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正文 第561章 破了局

正文 第561章 破了局

    京城,安定门外。

    唐节策马奔过军阵。

    他望着眼前的城池,万丈豪情涌上胸腔。

    “楚朝气数已尽!庙堂阒寂,卿相嘻嘻,近贵以善贾为能,大臣以卖国相长,本根已斩,枝叶瞀乱。今天下大乱,我主布衣起事,四方猛烈,天下豪雄,乘时跃起,云集响应……劝告尔等,莫再眷恋穷城,徘徊歧路!若坐昧先几之兆,必贻后至之诛!”

    数十骑大嗓门的骑兵奔在城墙前,一声声大喊震破四野,唐节麾下大军跟着大吼起来,士气盖天。

    “莫再眷恋穷城,徘徊歧路!”

    “砰!”

    一声统响,一名离得太近的兵士应声栽下马。

    唐节策马向前,提槊骂道:“不识好歹!我大军攻城,徒增百姓死伤,皆尔等之大罪。”

    又是几声铳声,他身前扬起一阵黄土。

    唐节大怒,勒马便又吼道:“孙白谷!可敢出城与我一战?!”

    “可敢出城与我一战……”

    吼声在城洞间回荡开来,仿佛天雷咆哮。

    安定门上,孙白谷应都不应他,喝道:“开炮!”

    “轰!”

    炮弹轰然在唐节所在处炸开。

    “娘的。”

    唐节马快,早跑回阵中,却也被轰得满身尘土。

    他忽然觉得还是豪格更可爱些。

    “冥顽不化的老贼……攻城!”

    军鼓声起,两万大军猛然向安定门冲去……

    “轰!”

    又是一阵炮响。

    炮弹在军阵中炸开,激起无数血肉。

    “杀啊……”

    杀喊声中,瑞军抬着云梯悍不畏死地冲向京城城墙。

    火铳、箭矢、木石……毫不留情地收割着战士的性命。

    鲜血瞬间在城墙上下洒开……

    城楼上,王珍闭上眼,只觉浑身无力。

    完了!

    千般谋划,事情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联寇抗虏之计,终究还是败了……

    下一刻,城内又响起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开城门!迎新君……”

    王珍转头看去,登时脸色惨白。

    只见长街上,无数百姓大吼着,高高扬着手臂挥舞着,向安定门蜂涌而来。

    “开城门啊……”

    “怎么回事?”王珍喃喃道:“唐逆在城中还有细作?”

    宋礼双手挠着头,脸上一片绝望,长叹道:“前几日放进城中的百姓有太原逃来的,道是唐逆在太原秋毫无犯,鼓动百姓开城迎唐逆……”

    王珍扶着窗台的手不由抖了一下。

    宋礼喃喃道:“我早说了,你不该放外城百姓进来……”

    远处,忽听孙白谷怒吼道:“神机营!压下去!”

    接着便是杜正和冷淡的喝令声响起。

    “开铳!”

    “不要……”王珍喊道。

    “砰!砰!砰……”

    城墙内侧,神机营兵卒手中火铳冒起一阵硝烟。

    王珍目光看去,只见向城门奔来的百姓惨叫声倒在地上,接着无数人惊慌失措地互相踩踏着……

    “快跑啊!楚朝官兵开铳了……”

    哭喊声更甚。

    “我们要迎新君……”

    接着又是惨叫声将所有喊声盖下去。

    “第二排,开铳!”杜正和冷冰冰的喝令再次响起。

    “杜正和!不要……”

    王珍还在喊,却被宋礼一把拉回来。

    “嘭”的一声,城楼那面的窗户被宋礼关上。

    “王珍,你别管他们了!”宋礼道:“你听我说……京城守不住的……”

    王珍摇了摇头,低声道:“这才刚开战。”

    “你明白的,京城迟早守不住。”宋礼道:“我知道你们还有布置,还有高成益的神枢营,快安排他带齐王殿下走……”

    王珍摇头。

    城楼外,厮杀声、火炮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宋礼恍若未闻,一脸郑重道:“再晚就来不及了,后宫贵眷、文武百官,要带的人多,安排还需时日。如今唐逆只攻安定门,还有退路让我们逃窜。再不动作,一旦京城被完全包围,则社稷亡,天下亡。”

    王珍闭上眼,摇了摇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王兄,我求你了。”宋礼大急,又劝道:“我等可以死,齐王殿下不可死。尽快通知高成益,快啊!”

    王珍还是不答。

    宋礼愈发焦急,一掀衣袍便跪在地上。

    “王兄,宋某给你磕头了,只求你速作决断。”

    好一会儿,王珍才缓缓开口道:“再等一等,等一等……”

    “眼下这局势,你还要等什么?!”

    宋礼焦急,李柏帛也焦急,他正跪在唐中元面前重重磕了一个头。

    “臣请陛下速断!”

    唐中元翻了一页书,又看了良久,方才缓缓抬起头。

    “起来吧,朕都知道,朕也都会解决。”

    到这一刻,他眼中已是一片笃定,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

    盛京城,皇太极亦是抬起头,眼中满是君临天下的气势。

    御案前,济尔哈朗俯在地上,痛哭道:“臣有罪……”

    “起来吧,朕都知道,朕也都会解决。”

    “是,陛下一归朝,我大清子民欢呼雀跃,人心已定。”

    皇太极合上奏章,淡淡道:“朕让你起来,不是不追究你,是要让你将功赎罪。”

    济尔哈朗匆匆一瞥,见皇太极面色极差。

    他心中一跳,却也不敢多看,低着头拱手道:“臣必鞠躬尽瘁。”

    “算时间,楚贼王笑与秦成业也快授首了,唐中元也该与孙白谷开战。传令下去,大军歇养十日,再出山海关,拿下燕京!这一次,朕要你随军入关,不仅是你,诸王与皇子们……”

    “报!鸦鹘关有急紧军事来报……”

    话到这里被人打断,皇太极咳了几下,挥了挥手。

    “传。”

    “禀陛下!镶黄旗鳌拜部追击楚军王笑部至大顶子山,遭其反击,鳌拜力战身死,两万人为楚军击溃,为其驱赶,冲破兴京城门,楚军于兴京大肆烧杀,又连夜击破鸦鹘关……往盛京而来……”

    一声轻响,皇太极手中的御笔掉落在地上。

    下一刻,又听一声信报传来。

    “报!海州有急紧军情……”

    “楚军秦成业部迂回向南,又突然向北突围,斩了葛布喇、阿哈旦……正黄旗死伤惨重。我军奋勇杀敌,却还是让秦成业带着一万余人突破阵线,今日似往盛京而来……”

    皇太极扶了扶御案,似有些站不稳。

    “多尔衮呢?!”他大吼道,“多尔滚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拦住他?!”

    “详细消息……尚未传来。”

    皇太极大怒,掀起御案重重砸在地上。

    一片碎裂之声响起,济尔哈朗吓了一跳,重新跪倒在地,只觉心骇欲死。

    “多尔衮,你好大的胆子!朕……绝不放过你……”

    安定城外。

    唐节攻势如火,两日间打得京城人心惶惶。

    孙白谷的防御亦是顽强。

    双方士卒死亡惨重,双方主帅亦是火气极大。

    “强攻!”

    随着这一声大喝,唐节大军再次向京城冲去……

    忽然,

    数百骑快马飞驰而来,径直冲入唐节营中。

    “传陛下诏命!东征大将军唐节停止攻打楚京,驰赴山海关,解救建奴所掳百姓,夺回粮草、关城,不得有误!”

    唐节猛然抬头。

    “既然如此为何又让我攻楚京?!”他忽然不可置信地喃喃道:“不……父皇是故意的……他故意的,利用我……”

    唐芊芊随手将诏书抛下,也不下马,一扯缰绳便向身后骑士喝令道:“将父皇之命传告天下!”

    “是……”

    北地城廓之外,一个又一个骑兵来回奔走,高声嘶喊起来,誓要将唐中元的檄文召告天下……

    “楚室昏聩,乃使东虏屡寇中原,虏者废坏纲常,如有弟收兄妻、子烝父妾,上下相习,恬不为耻,其于父子君臣夫妇长幼之伦,渎乱甚矣,禽兽何异?今又屠蓟镇之民,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赤血映日,枯骨成山,举室沦丧者不计其数。又驱百姓如刍狗,肆意笞辱,为生民之巨害!”

    “今燕京将克在即,然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扰扰,故欲先率群雄奋力廓清,志在驱逐东虏,先除暴乱,重夺中原门户,为生黎守国,使民皆得其所,雪天下之耻!虑民人未知,反为我雠,絜家而走,陷溺犹深,故先谕告:兵至,民人勿避。予号令严肃,无秋毫之犯,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

    “兴禾天子万岁!”

    是夜,京城中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句,兴奋的声音划破夜空。

    接着,“砰”的一声响……

    一名神机营的兵士从死者身上拾起一封布告,撕得粉碎……