主卧并未离开,而是去了主卧对面,自己之前住的房间。

    坐在床沿回忆着二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情很复杂。

    “嘭!”门突然被推开了,看到进来的人,浑身充满着嗜血的寒冷,让唐初若禁不住心中一颤,这样的他,真的让人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