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正文 188,画皮,夜空【3/3】

正文 188,画皮,夜空【3/3】

    就在坂上雪乃走进酒店大堂后。

    一个惊喜的声音,忽然传入兵藤新兵卫耳中:

    “诶,你不是那个谁……那个谁吗?”

    兵藤新兵卫循声看去,就见一个脸盘很大的胖女孩,正满脸惊喜地看着自己。

    兵藤满头雾水,但还是礼貌地说道:

    “你好,请问我们认识么?”

    “认识。不不不,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我看过你的比赛视频。啊,我想起来了!”

    胖女孩一拍巴掌:

    “你是扶桑今年武道大会全国大赛青年组冠军对不对?你叫兵藤新兵卫,对不对?”

    兵藤微笑:“对,是我。请问你……”

    “哈哈哈,我当初看视频时,就觉得你太好看了,没想到真人比视频更好看哎!”

    胖女孩向着新兵卫走来,边走边掏出手机:

    “可以合个影吗?我的舍友们都很喜欢你,我想跟她们炫耀一下哎!”

    兵藤也没觉得为难,笑着点点头:“可以。”

    胖女孩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站着,右手举起手机,左手去搂他肩膀。

    兵藤并没有避讳,也没有一丝嫌弃这其貌不扬的胖女孩的意思,对着镜头露出笑脸。

    就在这时。

    胖女孩的手触碰到了他的肩膀。

    一股冻彻骨髓的深寒,自胖女孩手掌上弥漫而出,瞬间蔓延兵藤半边身体,令他整个半身瞬间僵住。

    轰!

    气浪爆发,武者应激而发的护身气劲,一下就将胖女孩的手狠狠震开。

    同时一股灼热的气劲,自兵藤丹田之中爆发出来,疾走全身,沸汤泼雪般荡涤着蔓入他体内的寒流。

    只需要半秒。

    半秒时间,就足以令兵藤荡尽寒流,恢复行动能力。

    然而,就在这短短半秒之内,那胖女孩再次和身扑到兵藤身上,任他爆发的护体气劲,如千百口刀片一般将自己切割得遍体鳞伤,四肢死死锁住兵藤的身躯,然后胖大的身躯仿佛急速充气的气球一般猛然膨胀。

    轰隆!

    一声震响。

    酒店当面的玻璃纷纷迸碎,地面亦被爆出一个大坑。

    好在这时间酒店门前行人不多,仅有的几个行人功夫也都不错,及时反应过来闪身避过,虽然受了些伤,但至少没有送命。

    兵藤遇袭时,坂上雪乃刚刚走进酒店大堂,正往电梯间行去。

    听到身后的剧响,感觉到灌进酒店的热风,坂上雪乃不假思索地返身冲出,一眼就看到了一副蜷伏在坑底、通体焦黑的身躯。

    只能凭飘落在坑外的一片尚在燃烧的武士服碎片,辨认出那焦黑身躯的身份。

    正是兵藤新兵卫。

    坂上雪乃一阵眩晕,只觉心脏沉坠到了冰谷……

    楚天行套房。

    “外边什么声音?怎么像是发生了爆炸?”

    正想出去看看时,房门大门被嘭一声撞得粉碎。

    木屑纷飞间,坂上雪乃抱着一个浑身焦黑的人冲了进来。

    看到楚天行,坂上雪乃泪水夺眶而出,凄声道:

    “楚君,请救救兵藤!他就快死啦!”

    叫救护车已经来不及。

    这里距离武道协会有些远,更来不及请大宗们施救。

    酒店这一片,雪乃唯一认识的高手就只有楚天行,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楚天行身上,于是她第一时间抱着兵藤冲到了楚天行房间,为了争取时间,连门都没敲,直接就破门而入。

    “什么?这是兵藤新兵卫?”

    看着那体表已尽成焦炭状态的身躯,楚天行心中一惊:

    “快,把他放下。玲儿,去叫子薇,叫她带两盒如来秘制药膏过来!”

    待坂上雪乃将之放到沙发上后,楚天行二话不说,食指一点,指尖金光一闪,以先天功推动一阳指,点在那通体焦黑的人形心口,护住其心脉,输入精纯的先天功内力为他续命。

    先天功加一阳指,内脏破裂的致命伤都能救得回来。

    同时他左手施兰花拂穴手,飞快地在其焦炭般的体表掠动着,摘除与皮肤烧融在一起的衣物碎片,为之后上药做准备。

    还有一些插在其体表,不知来历的金属碎片,楚天行判断其并未深入内脏,也一并摘了下来。

    正操作时,一动不动不动的新兵卫,忽然张嘴吐出一口淤血,胸口也有了轻微的起伏。

    “很好,一口气吊住了。只要没死,以我的疗伤功法,加上电音如来亲制的疗伤灵药,绝对能把兵藤救回来!”

    楚天行欣然说着,左手两指掐住一块嵌在兵藤小腹上的金属碎片,轻轻一提。

    撕啦!

    金属碎片将一小块焦炭状表皮带了下来。

    “……抱歉。”楚天行对嘴唇紧抿,不停抹泪的坂上雪乃说道:

    “不过不要紧,这些焦掉的皮肤反正是要切除的。

    “而我们有电音如来那可以起死回生、令肌肤重生的……呃?”

    他看一眼兵藤新兵卫刚刚被撕下一小块焦炭状表皮的小腹,眼中满是诧异:

    “什么情况?”

    焦炭状表皮撕下后,露出的不是血淋淋的肌肉。

    而是洁白如玉、光滑柔嫩的完好肌肤。

    上面只有一道小小的口子,当是方才那金属碎片留下的,正自缓缓渗出鲜血。

    正莫明其妙时,秦玲和薛子薇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天行,药我带来了,五盒够不够?”正说时,看到兵藤新兵卫体表如炭、面目全非的样子,薛子薇顿时吓了一跳:“这是兵藤?他怎么搞成这样了?”

    楚天行却是皱着眉头,看了坂上雪乃一眼,对薛子薇、秦玲说道:

    “玲儿你去守着门口。别让人进来打搅我们施救。子薇你帮我上药。”

    秦玲点头应下,去把守被坂上雪乃撞碎的空门了。

    薛子薇则是先点点头,跟着又摇摇头,手足无措地说道:

    “他,他全身都烧焦了,连根都烧没了,这种可怕的伤势……我我我,我怎么上药啊?”

    楚天行右手食指持续点着兵藤心口,左手移到他肩膀上,抓住一块焦裂的表皮,发力一撕。

    嗤啦!

    啊!

    薛子薇惊呼一声,闭上双眼叫道:

    “天行,虽然上药是得把焦掉的皮肉摘除下来,可你这样未免也太粗暴了,会对他造成严重的二次伤害的!应该用锋利的小刀切削……”

    楚天行却是看看手上那一大块焦裂的表皮,再看看兵藤的肩膀,就见其肩头也是光洁如玉,白皙柔嫩。

    楚天行皱着眉头,左手飞快地移动着,嗤啦嗤啦声不断响起。

    随着一块块焦皮被他扯下,方才还浑身焦黑,面目全非的兵藤新兵卫,渐渐就变了模样。

    薛子薇也睁开了双眼,并且眼睛越瞪越大。

    随着楚天行连兵藤胸口的焦皮都一把扯下,那原本平坦的胸口忽然奇迹般隆起,现出其细腻雪白又饱满浑圆的本来面目后,薛子薇不禁又是一声惊呼:

    “这是什么易容手段?居然能把体型改变到这种程度?”

    又看一眼兵藤小腹下方,作恍然状:

    “原来不是根被烧没了,而是本来就没有根!难怪前天她会主动在天行怀里调整个公主抱的姿势出来,还把脸埋在天行胸膛上!原来是本能!”

    楚天行摇摇头:

    “子薇你别闹了,赶紧上药。”

    虽然兵藤被烧焦的,只是体表一层不明材质的“假皮”,其真实的皮肤,在那层假皮保护下并无烧伤,只有一些被碎片刺破造成的浅表伤痕,但那层假皮看来只能防刺兼抗高温,对于强度较大的冲击型伤害防御力较低,这令兵藤确实受到了近乎致命的重创。

    如果没有楚天行及时吊住她一口气,她现在已经死了。

    既然她体表伤势,并不像之前看到的那般可怕,薛子薇这会儿也就放得开了,也动手开始撕扯兵藤下肢的焦炭状假皮。

    待将全身的焦炭假皮全部撕下后,摆在楚天行、薛子薇面前的,已是一位通体雪白、肌肤水嫩,隐有透明之感的少女。

    其面部和头部的假皮也被撕了下来,现出了她的真面目。

    她的真面目,与她之前的模样,有八九份相似,但五官线条比之前显得更加柔和。

    若说之前还是一位貌似好女的美少年,虽柔弱了点,但多少总有几分男子的感觉。可现在,男子的感觉完全没有了,她就是一位姿容不在薛子薇、坂上雪乃之下的绝色美少女。

    “她身上也是毛都没有。”薛子薇嘀咕一句,有点不爽:

    “一定是因为全身都覆盖着一层假皮,所以才没有长发出毛发。”

    楚天行就笑了:

    “然而她头上也覆着假皮,但她长头发了。这足以证明,假皮并不会影响她的毛发生长。”

    没错,兵藤之前那一头柔顺的披肩长发,早被烧得一干二净。但当头上的假皮被撕下后,她头上还是有着一层两指长的乌黑短发。

    薛子薇不爽地咬了咬牙:

    “可恶,我独一无二的美啊!”

    “好了,别扯淡了,赶紧帮她上药。”

    “噢。”薛子薇悻悻地扁了扁嘴,拿出药膏,为兵藤上药,并以电音如来嫡传手法化开药力。

    在此期间,门口传来几声嘈杂声,是酒店安保人员到了,同时还有锦衣卫的人。

    不过都被秦玲拦在了门外。

    京师的锦衣卫不是那么好拦的。

    发生如此严重的爆炸事件,锦衣卫肯定是要搞清楚情况的。

    不过还没等锦衣卫们硬闯,小凌突然出现,出示了星殒剑尊的东厂总顾问零号证件。

    锦衣卫验明证件真伪,留下两人帮秦玲站岗把守,其余人爽快撤离。

    小凌也跟秦玲一起,站在门口把守。

    屋里的楚天行等人没有受到干扰,继续施救。

    待薛子薇将药力化开,楚天行的一阳指才离开兵藤的心脉,运使指力点击兵藤各大穴窍。

    南帝用先天功加一阳指治疗垂死重伤,会耗尽全身功力,导致功力尽失一段时间。

    但楚天行就没有这个顾忌。

    他的先天功已升格成真气境功法,又凝炼了三十多枚真气种子,功力生生不息、绵绵不绝,即使治疗垂死重伤的消耗,要远远大于平时战斗,他也不必耗尽功力。

    加上又有电音如来亲制的疗伤灵药,一番施为之下,兵藤的伤势便已稳定下来,虽然还没有苏醒,但呼吸已然平稳,脸色也隐有了几分红润。

    楚天行这才说道:

    “伤势已经稳定了,接下来就是慢慢疗养了。子薇,你去拿张毯子来给她盖上。”

    待薛子薇找来毯子帮兵藤盖上,楚天行这才坐下来抹掉满头的大汗,调息回气。

    “谢谢。”坂上雪乃来到楚天行面前,对他九十度鞠躬:“楚君,谢谢你救回兵藤一命。”

    楚天行摆摆手:

    “这是应该的。你们远来是客,我身为地主,总不能让客人死在自己家门口吧?”

    薛子薇笑着说道:

    “再说兵藤也着实让我们大开了一番眼界。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女孩子……我们居然都没有看出来。她这易容术,未免也太强大了。嗯,顺便还大饱了一番眼福。”

    兵藤已经救回,她在其中也是出力巨大,如来灵膏都消耗了整两盒,这会儿心情也放松下来,有心情说笑了。

    坂上雪乃红着脸说道:

    “兵藤身份的事,还请楚君、薛君代为保密。

    “在扶桑,女孩子想要做出一番事业,实在太难了。”

    “了解。”

    楚天行点点头,又道:

    “只是兵藤易容的道具已经毁了,她以后该怎么假扮男人?”

    兵藤易容的道具,明显就是那副将她从头到脚包裹在内的假皮,可以彻底改变她的体表特征,令她看起来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连气息都跟男人一样,大宗师们都辩不出真假。

    但现在假皮已毁,兵藤若用普通的手段易容,瞒过一般人可以,但绝对瞒不过大宗师。

    坂上雪乃道:

    “这副假皮是一件奇物,有再生之能。虽然现在损毁严重,但只要泡在水里一段时间,它就能够恢复。”

    楚天行看了看堆在茶几上的那些焦炭状的碎片:

    “都撕成碎块了,泡水就能恢复?”

    坂上雪乃点点头:

    “是的。”

    “普通的水就可以?”

    “是。”

    “那行,你赶紧拿它们去泡水吧。”

    坂上雪乃拿来面盆,将那堆焦炭状的碎片,盛入盆中,拿去浴室浸泡。

    之后又回到厅中,对楚天行说道:

    “奇物损毁太严重,彻底恢复起码要四十八小时。这段时间,不能让兵藤见到外人。楚君,拜托你,请允许兵藤暂时留在这里。”

    楚天行道:“留她在这里倒没有问题,只是我跟秦玲下午都有事,要出去一趟。”

    坂上雪乃道:“我可以留在这里照顾她。”

    “那好,我让子薇帮你照顾她。”

    顿了顿,他又好奇地问道:

    “兵藤真名叫什么?”

    “夜空。”坂上雪乃道:“她叫兵藤夜空。不过这个名字,连她的父母都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叫过了。”

    薛子薇道:“请允许我八卦一句:兵藤的身份如此隐密,雪乃你却能知道这么多……”

    她眼神有点儿小微妙,看看沙发上昏睡的兵藤,又看看坂上雪乃:

    “所以你们……该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坂上雪乃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声音细若蚊蚋:“以前是。”

    薛子薇秀眉一扬,目光炯炯:“现在呢?”

    坂上雪乃垂首,神情黯然:“分手了。”

    “哦。”薛子薇点点头,作了解状:“兵藤移情别恋了。”

    说话间,还冲楚天行翻了个白眼。

    坂上雪乃摇摇头,眼神复杂地看着兵藤:

    “不,是我先辜负她的。”

    正说时,昏睡着兵藤新兵卫——现在应该叫她兵藤夜空,轻轻呻吟一声,缓缓张开了眼帘。

    【今天三更也有一万二千多字,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