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道开天门 > 正文 第006章 无锋

正文 第006章 无锋

    胖子愤怒尖锐的声音在许浮生耳边响起:“废物,我的钱袋呢,你一个废物tm居然敢阴我?”

    胖子是在半路才察觉自己钱袋被人偷走的,回想了一路的情景,再联想刚才许浮生的动作他就明白刚才是被许浮生耍了。

    愤怒的他立刻带着两名护卫赶了过来,只是不敢进入玄吟阁闹事,圣元王朝规矩森严,不管什么人都严禁在店铺闹事。

    许浮生阻止了白婉宁的动作,看着胖子扭曲的表情,一脸笑嘻嘻的表情,再度跨步就要向胖子走去,胖子却蓦然向后大退一步道:“你别过来。”

    显然已怕了许浮生这无声无息的偷技。

    许浮生站在原地笑道:“王哥您别急呀,区区十几两银子以王哥您的大度就当资助小弟练武了呗。”

    “放屁,那是老子一个月的生活费,整整500两银子。”胖子一脸肉疼道。

    许浮生耸了耸肩:“喏,你的钱已经买了这玩意了,有本事你自己拿他退去。”

    胖子看着许浮生手里那跟烧火棍没两样的玩意不禁痛心道:“你tm傻呀,500两银子就买个这破玩意,好歹你买个好点的兵器呀……”

    说完才想起自己哪有底气去玄吟阁退货,一脸愤怒的望着许浮生道:“畜生,我要杀了你!”

    “上,给我杀了他!”

    白婉宁淡然向前一步,望向胖子身后二人。

    许浮生依旧不急不缓挡住白婉宁道:“正好试试我新买的烧火棍怎么样,难得胖哥这么有眼力,这种机会怎能错过。”

    说完缓步上前,依旧一副懒散模样道:“你们两一起上吧,要不耽搁了胖哥的好事我可过意不去。”

    两名武者武器均是长枪,修炼的也是王家引以为傲的金枪决,二品凝脉境实力。

    两人疑惑对视一眼,难道这丹田被毁的少年真的又能修炼了?

    不敢掉以轻心的二人露出凝重之色,一杆长枪突然划破空气笔直劈下许浮生。

    其中一人依旧在等待许浮生反击之刻露出的破绽。

    白婉宁淡然站在身侧,看着许浮生表演。

    许浮生却是依旧吊儿郎当的模样,右手拎着无锋,放佛丝毫感觉不到危险。

    昨天晚上的对敌练习可是让现在的许浮生信心十足。

    在长枪触及衣衫的前一刹那,许浮生右手看似漫不经心的抬起,向前一步,自然的仿佛就像平时走路踏步一般。

    可下一刻,无锋剑尖已刚好出现在护卫咽喉处,一丝丝血迹从咽喉处留下然后消失不见。

    胖子跟另一名护卫早已惊呆,这是什么剑法,自己都没看清楚二品凝脉境的护卫就已经被人点住咽喉。

    就连白婉宁眼中都泛起惊奇。

    只有被点住咽喉的护卫像是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疑惑的看着许浮生,怎么感觉就像是自己撞到他的剑尖上一样。

    许浮生收回无锋,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确实好棍!”

    又看着那名还在疑惑的护卫道:“老兄,快点去上药吧,要不待会流血就流死了。”

    说完又转头望向胖子道:“谢谢胖爷的500两银子了哈,胖子你还要不要试试无锋的锋利?”

    胖子一缩脖子,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许浮生看着胖子的动作不禁笑道:“胖爷你还真可爱,以后有机会好好报答你。”

    说完拉着呆立的白婉宁扬长而去,一路上被许浮生一剑,不对,一棍震惊的白婉宁好奇的问着许浮生这是什么剑法。

    许浮生自然而然答道:“太极剑。”

    若有所思的白婉宁点了点头,便不再发问,仿佛再神奇的事情在她眼中都不值一提。

    “对了,宁儿,你现在什么境界?”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怎么可能。”许浮生撇嘴道,哪可能有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水准的。

    “反正我很厉害就是了,比你想象的肯定厉害就是了”也知道无法说服许浮生的白婉宁补充道。

    “喏,给你。”随手拿出几颗丹药的白婉宁平淡无奇的递向许浮生。

    “培元丹?”许浮生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他从来没见过这种药丸,但记忆里可是听过不少。

    培元丹,有固本培元之效,如多颗同时服用可助真元凝练扩充经脉。

    要知道这种丹药可不是市面上随随便便能买到的,但凡能开炉炼丹的必然是修道入门的人,普通人哪可能有这些东西。

    白婉宁才不管许浮生的惊诧,一脸云淡风轻道,你目前的境界也就只能用点这些基础丹药,适当用点对你应该有好处。

    尽管对白婉宁的身份有存疑,但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这女人到底什么人,以白家目前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拿出这丹药。

    “你不用想那么多,这个世界上你不了解的事情还很多,我也没法跟你多说什么,但你相信我不会害你就是了。”

    不管再怎么惊讶,许浮生总是能很好控制自己情绪的,懒得多问的他也不去追根究底,以后总有机会知道的。

    也不当几颗丹药是什么贵重东西的许浮生自然而然接过来,随手便丢进嘴里一颗。

    白婉宁哪想到许浮生这么随性,提醒道:“你好歹找个地方准备好再吃呀。”

    话音还未落,许浮生随即脸色剧变,一头冷汗冒出。

    根本没想到药效竟然这么猛的许浮生虽然知道这丹药珍贵,但好歹也会给人反应的时间吧。

    白婉宁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许浮生,左右双手却不断变化出各种手印。

    只见许浮生的头顶一股白烟冒出,根本来不及思考的许浮生几乎是自然而然跨步,随手画圆,只见一阵白烟紧跟着许浮生的圆润之势缓慢没入身体。

    也就不到几十秒钟的事情,许浮生已完全恢复正常。

    这下轮到白婉宁啧啧称奇,本以为怎么也得费点功夫才能吸收丹药之力,哪想到许浮生竟然轻描淡写般就将一半药力融入身体经脉,一半药力消散在空中。

    她到无所谓浪费,只是吃惊许浮生的手段,要知道即使她也没办法做到这么淡然自若的。

    两个一肚子秘密的人回到许浮生所在的小院,胡乱吃了口饭,便开始不动声色的对话。

    “宁儿,你不会真是国公府的公主吧,我可听说当今国公可是极受大帝宠信的,就说位极人臣也不过分吧。”

    据说当年极为普通的二殿下能登上大宝之位,也就是如今的皇帝陛下能坐稳龙椅与当年的两位大人鼎力相助是脱不开关系的。

    当年举国上下反对二殿下登基,但唯有两人坚定不移的支持二殿下,一位就是当时为圣元王朝一统千秋打下半壁江山深得先皇信任的国公杨素,也就是如今杨清源亲王的父亲,另一位就是掌握王朝玄霜重骑的第一大将军李叔德。

    杨素假传圣旨处死四王子,李叔德则是在二殿下最需要之时带领玄霜重骑入京为二殿下扫平所有障碍,正是如此,二殿下也没有辜负二人,登基之后为赏赐二人,将杨素之子封为亲王,李叔德则封为国公,世袭罔替。

    白婉宁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简短道:不是,有点渊源罢了,况且李叔德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你不用好奇我的身份,知道了真相对你没有好处的。说说你吧,感觉这次你醒过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

    “差不多吧,反正小死一场后感觉都看开了。我要说我融合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你信不信呢?”许浮生略带戏谑的说道。

    “总之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白婉宁淡然道。

    许浮生心下怔了怔,刚要说话。

    却听白婉宁继续道:“只是目前王朝除道庭内那几人,怕是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王朝外的那些孤魂野鬼说不定也有这份能力,可要碰上也应该是他们融合你吧。”

    无言以对的许浮生也实在不想过多解释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些离奇事件,只是越发对白婉宁的身份好奇起来,阅人无数的他敢肯定白婉宁的身世绝对不简单。

    只是接下来再问关于白婉宁身世的事情她却避而不谈,反问道:“你目前的身体状况我也解决不了,倒是有一些办法能让你重塑丹田,就是怕给你带来更多麻烦。让我先考虑考虑要不要恢复吧。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还打算呆在许家完成那比试之约。”

    本身对武道修炼不是那么热衷的许浮生也没过多纠结白婉宁所说的办法。他对财富,对道家那些改天换地、撒豆成兵的神奇秘术感兴趣,单纯的武道修炼真是兴趣缺缺。再如何修炼不也是一介武夫嘛。

    这一天相处下来他也摸清了白婉宁的性格。她不想谈的事情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别指望她能开口,在这一点上跟许浮生极像。

    白婉宁的问题让他陷入了沉思,一个新奇的灵魂乍来这个世界,一直被各种鸡零狗碎的事情耽搁,还真没顾得上思考这以后的日子打算怎么过。

    还真是个值得让人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